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紧张局势有什么新的或不同之处?

印度和巴基斯坦打过四次战争,其中三次分别是在1947-1948年、1965年和1999年,主要围绕查谟和克什米尔的领土争端而爆发的。1971年爆发的另一场冲突则是由孟加拉国的分裂主义斗争所引发的。

当前的危机是克什米尔的印度安全部队遭受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引发的。2019年2月14日,盘踞巴基斯坦的穆罕默德军(JeM)在普我瓦马区杀害了40多名印度准军事人员。印度政府采取回应措施,空袭了位于巴基斯坦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巴拉科特的穆罕默德军的一个营地。第二天,巴基斯坦政府发动空袭进行反击,导致双方爆发空战,致使一架印度飞机被击落,空军中校飞行员阿布欣南丹·瓦尔塔曼(Abhinandan Varthaman)被捕。印度声称其空军也击落了一架巴基斯坦F-16战机。3月1日,巴基斯坦政府将飞行员送回印度,展示“和平姿态”,似乎暂时平息了局势。

印度在穆罕默德军袭击后动用了空中力量,与过去的军事行动有着质的不同。巴基斯坦采取了相应的回应,将有限军事行动的门槛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以前,两国在遭受武装分子袭击后是如何处理冲突的?

这不是恐怖主义第一次引发印巴危机。2001年12月,巴基斯坦境内的穆罕默德军和虔诚军(LeT)袭击印度议会后,印度向边境派遣了武装部队。随之而来的危机持续了十个月。2008年11月,虔诚军在孟买制造重大恐怖袭击,将两国推到战争边缘。然而,在这两次事件中,印度都决定不采取军事行动,而是集中精力促使国际社会向巴基斯坦施压,要求其停止对恐怖主义的支持。

继2016年印度军队在查谟乌里和克什米尔遭受袭击之后,印度跨越控制线(LoC)上展开有限军事行动,对恐怖主义基础设施开展“外科手术式打击”。尽管印度过去曾发动过打击,但这次空袭更为强大、更多部门参与协作。

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问题上,双边冲突的核心是什么?

查谟和克什米尔的危机是一场由来已久的、令人痛苦的领土冲突。在分割之时,查谟和克什米尔的统治者马哈拉贾·哈里·辛格(Maharaja Hari Singh)尚未决定是否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但当巴基斯坦军队在1947年10月入侵时,他别无选择。哈里·辛格正式加入印度联盟,并请求印度提供军事援助。到1949年1月宣布停火时,巴基斯坦军队控制了查谟和克什米尔的一部分领土,而印度控制了其余地区,包括关键的克什米尔山谷。

此后,双方的目标保持了相当的一致性。印度正式宣布查谟和克什米尔为其领土,但实际上,它已愿意在各个方面维持控制线的现状。与此同时,巴基斯坦动用常规力量(三次战争)以及支持克什米尔和印度其他地区的叛乱和恐怖主义,挑战印度对该国大部分地区的控制,特别是对克什米尔山谷的控制。

鉴于数周之后印度将举行大选,此次冲突会产生哪些政治后果?

大多数研究表明,在选举政治中,外交政策和安全问题通常不会占据显著位置。但是,过去至少有一例可以表明,现任总统选举获胜,与取得重大军事胜利不无关系。继巴基斯坦在1971年战争中遭受惨败,甘地领导的国大党在1972年选举中轻松赢得了印度全国的支持。

然而,战场上的胜利并不能保证在民意调查中获胜。1999年,印度与巴基斯坦爆发卡吉尔战争后不久举行了选举。尽管现任的印度人民党(BJP)在联合政府中重新掌权,但这场战争并没有为选举带来多大助力。

这一次,印度人民党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决心利用当前的危机以及印度军方对其政党选举优势的反应。他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坚强的民族主义者,不惧在军事上打击印度的敌人。最近的危机是否会给他带来政治好处,取决于他能否让选民相信恐怖主义是一项重要问题,相信他所采取的解决恐怖主义的方法是最好的选择。印度城市选民可能更容易接受这一点。但莫迪面临的主要选举挑战是在印度农村地区,农村土地危机和经济挑战可能会削弱人民党的选票份额。突出强调这一问题可以使莫迪将反对党联盟描绘成无法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提供强硬、果断的领导。

您如何评价美国对待危机的态度?

与过去相比,美国的反应肯定不那么滔滔不绝、引人注目。在普我瓦马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对印度外长表示,美国支持印度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然后,在印度发动空袭之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奧敦促巴基斯坦方面保持克制,避免冲突进一步升级。巴基斯坦实施报复行动后,美国政府似乎向巴基斯坦施压,要求释放被俘的印度飞行员,同时要求印度不要再发动任何军事打击。就在巴基斯坦宣布释放飞行员前数小时,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声称,美国政府正致力于缓和局势。

尽管如此,在缺乏有关美国政府努力方面更多信息的情况下,与以往的危机相比,美国外交似乎不那么积极,而且更具试探性。这可能是由于本届政府尚未完成的重要地区任命以及过去几年来美巴关系恶化造成的。

下一届印度政府——无论其派系如何——如何改变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冲突态势?

只有巴基斯坦果断打击在其领土以外活动的恐怖组织,印巴双边关系才可能发生重大改变。如果任由对印度的恐怖袭击持续下去,任何印度政府都很难像过去那样保持克制。既然空袭已确定为一种可接受的动武方式,任何一届印度政府从政治层面讲都难以克制动用这一选项,甚至难以抵制选择更致命的打击。

普我瓦马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是来自克什米尔的印度公民。印度克什米尔的激进主义会构成新威胁吗?

这不是一个新现象。20世纪80年代后期,心怀不满的克什米尔年轻人越发激进,催生了查谟和克什米尔的叛乱活动。巴基斯坦利用这一态势,允许其庇护下的恐怖组织充当马前先锋。 在过去的几年里,克什米尔年轻人中,特别是在克什米尔山谷的南部地区,出现了另一波激进主义浪潮。盘踞巴基斯坦的各种组织再一次从中渔利。袭击以及所使用的技术当然都加强了。该地区首次出现自杀性爆炸袭击,暗示着危险在升级。

印度空军声称巴基斯坦使用F-16攻击印度,这可能违反美国的销售条件。如果消息坐实,你觉得会产生何种后果?

特朗普政府已宣布就此开展调查。即使巴基斯坦确实使用了F-16战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如何解读巴基斯坦的行动。例如,根据1954年《共同防御条约》出售给巴基斯坦的美国军事装备不得用于对抗印度。但是当巴基斯坦在1965年战争中使用此类设备时,并没有受到任何特别的惩罚。因此,美国的行动很可能取决于其与巴基斯坦整体关系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