未来数日,特朗普必须就是否继续执行伊核协议问题做出决断。特朗普及其团队也许想要辩称,在伊朗政府镇压示威者的同时遵守伊核协议就是徒劳。但此举就相当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会把事情的焦点变成我们,而不是关于伊朗政权自身弱点及政权与人民脱节的不合理的问题。这也会使我们错失摆在面前的真正决策机会——即在约束伊朗核野心的同时,继续向伊朗施加国际压力,以应对伊朗政权给中东地区和人民造成的威胁。特朗普政府可以重新制定对伊政策,恢复美国在这一事务中的主导地位,而让伊朗处于外交防御之势。 伊核协议保留了美国针对伊朗非核违规行为采取措施的权利。例如,针对伊朗国内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伊朗外部为了镇压和审查民众而向伊朗安全服务提供工具支持的各方力量,制定新的经济措施,这种做法与执行伊核协议并不矛盾。如果伊核协议没有废止,我们劝服欧洲和其他伙伴国采取类似措施的机会便会大幅提升。

威廉•伯恩斯
威廉•伯恩斯曾任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院长。
More >

此外,伊核协议并没有给伊朗带来势不可挡的经济发展,也没有巩固其政权的稳定性,相反,协议使伊朗政权失去了依据,无力辩称大部分伊朗民众痛苦不堪的经济境况源自外部压力,而非国内长期的管理不善、腐败和资源配置不当。伊核协议实施的两年中,宗教政权对伊朗的统治并非一帆风顺。正如伊核谈判过程中伊朗高层领导人所担心那样,伊核协议暴露了其政权的薄弱之处,而不是消除了这些弱势。

有人争辩说,恢复核制裁将会通过施加经济压力加速这一政权的瓦解。这不只是充其量存在一点投机性的问题,还冒有一定风险,即赋予伊朗政府更大的权利,在伊朗国内形成我们与他们对立的态势,进而转移对抗议活动道德明晰的关注。另外一个风险是引发全球关于伊朗和美国孰是孰非的争论,使其他国家得以摆脱困境。

最后还会纵容伊朗摆脱伊核协议的束缚,在我们忙于应对朝鲜半岛危机而应接不暇时,加速中东地区核危机的发展。

相反,特朗普政府应该向欧洲的合作伙伴释放信号,表明美国将会继续执行伊核协议,但也希望他们一起加入到认真的行动中,反击伊朗政权在国内外的举动。如果伊朗的暴力反应升级,我们的压力也要升级,进而利用我们在核协议之外保留的制裁权利。我们应该尽全力使国际社会与我们一道,对伊朗进行公开谴责,而非单打独斗。我们还应继续寻求其他方式,以促进使用伊朗民众与外界或民众之间相互联系的信息技术和社交媒体工具。美国政府应明智地利用这一时机,取消伊朗赴美旅游的限制,使伊朗街头游行示威的民众可以赴美学习或探亲。

在实施这一策略的同时,美国政府还应做到谦卑,这一点正是美国政府近期评论中一直所缺少的。鉴于伊朗政权长于镇压民众,重大政治变化不易发生。美国总统、 副总统 以及一些其他人士没有审度当前重要时刻带来的种种可能与限制,而是想尽一切办法与前总统奥巴马算旧账。同时,他们还在透支2009年获得的经验教训,并夸大他们掌控伊朗形势的能力。

最终,对于伊朗人民而言,和维持我们在伊朗的战略利益而言,最明智的支持在于让伊朗政府承担责任,而不是疯狂地发推文或是废止协议这样的愚蠢举动,这些只能帮助对手转移焦点。有效的美国外交有一个特点,那便是平衡各种外交手段,就像里根总统曾经展示出的那样,在应对美苏间务实的武器控制协议的同时,压制有关人权的担忧,同时还能调动国际力量为苏联的威胁行为施加压力。当下,在伊朗国内矛盾愈加明显之时,上述做法不失为一个可供效仿的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