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争鸣 Opinion and Debate

习近平的魅力攻势能否让邻国放下警惕之心?
Will Xi Jinping’s Charm Offensive Win Over China’s Wary Neighbors?

2017年12月11日,《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本周,北京将迎来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第一次对华访问,此次访问很可能会改善两国自2016韩国在美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以来的冷淡关系。针对此次访问展开分析,一方面要关注韩国在中美两国之间的斡旋能力,另一方面是其管理不断升级的朝鲜核威胁的能力。但我们最好把眼光放到朝鲜半岛本就紧张的战略竞争形势之外,研究此次访问怎样与中国整体外交政策相契合。

首先,北京之行对文在寅是一次真正的考验。韩国被弹劾的前总统朴槿惠一度仰赖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关系管理朝鲜威胁,却在朝鲜进行某次重要导弹试射之后,遭遇习近平拒接电话的尴尬境地。当朴槿惠决定采纳美国提出的加强导弹防御能力的建议在韩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之后,中国认为此举影响到中方安全,针对韩国的贸易和旅游业发起了一场不公开的有效抵制行动。更在韩国伤口上撒盐的是,韩国迫切需要顺利举冬季奥运会,中国政府默许中国游客访韩是此次奥运会顺利完成售票工作的关键。另一边,美国对文在寅施压,要求他接受华盛顿对朝鲜核武器和导弹研发的强硬表态,同时要求重新谈判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期间已经谈判过两次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让这位左翼领导人更加坐立不安。借用韩国的比喻来说,文在寅犹如鲸群里的虾米,凶多吉少。

相比之下,中国主席习近平所处地位有利得多,在刚刚结束的中共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顺利完成了“加冕礼”,主持着志在全球的经济强国,国家军事力量也在不断改革和增强。中美经济和战略关系虽然数度紧张,习近平仍然与特朗普总统建立起相当良好的关系,冷冻与朝鲜的关系,同时同意对金正恩政权实施前所未有的制裁。

那么,这一切与中国的宏大愿景有何关系?今年初,我认识的几位中国的消息人士都督促我关注中国十九大之后的外交政策。他们指出习近平会对周边国家发起魅力攻势。

习近平此前曾尝试过魅力攻势。2013年,习近平就任一年,他召集全国高层外交官就中国对周边国家的外交政策举行会议,据称是为了修正2008年以来中国外交政策行为中的错误。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对邻国的外交政策愈加仁慈和有利。外交官们游刃有余,中国同邻国之间的经济合作机会涌动。

2008年后,由于奥运会和全球金融危机,美国被广泛地认为正在走下坡路,狂妄的情绪在许多国人心中蔓延。

中国的行径愈加傲慢。几乎在中国的各个方面都出现了这方面的证据:与日本之间的东海诸岛争议、与越南之间的南海争议、与印度之间的国境线争议、与缅甸之间的关于中国投资腐败的争议等等。

2013年10月召开的周边工作会议旨在将中国外交和资源重新集中起来,用于改善同邻国的关系。此次会议的目标切合实际,并不希冀于把邻国转换为中国的盟友。此次会议的真正的目的在于阻止美国、日本甚至印度与中国的邻国建立联盟关系,制衡中国不断增长的实力和影响力。中国通过提供贸易和基础设施(“一带一路倡议”),抑制冲突。北京提前预防了此类制衡行为。

习近平早期的抱负已经支离破碎,一带一路沦为没有实质意义的口号。中国出人意料地在东海划设了防空识别区,但不受其他国家认可。他在南中国海开展混战,对南海中的大片海域宣示主权,不过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已经宣布此为非法。

现在,习近平似乎想再次启动魅力攻势,战略目标仍然是防止邻国形成反华联盟。奥巴马制定的“重返亚洲”战略和特朗普全新的“印太战略”都明显有意与中国竞争,都增强了习近平发动魅力攻势的动机。特朗普政府有望在未来几天公布国家安全战略。

中国魅力攻势已经初显成效。十九大闭幕只有几天时间,中国便宣布与河内就南中国海争议达成新协议和新机制。

中韩两国外交部长也已经达成协议,以限制萨德部署交换两国关系正常化。与此同时,中日双方也都传达了习近平明年到日本进行国事访问的意愿,并同意以实施一项长期被拖延的机制缓解东海紧张局势。

