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结束,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而共和党在参议院获得多数席位。财新网与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一同探讨了美中关系的未来。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位于华盛顿特区,是一个著名的外交政策智库。

 

包道格是一位长期的中国观察家,曾于2002-2006年担任美国在台协会处长,并于1986-1993年罗纳德·里根和乔治·H·W·布什总统执政期间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

 

包道格向财新网透露了他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处理美台关系的看法,并主张就美台自由贸易协定举行磋商。他对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表现“太弱”表示失望。“美国从未关注越南和其他国家在南中国海的活动,只有在中国对此作出回应时才作出回应。”他说道,“这可能有点错误。”

 

包道格
包道格曾任摩根大通国际副总裁,并作为美国非官方代表出任美国在台湾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More >

 

包道格还说,虽然美国不一定与亚太地区的其他国家有着相同的世界观,但建立一个反对中国的联盟却很容易。“美国是一个概念,美国的价值观也是。到处都有我们的人民;我们以法律和价值观为基础。中国以种族和文化为基础。”他向财新网表示,“我们不需要有固定的联盟。如果中国的行为不激进,就没有必要建立联盟。”

 

下面是经过少量编辑的采访摘录。

 

财新网:每个人都在关注美国中期选举,甚至中国也在关注。您是否认为选举结果会对美国的外交政策产生任何影响?

 

包道格:我会说,海外人士比美国人对中期选举更感兴趣。但我认为要指出的是,美国对华政策近年来正在逐渐形成两党共识。两党间正蔓延着一种说法,即认为中国是经济上、安全上的威胁,甚至在某些领域构成了意识形态上的威胁。我认为我们可能会采取相同的方针增加对抗。

 

财新网:在更广泛的亚太地区会产生什么影响?

 

包道格:我认为有效抵制中国和无效抵抗中国都是可能的。特朗普政府之所以选择了无效政策,是因为他们谈论印度-太平洋地区时,就好像我们和印度-太平洋国家都有着相同的价值观和优先事项。事实上,美国政府和新加坡或越南或缅甸或日本的价值观并不相同。

 

现在,我们可以制定一项政策来通过所谓的“权力平衡”来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但我们将选择一种更具对抗性的方法,这意味着我们正在孤立自己。当(日本首相晋三)安倍在这里(北京)时,尽管日本和中国有着巨大的历史差异和地区战略分歧,但安倍与特朗普的政策截然不同。

 

财新网:我们可以看到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之前给出了一些积极的信号,其中包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中美同意在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并开展中美外交与安全对话。我们是否可以将这些理解为特朗普想要缓和紧张的局势?

 

包道格:嗯,我希望是这样,但我不完全确定。看看之前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和韩国的高风险对抗的例子,特朗普在变革性谈判方面说大话并抛出惊人的协议框架,但最终协议只做出了微小调整。

 

现在也许特朗普对中国也是一样——贸易不平衡的微小调整便会令人满意。但在特朗普执政的将近两年时间里,关于中国的投诉事项一再增多,从教育到投资,再到安全和贸易,整个政府都确立了强硬立场。而且我认为,如果认为有关贸易问题的快速协议已经解决,似乎与特朗普政府的一贯对华立场不符。这不是不可能,但我认为机会相对较小。

 

我认为证据很明显,几十年来,无论风雨,商界总是为中美关系提供支持,但现在,商业群体中的许多人对他们的在华待遇不满,因而产生分化。但商界私下对特朗普的好斗感到非常不满。

 

财新网:除了贸易问题之外,我们也在思考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您认为接下来在台湾和南中国海地区会发生什么?

 

包道格:不得不承认特朗普政府的每个决策圈都有人想要与台湾开展更多对话,并且这些对话是中国大陆不能容忍的。我做了40年的中国观察家,从未对政策的发展方向感到困惑。

 

但自从特朗普出任总统以来,他一直在克制。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建议三名内阁官员于6月前往台湾参加美国在台协会新址的揭幕式,但特朗普不允许他们之中的任何人去。

 

财新网:您对美中关系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吗?

 

包道格:我即将就这个问题发表一篇新的长篇分析。我认为有很大一部分问题是自信。中国现在过于自信,而美国则缺乏自信。尽管中国正在迅速发展,科学技术方面也在追赶前沿水平,但我们需要一位领导者能够来讲讲我们如何才能增加自信。美国应该自信地继续发展自身的科学技术、自身经济,并向中国表示欢迎。显然,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正在不断提高,并且中国只会受到邻国貌合神离欢迎。

 

财新网:既然中国不是想要将美国从亚洲驱逐出去,那么中美能否在亚太地区互相认可对方的势力?

 

包道格:我们必须为中国留出空间。中国的影响力和实力正在逐渐增强,我们必须就如何避免因此陷入冲突而进行谈判。基辛格前几天表示,我们需要领导人相互理解他们的红线以及他们的野心。而且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有原则的方法。虽然需要付出更多努力,但这算是一个开始。

 

财新网:您认为朝鲜半岛的局势会为恢复中美关系提供新的动力吗?

 

包道格: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就事论事。去年中国的立场其实已经改善了很多,不再是一味地与韩国对抗,孤立朝鲜,而是与两国有了更多接触。

 

美国需要采取一种方法,承认美韩联盟不仅仅是一项交易。如果事情得到妥善处理,那么中美两国就可以达成一致,认为朝鲜半岛(无论是否统一)可以创造自己的未来,而且朝韩两国不会让自己成为中国或美国的傀儡。

 

在过去几个月的贸易争端中,中国似乎希望将各个问题分开单独处理,就像贸易战和朝鲜问题一样。但是特朗普似乎意图将这些事情合在一起处理。

 

我认为从概念上讲,混合这些问题是错误的。如果它们彼此捆绑在一起,就会变得无法解决,所以应该谨慎地处理它们。我认为,特朗普执政已近两年,他已经证明,将这些问题捆绑在一起会使情况更糟,而不是更容易受到达成解决方案。所以我认为我的基本判断是正确的,希望中美尽可能将这些问题分开处理。

 

本文原载于《财新国际》(Caixin Glob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