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周一试图给特朗普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谈判达成核协议设定不切实际的过高期望。呼吁“朝鲜拆除所有核武、生化武器”,并暂停“除此之外任何原因实施的制裁减免”,像七位参议员要求的那样,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但是,提出完美的结果,却会给说服朝鲜领导人的努力制造障碍,因为在现实中通过谈判可实际达成的协议,需要国会提供必要合作予以履行。

当然,朝鲜也有他们自己的令人难以接受的如意算盘,他们希望得到乔治·布什总统在2005年给予印度的协议。该协议认可印度将不受限制地保留核武器,并提供制裁减免,以换取印度将其民用核计划与武器计划分开,并遵守核不扩散规则。除非有关各方认为赢者通吃不在选项之列,否则谈判只会重新陷入危机。

2006年朝鲜第一次进行核武器试验后,在一次会议上与朝鲜两位官员会面,我首次意识到朝鲜对印度模式的迷恋。我曾断言,美国永远不会接受朝鲜拥有核武器。休息时,两人走过来并提醒我,这是美国过去几十年来对印度核计划所持的立场。最终,尽管国际社会强烈反对,美国还是调低了成功标准,变通防核扩散规则,欢迎印度加入核俱乐部。我试图解释这两种情况之间的重大差异,尤其是印度从未作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不发展核武器计划的,而朝鲜却作出了这样的承诺。其中一名外交官礼貌地打断我的话,说:“你弄错了。是美国制定的防核扩散规则。美国决定要为印度变通规则的时候,就变通了。如果美国想改变与我国之间关系,美国就会改变规则。”

自2006年以来,朝鲜已经制定了达成类似协议的战略。他们要继续努力,争取发展出足够强大的核武库,使美国和其他国家接受现实,并使他们认识到眼前唯一的短期选择是限制计划的范围,而不是废除它。朝鲜此后所做的一切都遵循了这一战略。

然而,朝鲜也将很快发现这一战略的局限性。尽管美国强行解除朝鲜武装将是“灾难性的”——正如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所承认的那样,但没有一个国家——不是美国,也不是中国,也不是韩国——认为朝鲜应该取得与印度一样的协议。因此,要避免战争,必须更加实事求是地为各方界定何为胜利。

中短期可行协议的实质,是要求全面、可核查地限制朝鲜为出口核武器或有效使用核武器进行侵略所需的各关键活动和能力。限制内容可能将包括核弹头、裂变材料生产、导弹和火箭试验和生产、对核力量位置和军事演习的限制,并建立相应的透明度和监测规定。发现违反一两条限制条款的概率很高。而一旦有违反情况出现,就会违反整个协议。

作为对其核武库严格、全面和可核查限制的回报,朝鲜目前可能会保留其已经试验过的武器,以牵制美国和其他国家履行其实现政治关系正常化、解除制裁和促进经济发展的承诺。最终目标将写入协议,即逐步创造必要的对等条件,以便以可核查的方式彻底消除朝鲜的核能力,并在朝鲜、邻国和美国之间达成持久的妥协。

与朝鲜达成这样一项解决方案的想法是非常难以接受的。赢得一种不平衡的胜利,立即解除武装要讨喜得多。但是,如果不能以韩国、中国和美国民众可以接受的代价取得这一不平衡胜利,那么选择对朝鲜最危险的活动和能力设定一个全面、可核查的限制,相比选择面对战争或朝鲜核武库重新扩张等替代方案,将会使每个人的处境更加安全。

美国和世界各国政党领袖和舆论领袖此刻应该清醒认识到,不太完美的协议将是每个人的重大胜利。不管人们对特朗普和金正恩有何看法,朝鲜半岛的利害关系如此之大,在降低朝鲜半岛进一步核扩散和战争风险方面,所有人都应该做好准备,迎接不完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