东南亚方面,中国继续向菲律宾罗德里戈·杜特尔特政府示好,缅甸军政府和民选政府领导人最近也接连对中国进行访问。

最后,一带一路正在多方面采取行动。往大了说,习近平正在利用特朗普提供的机会主导国际体系。

美国并非对此完全袖手旁观。特朗普政府早先已经认识到,奥巴马的东南亚战略让小障碍妨碍到美国在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大目标。白宫为了让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重新参与总统会议所付出的努力,似乎深受认可,但仍显薄弱。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不确定的政策立场、对国际秩序的民粹主义蔑视及其在中东地区的纠缠不清,仍在拖累美国前行。

由于骄傲自大,中国最近的魅力攻势可能再次失败。影响中国与邻国关系多年的历史问题也不会消失。观察家理应关注中国如何管理这些问题和争端,以及美国、日本或许印度如何运用领导力和资源来应对或利用中国对周边国家的示好。

朝鲜的新年挑衅
North Korea’s New Year Provocation

包道格 (Douglas H• Paal), 2018年1月2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 的包道格日前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 采访,谈论了有关金正恩新年讲话的内容。包道格表示,美国不必为金正恩的新年讲话感到紧张,朝鲜若想真正打击美国国内目标,除需完成对首个原型样本的测试,尚有许多其他未尽事宜。但他也提醒道,不要低估朝鲜所取得的进展,朝鲜显然已经具备了将弹道导弹与核装置组合的能力。包道格还指出,由改革派掌权的韩国政府希望缓解朝鲜与韩国之间的紧张局势,这很可能会使美国和韩国在解决朝鲜问题时产生分歧。他表示,联合国安理会最新一轮制裁对朝鲜的影响尚需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例如禁止海产品出口在内的一些制裁措施对朝鲜而言,实际上是一种解脱。他说道,联合国安理会的各项制裁措施并不一定能解决朝鲜问题,只是为各方协商问题奠定基础。

中国为美日联盟带来的风险与机遇
China Risk and China Opportunity for the U•S•-Japan Alliance

川岛真(Shin Kawashima)、森聪(Satoru Mori)、史文(Michael D• Swaine)、神谷万丈(Matake Kamiya)、细谷雄一(Yuchi Hosoya)、希拉•史密斯(Shelia Smith)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2017年12月8日,美国华盛顿特区

中国的不断崛起与愈加坚定的自信,包括中国更加强大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海外投资以及中国影响区域外交政策的能力等等,这些在为国际社会带来风险的同时,也带来了机遇。美国和日本在对待中国政策问题方面存在很多共识,但两国的侧重点和采用的外交工具通常有所不同。

川岛真,森聪和史文发表了美日两国对十九大之后的对中政策的看法,着重强调了中国政策在中短期内为美日同盟的协调工作所带来的潜在风险和机遇。小组讨论过程中,美国和日本的多位专业人士也对此进行了分析。卡内基的詹姆斯·肖夫主持了本次活动。

非核武器与核战风险:中国视角
Non-nuclear Weapons and the Risk of Nuclear War: A Chinese Perspective

李彬、赵通、詹姆斯•阿克顿 (James M• Action),2017年11月8日, 美国华盛顿特区

因为对核武器及其指挥和控制系统的非核威胁不断增加,核战风险因此正在上升。在常规战争中,这种“相互牵制”可能会引发非核行动,无意中威胁到对手的核威慑能力;或被误解为准备使用核武器,进而可能引发灾难升级。卡内基即将启动一项新活动,赵通和李彬两位学者将针对这一重要的潜在风险从中国的角度展开分析。詹姆斯·阿克顿将主持本次活动。

防止核扩散的制裁艺术
The Art of Sanctions for Nonproliferation

理查德•尼普尔 (Richard Nephew)、伊丽莎白•罗森伯格(Elizabeth Rosenberg)、安东尼•鲁杰罗(Anthony Ruggiero)、托比•道尔顿(Toby Dalton),2017年12月7日, 美国华盛顿特区

制裁被认为是防止核扩散必不可少的一种手段,并在例如伊朗问题的某些情况中体现出有效性。但是,随着朝鲜等新的挑战逐渐显现,美国及其伙伴能否正确利用这一手段来实现他们的目标呢?理查德·尼普尔在其新著 《制裁的艺术》一书中,首次对制裁措施的设计和使用进行了总结。随后,伊丽莎白·罗森伯格和安东尼·鲁杰罗详述了他们针对不同对象采取制裁措施的相关经验,为如何在当前以及未来情形中使用制裁措施提供了建议和经验教训。

香港印象:主权移交20年
Hong Kong: A Snapshot Twenty Years After the Handover

陈茂波(Paul Chan)、梁灏锵 (Clement Leung)、包道格(Douglas H• Paal)、 朴睿哲(Richard C• Bush)、 李国维 (Peter J• Levesque)、詹姆斯•V•费纳曼 (James V• Feinerman) 、陈海伦(Helen Chan),2017年10月16日, 美国华盛顿特区

