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否达成协议,英国退出欧盟的期限将至。毫不夸张地说,这一前景足以令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感到不安。每一天,欧盟领导人或部长们都无不恳请英国政府明确说明是去是留。

周二,这种局面变得越发糟糕。英国议会提出了反对“无协议脱欧”。现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希望重返欧盟总部,就其签署的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边界状况的原始协议重新谈判。

事实上,欧盟外交官们和领导人此刻已对无能的英国政府、反对派以及脱欧留欧阵营感到彻底厌倦。他们知道,就在欧洲试图应对其相对于美国和中国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地位之际,英国脱欧一直让其分心劳神。他们希望英国脱欧整个事件尽快结束。

英国自1973年加入欧盟以来,一直与欧盟保持着模棱两可的关系。现在是结束这种模糊关系的时候了。如再举行一次公投或达成任何糟糕的妥协,继续把英国留在欧盟内,都是有害的做法。

脱欧派和留欧派之间分歧巨大,这些分歧会让英国派驻欧盟的代表团陷入瘫痪状态。英国外交部因领导力不足早已人才耗尽,可怜的英国外交官们却往往还得保持小心谨慎。他们担心会对进一步改革欧洲机构发表任何声明。他们会阻止任何加强欧洲防务、安全和外交政策实权的企图。

此外,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就不能要求英国人给予最大限度的授权。英国对欧盟的政策将会反复无常,甚至具有破坏性。这不是欧盟所需要的,特别是在民粹主义运动的兴起之后,而民粹主意运动是欧洲目前面临的众多不确定因素之一。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北约。越来越多的北约成员国逐渐认识到美国正在降低其对北约的承诺。他们知道,欧洲人未来将不得不在防务方面加大投入,认真对待欧洲大陆安全,并让美国人放心,他们不会利用这位重要盟友。

然而,当巴拉克·奥巴马宣布美国向亚洲“重心转移”时,正是英国阻止了欧盟建立军事总部。在反欧盟小报怂恿之下,英国指责欧盟委员会(欧盟执行机构)企望制定更加一体化的防务政策,甚至建立欧洲军队——在可预见的未来,这是几乎绝无可能之事。

欧盟作为一个集体,没有形成共同的战略前景,且反感所谓硬实力的观点,而大多数成员国反对将防务主权归于欧盟辖下。英国反对欧洲共同防务和安全政策便是利用了这些分歧,也使分歧变得更加严重。

然而,没有英国的欧洲将会发现,在特定问题上绕过欧盟,更容易建立意愿联盟,而这正是法国想要的结果,因为欧盟防务正一筹莫展。

这也适合英国。它可以加入这样的联盟。而德国则是以英国反对进一步防务一体化为借口,以图不变。因此,英国脱欧可助欧盟厘清其目标所在。

爱尔兰害怕出现无协议脱欧局面,这倒在情理之中。因为无协议脱欧可能导致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实行边境管制。得益于“耶稣受难日协议”,该地区才结束了数十年的宗派暴力冲突,边境管制措施才得以消失。英国脱欧支持者对无协议脱欧给和平协议的可持续性带来的影响表现出了惊人无知,暴露出统治精英(无论是来自执政的托利党还是反对派工党阵营)的傲慢和短视。

如果英国离开,爱尔兰的不满情绪将不止于此。和平进程岌岌可危。现在是欧盟委员会和成员国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得出合乎逻辑结论的时候了。为北爱尔兰争取豁免。

有先例在前。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夹在欧盟成员国波兰和立陶宛之间,2012年获得欧盟委员会的特别豁免。允许加里宁格勒边境3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可免签证进入波兰。这是一项非常成功的决定。

但该协议现已废止。波兰政府没有意识到豁免带来的好处并取消了这一决定,此举引起边界两边极大的不满,因为许多人曾从这一豁免中受益。然而,这项创新为未来英国脱欧后,爱尔兰-北爱尔兰边境问题提供了一种可能的模式。

底线就是,欧盟不再受到英国矛盾心理的困扰,将迫使欧洲领导人为自己的命运做出决策。别再找借口。

本文最初发表于《华盛顿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