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一个朝鲜问题专家,那么近期的形势一定会让你摸不着头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同意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风险重重的领导人峰会的消息令所有人都感到吃惊。本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美国国务卿提名人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访问了朝鲜并与金正恩会面,这一消息令人更加晕头转向--不过,这个消息多少总能让人安心。

在制裁政策和强大联盟的基础上利用外交手段阻止并遏制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计划,这一直是美国历届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长期目标。在上两届民主党政府中,我一直是推进上述目标的成员之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当地实施了《框架协议》,通过双方约定冻结了朝鲜核计划近十年;在贝拉克·奥巴马总统执政期间,我们尽力确保孤立无援的朝鲜无法获得所需的资金和资源,直到朝鲜政府同意就真正无核化展开谈判。通过外交举措促进美国与朝鲜进行合作的进程应该获得两党的鼎力支持,即使达成这一目标的过程是非常规的。

“特金会”的风险依然很高,特朗普因反复无常和脾气暴躁而臭名昭著,这些特点不容忽视。不过,特朗普透露了蓬佩奥和金正恩会晤的消息,这就平息了有关美朝领导人峰会最大的担忧:特朗普的准备也许不够充分,试图搪塞了之。任何致力于朝鲜问题的人都应该支持推行严肃外交政策的决定。

蓬佩奥是特朗普最信赖的外交政策顾问。虽然他在许多问题上都采取了极端的鹰派立场,但他确实精明睿智,而美国中情局的情报工作也令他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当然无法成为领导人峰会取得积极成果的保证,但它确实可以降低相关的风险,例如:美国和朝鲜在“无核化”问题上各说各话,或者急于避免冲突的韩国领导人在关于金正恩对计划销毁核武器的看法上说法不实。

金正恩的战略很可能是为了提升自身的地位并证明其合法性,并离间美国和韩国的关系。特朗普在过去一年内的鲁莽言辞、他计划对韩国征收关税的决定以及关于美国决定针对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和战略轰炸机向韩国收取费用的报道……这一切都使得朝鲜能更轻松地达成上述目标。不过,随着美国总统及其高级副官对于峰会的积极性和投入度日益高涨,外交政策失败的可能性也将日趋降低。投入的声誉和努力可能会创造持续参与的良好势头并有望带来丰硕的回报。特朗普可能已经明确意识到,如果峰会失败,他绝不想承担责任,而金正恩可能也有同样的想法,这就导致双方对成功的渴望格外强烈。

许多经验丰富的政府安全专家担心,特朗普反复无常、情绪冲动,可能会希望用强硬态度和卓越的谈判技巧使金正恩放弃核武器。他们有这种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也许特朗普仍然相信这是他的优势,这一优势可以使他在其他人(包括奥巴马)失败的领域内取得成功。无论如何,弄清能否达成协议以及在何种条件下达成协议将有助于确保联盟的声誉和凝聚力,这也将为急需的核降级和沟通工具敞开大门。

尽管我们有显而易见的理由持怀疑态度,同时对特朗普处理许多其他问题的担忧也不小,但国际社会仍应支持并鼓励为真正构建一个更稳定、核风险更低的朝鲜半岛而付出的外交努力。同样令人鼓舞的是,美国政府高级官员正在处理细节问题,因为即使在一系列具有侵入性、建设性的协议的基础上,核查有关协议(其目的旨在巩固当前的冻结举措、限制朝鲜的核、导综合开发项目及最终终止相关项目)的机制仍需要长达数月的时间才能达成一致,而实施的过程更是长达数年。虽然面临困难,但核查通过却是很有希望的。正如美国确定了核查伊朗核协议和与俄罗斯重新签订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所需的渠道和条件一样,如果能达成一项政治协议,则相关协议的技术和核查工作也会陆续启动。

最后,特朗普认识到,外交举措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并能产生赢得赞誉的真正成果,这一领悟很有价值。其他人对此应该鼓励,并希望它能演变为一种惯例。特朗普政府正努力考察朝鲜想要达成的协议,这是一件好事。特朗普为此付出的努力值得称赞。我们希望他能取得更多的成果,并取得真正的、持久的进步。

本文原载于《外交政策》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