香港主权由英国移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20余年。期间,香港继续保持了经济活力,但同时也面临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挑战。现今,支持放宽选举制度并要求引入普选的力量同担心社会稳定,害怕削弱与中央政府权威造成两者割离的力量未能达成妥协。这使得正常的政治进程陷入困境,触及了当下体制的敏感之处。示威者被拘留、对高度自治保障的呼声持续不断,这些都加重了香港社会的焦虑情绪。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和香港经济贸易办事处在华府举办了一场凭函参加的活动。此次活动回顾了香港自1997年回归以来与大陆关系的关系,并对未来的关系发展展开讨论。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午宴上发表主旨演讲,详述了香港近年的发展成果、整体财务状况以及与中国大陆关系的发展。

返回目录 ↑

卡内基中文网最新更新What's New on Carnegie ChinaNets

特朗普能否与朝鲜达成协议?
Can Trump Cut a Deal with North Korea?

乔治•潘可为 (George Perkovich) ,2017年12月13日,《政治家》

全球领导人在朝鲜核威胁问题上,有义务面对现实。

特朗普亚洲之机
Trump’s Opportunity in Asia

包道格(Douglas H• Paal),2017年11月06日,《世界报业辛迪加》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亚洲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巩固美国同盟关系,推进实现经济目标。特朗普还应借亚洲之行把握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历史机遇。

习近平的变革型领导人之路
Xi’s Chosen Path to Transformative Leader

黄育川(Yukon Huang), 2017年10月25日 ,《金融时报》

习近平在十九大上说明了中国将如何通过现代化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但习近平对中国角色和市场的定义尚不明确。

伊朗民众示威为特朗普创造机会——但此机会并非如其所愿
The Iranian protests are an opportunity for Trump — just not the one he wants

威廉•J•伯恩斯(William J• Burns)、 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2018年1月8日,《华盛顿邮报》

伊朗国内近期发生的抗议活动为美国决策提供了一个新机会——但此机会与特朗普所期望的有所不同。

返回目录 ↑

学者文摘Scholarly Publications

美中局势:经济与政治的相互作用
U.S.-China Tensions: Interplay Between Economics and Politics

黄育川(Yukon Huang), 《当代中国华盛顿季刊》(Washington Journal of Modern China), 2017年秋季刊

海湖庄园会议的圆满成功为中美双边经济合作注入了许多信心,但随后的时局变化却显示出中美经济合作并未朝着期许的方向发展,这一点在7月份的中美双边全面经济论坛中体现的尤为明显。

作者指出中美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发生冲突的根源在于对双边经贸关系的本质存在误解。中美双方的军政领导人都对对方国家缺乏信任。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政治体制和文化差异,黄育川博士指出随着特朗普当选,习近平进一步巩固权力,两国领导人在个人追求上的共同点可能会加剧双方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两国领导人均希望通过强劲的国民经济增值和起到辅助作用的外交政策来实现“中国梦”和 “让美国伟大”的目标。民族主义是达成目标所需借助的手段,对于美国来说,特朗普需重申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强调“美国第一”;而对于中国来说,则强调告别中国过去屈辱的历史,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推行“美国第一”的过程中,美国逐渐放弃了过去采取的多边贸易政策,开始走向贸易保护主义。对于中国而言,中国欢迎全球化,同时通过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实现贸易自由化。

双方领导人的施政方法除了在贸易上的不同之外,还增加了地区冲突的可能。中国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推动着中国不断增加自己在亚洲水域的军事存在,已经挑战到了美国的军事霸权。特朗普政府考略采取在经济措施失效的情况下,采取较前任政府更多的军事措施来应对中国的军事存在。为了确保民众的支持,习近平也很难采取退让的措施。

作者在文章最后指出,中美关系的提高需要双边政治和经济环境的改善。最为重要的是双边经济的良好发展。美国经济的提升可以减少国内谴责中国的声音;而中国经济的提升可以让中国处在实现贸易自由化的更有利位置上,加强外交政策的可信度和透明性。

中国的新暗箱: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问题和前景
China’s New “Black Box”: Problems and Prospects for the Central National Commission

