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消息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放弃了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签署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的协议。坏消息是,特朗普不太可能改变他的领导风格,贬低自己的谈判能力,或者不再依赖其直觉来帮助自己渡过危险的水域。

李正民
李正民是卡内基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是韩国和东北亚安全、国防、情报和危机管理方面的专家。
More >

227日至28日河内峰会有关的更多信息将在未来几周陆续公布。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小组将评估经验教训,并制定下一步行动的战略。然而,不管特朗普的团队如何应对未来与朝鲜的谈判,朝鲜已经取得了可延续至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结束的成果。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所采取的行动可能削弱了韩国的安全态势。

三个时刻再次凸现了特朗普的标志性倾向。首先,他继续听信专制者和独裁者的言论,这意味着他与他们打交道时总是存在固有的局限性。当俄罗斯总统普京说俄罗斯不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时,他就信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声称王室与记者贾马尔·哈肖吉(Jamal Khashoggi)被暗杀没有任何关系时,他也相信了。

会谈破裂后在河内举行的引人注目的记者招待会上,特朗普被问及是否向金正恩询问过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mbier)在朝被囚期间是否遭受酷刑,以及他的死亡原因。特朗普回答说:(金)对此感到很难过。我确实和他谈过。他对此感到很难过。他对这个案件很了解,但他是后来才知道的。而且,大家都知道,有那么多人。一个大国。人很多。在那些监狱和营地里,有很多人。奥托发生了一些非常糟糕的事情。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但他告诉我他并不知道,我相信他说的。

第二,有价值的信息是由特朗普一贯批评和指责的美国情报机构提供的。特朗普表示,朝鲜方面对我们了解第二座铀浓缩厂感到惊讶,暗示他让金正恩措手不及。随着继续就无核化问题进行的对朝谈判,宣布结束战争声明,以及向关系正常化迈出的初步脚步,特朗普需要他所能得到的每一点实时情报。鉴于调查结果不符合他对现实的看法时,他本能地蔑视情报官员,因此非常有必要询问他还将从何处获取信息。

第三,特朗普倾向于将包括联盟在内的关系视为交易关系,削弱了美国在韩国的军事存在和防御态势。特朗普说,他将继续暂停美国在韩国的军事演习。他解释说:嗯,你知道,我很久以前就放弃了军事演习,因为每次我们都要花费1亿美元。……我认为韩国在这方面应该帮助我们。你知道,是我们在保护韩国。我认为他们应该帮助我们。……我并不是说这是不必要的,因为在某些层面上是必要的,而在其他层面上则不是。同样危险的是,尽管朝鲜的军事态势保持不变,但为了安抚朝鲜,韩国总统文在寅已采取措施缓和韩国对朝鲜的态度。

再加上特朗普痴迷于榨取美国盟国(亚洲或北约)的每一美元,以及他认为军事演习具有威胁性且代价高昂,最终结果是韩国将无法对朝鲜日益增长的核武库作出有效的反应。与此同时,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以及对韩国的影响力将继续增长,因为中国、朝鲜和韩国都希望美国军队开始撤出韩国,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现完全撤军。韩国政府依然表示,它信赖强大的美韩联盟,并且美国驻韩部队与正在进行的核谈判互不相干。但实际上,通过与金正恩合作建立一个所谓的不可逆转的和平机制,韩国已经在按朝鲜的意愿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