乔尔• 伍斯诺(Joel Wuthnow), 《中国季刊》(China Quarterly), 2017年12月刊

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 (国安委)自2013年建立以来就受到了外界的诸多关注,习近平亲自担任国安委主任,这一机构的建立有效的整合了国家安全方面的资源。但另一方面,四年多来,关于国安委的消息非常少,国安委的具体成员至今未对外公布,在2015年的也门撤侨和天津爆炸清理行动中也未被作为相关机构在官方报道中提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国安委仍处于暗箱之中,本文意在回答以下三个问题:(1)国安委的职权范围是什么,(2)国安委的建立主要是为了克服现有官僚机构的哪些不足,它的设立能如何克服这些不足(3)国安委在发挥作用的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挑战以及国安委未来的前景。

有关第一个问题,现有研究分析认为国安委的主要任务集中在国内安全事务, 但本文却认为国安委的作用非常全面,不仅限于内部的安全事务还包括外部安全事务的处理。 国家安全法的规定和人民日报的报道都对于国家安全做了更加宽泛的界定,涉及到防止国家重要利益受到威胁的方方面面。

对于第二个问题,作者指出国安委设立的目标在于改变过去出现问题后,各机构需要逐级上报,导致高层领导人在不能及时的获取准确信息的的问题。为实现这一目标,中国政府在过去20年间付出了诸多努力,但收效甚微。目前,中国国内学者,如阮宗泽和高祖贵等,撰文指出国安委可以有效解决当下决策碎片化的问题,可以起到决策核心的作用。此外,如果作用得到充分展现,国安委将会会在危机处理中发挥重要作用。

国安委在实际的运行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定的困难, 主要包括精英阶层对其的反对、决策协商机制、专业人员的培养、机构内部的合作和沟通、和其他党政安全机构的区分等。但作者认为,上述的各项挑战都并非不可以克服,国安委虽然仍是一个“正在进展”中的机构,但它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逐步形成中的东亚军事平衡:中国的邻国们如何制衡中国海军的扩张
The Emerging Military Balance in East Asia: How China’s Neighbors Can Check Chinese Naval Expansion

迈克• 伯克莱(Michael Beckley), 《国际安全》(International Security), 2017年秋季刊

面对中国军事力量的扩张,传统意义上美国可以采取两种不同的措施:(1)集中力量,在开始阶段打击中国,(2)放弃策略, 撤出东亚范围内的美国军事力量,让东亚成为中国的势力范围。这两种措施均有利弊,作者指出其实美国还可以采用第三种方法来应对中国在东亚的军事扩张,即依靠东亚其他国家的力量来限制中国。

作者首先就中国成为区域海洋霸主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当前中国还不具备成为区域海洋霸主的条件,东亚其他力量在中国加强海军力量的同时也不断发展了自己的海军力量。

作者随后针对中国在台湾、东海和南海进行了具体的分析。作者认为大陆当前的军事实力可以完成对台湾的占领,但采取严酷的军事措施并不能达到大陆所希望的政治目标。在东海和日本的军力对比,虽然在朝向对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但日本的地理位置和技术因素加之持久的防导能力可以阻止中国在东海实现全面控制的目标。在南海方面,在除去西北部地区的水域里,相关国家都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加之美国的介入,在短期之内中国也无法实现有效控制的目标。

此外,作者还指中国海上军力增长还面临着三个限制条件,包括(1)中国的巨额债务和经济增长减速的风险;(2)国内的局势和陆上边界冲突的可能; (3)中国海军的主要策略仍然是以防御为主的,采取以突破他国防御为目标的措施花费巨大。

作者认为基于中国的邻国有能力在未来一段时间之内实现遏制中国海军力量的事实,美国应当采取“积极否认”的策略,其精髓在于增加中国采取强硬措施的成本,同时又不把中国直接逼到墙角。

危险的三角关系:中美战略稳定和日本
A Precarious Triangle: U•S•-China Strategic Stability and Japan

詹姆斯•肖夫 (James L• Schoff), 李彬 (Bin Li),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所报告, 2017年11月

卡内基集合了来自美国、中国和日本三国的专家讨论日本在中美战略稳定中所能发挥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

各位讨论者的普遍观点是中国相比于美国在东北亚地区有更好的战略核报复的能力,对于美方是否应当接受这一现实,有两派观点:(1)美国应当接受,(2)美国应该限制,而具体采取哪一种观点日美同盟关系能发挥重要的影响。

日本方面的主要顾略在于中美战略稳定会对中国有利,增加东北亚地区的不稳定性。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在于中日双方在常规武器领域增强信心建设,确立危机处理的机制。

首先,三方专家就战略稳定的定义、目的和方法进行了讨论。在具体问题的讨论中,此次对话最重要也最棘手的问题即是朝鲜半岛核问题,三国之间的对话机制应当涉及到危机处理、导弹防御和军事行动等各个方面。此外,未来的三国对话也可以讨论网络安全、空间问题等。

非传统安全困局: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否加剧亚洲的安全竞争
Non-Traditional Security Dilemmas: Can Military Operations other than War Intensify Security Competition in Asia?

艾瑞克•林-格林伯格 (Erik Lin-Greenberg), 《亚洲安全》(Asian Security), 2017年12月

军事行为可能会引发安全困局的说法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在本文中作者则具体研究了非战争军事行动与安全困局之间的关系,并提出了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可以加剧安全困局的假设。

本文作者从以下三个部分展开了论述,(1)什么是非战争军事行动,国家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合理性是什么;(2)安全困局理论为什么也可以对非军事行动适用;(3)通过具体的事例来验证安全困局理论;(4)针对如何消除安全困局的一点建议。

非战争军事行动可细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非战斗性的,主要包括人道主义援助,自然灾害防治和人员撤离。第二类是战斗性的,主要包括维护航行自由的行为等需要使用暴力和威胁的行动。第三类则介于前两者之间,例如打击毒品、维和等。国家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一方面是处于集体安全的考略, 另一方面也可以展现出国家对于国际秩序的遵守,提高软实力。

作者随后清晰的指出了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会造成军事困局的逻辑链条,参与非战争军事行动会展现军事实力,可能会造成两个结果:(1)别的国家认识到该国的军事实力,误以为该行为是具有进攻性质的,(2)在行动中暴露了自身的弱点,开始进行军事现代化。以上两种结果都可能会让他国采取相应的平衡措施,从而引发竞争。此外, 正处于崛起过程中的国家更有可能会触发安全困局,因为这些国家往往会获得一些新的军事技术,但在常规军事行动中不希望暴露。但通过对该国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观察,别国可以获取更多的关于该国军事能力变化的信息。

文章最后,作者给出了缓解非战争军事行动所引发的军事困局的建议。首先,国家在同盟友和对手都开展非战争军事行动上的合作,增强双方的沟通。此外,在展开行动的时候要避免部署不必要的高尖端武器,并且可以考略邀请国际组织的监督。同时,相关学者可以给政策的决策者献言献策,尽量规避最有可能引起安全困局的行动。

东南亚对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区域反应研究
Regional Responses to China’s Maritime Silk Road Initiative in Southeast Asia

陈少峰 (Shaofeng Chen), 《当代中国》(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2017年12月

东南亚地区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重点地区,总体来说,东南亚各国对于海上丝绸之路持欢迎态度,但不同的国家态度有所不同。作者发现总体来说,东南亚国家的反应可以被分成三个类别:(1)非常支持,持有这一态度的国家有柬埔寨、老挝和马来西亚;(2)有条件的支持,持这一态度的国家包括泰国、文莱、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和缅甸;(3)处于摇摆状态的国家,包括菲律宾和越南。

针对各国的不同反应,作者提出了以下五种假设进行解释:(1)贸易顺差,与中国有贸易顺差的国家往往更支持海上丝绸之路。(2)中国的对外投资,接受中国对外投资额度越高的国家对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支持程度越高。(3)领土纷争,与中国没有领土纷争的国家支持度高,反之亦然。(4)美国的政策,当美国对东南亚地区投以较大关注时,东南亚国家的选择权较大,美国的关注度较低时,更赞同中国的政策。(5)国内政治,又包含三个小变量,分别是政权类别、精英阶层的政策与公共意见的影响。细致的说,不够民主的国家对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支持度高;更加重视经济发展而非安全形式的国家更支持海上丝绸之路;民众对中国信任程度高的国家更支持还是丝绸之路。

作者在为了验证以上假设主要收集了以下两组参数。第一组是形式意义上,主要包括政府领导人是否公开表达了对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支持,是否参加了相关的会议,是否签署了共同声明等。第二组数据是行动上的,主要包括是否签署了具体的合作协议,是否有中国在建或建成的工业园区和特别经济区,在建重大工程的数目等等。在两组数据中,作者给第二组数据更高的权重。

通过数据的整合,作者发现有关贸易顺差和对外投资额度的假设无法通过数据证实,有关领土纷争的假设虽然有一定的显著性,但并明确。美国对于东南亚地区的态度是一个外生变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各国不同时段的不同反应。国内政治在解释此问题中发挥了最大的作用,且印证了作者提出的三个分假设中的论点。

作者最后指出,东南亚国家对于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态度具有可变性,越南和菲律宾作为当前的两个摇摆国家已经在逐渐调整自己的态度,但不排除其他东南亚国家因为政权改变、政策导向变化和民众支持度变化而转别为摇摆国家的可能。

返回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