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初,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上发文表示,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新冠疫情进行了极有建设性的通话,并称赞习近平是“坚强、敏锐且极为专注”的、成功应对了冠状病毒的领导人。当天,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宣布,在向中国捐赠了近18吨医疗用品之外,美国政府还将投入1亿美元来帮助中国政府遏制疫情。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位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然而,24小时后,蓬佩奥在美国州长协会发表的一个演讲中表达了截然不同的观点。他在近期有关中国事务的演讲中警告,与中国的较量威胁着“美国人所珍视的基本自由”。就在几天后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表示,美方“所有针对中国的指责都是谎言,都不是事实”。

短短几天内两国政界所发表的迥异言论,反映了美中关系的急转直下,进一步加深了双方日益严重的竞争、争议与敌对性。中国政府欠缺透明度,加剧了一场全球健康危机,并动摇了美中两国本就有限的合作基础。美国政府对竞争的关注,则加剧了双方之间的不信任感。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突显了美中两国合作的难度——即便在双方公民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竞争性共存

在2002至2003年的非典疫情期间,中国应对得当。因此,有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够在应对全球卫生挑战方面促成国家之间更紧密的合作。研究员詹妮弗·布埃(Jennifer Bouey)近期在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作证时强调,“美中两国在全球健康和卫生领域的合作加强是非典疫情战役的重要成果”。非典疫情结束以来的近二十年里,随着H1N1流感和埃博拉等其他全球性健康危机的爆发,美中两国政府也日益表现出了共同应对全球健康、稳定和经济增长威胁的意愿。

陈彦
陈彦(Lucas Tcheyan)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分析员。

事实上,流行病通常被视为美中合作的非敏感领域。即使是双方关系处于低谷,在争吵不休的二轨对话期间,专家们也赞同两国政府应在流行病和疾病控制方面进行更频繁的磋商。然而,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却表明,美中双边关系已降至冰点。如果其他国家遭遇流行病爆发,美中两国或许愿意展开合作;但疫情在两国爆发时,很难判定两国是否还会有此意愿。

这种假设并非忽视美国政府在此次疫情中提供的援助。除了经济援助和医疗设备捐赠承诺以外,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还提议向中国派出一个应急小组,就应对病毒提供建议。然而,迄今为止,这场疫情并未促成美中两国的全面合作,在改进恶化的双边关系方面也并未施加积极的影响。有关疫情的合作进程也因各种更具争议性的言论而被笼罩上一层阴影。

中国政府之所以未回应美国CDC的提议,可能有多个原因:中国可能不希望表现出不能自行有效地遏制病毒,或者中国政府官员担心CDC的介入会限制其掌控信息流动的能力,也可能源于对美国普遍的不信任。中国政府最初在向世界卫生组织团队发放入境许可时还有些犹豫。此外,一方面中国外交部批评美国政府不提供帮助且反应过激;另一方面,与特朗普风格相似、同为推特爱好者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则声称美国只提供空头支票,缺少实际行动。而中国政府尚未承认掩盖冠状病毒及其传播事实的严重错误,在报告病毒数据方面仍不甚透明,在接受遏制病毒传播国际合作方面仍有些犹豫。

美国政府也没有付出太多努力来减少让双边关系日益紧张的敌对言论。美国几乎所有政府机构的高级官员都在强调中国威胁。蓬佩奥先是向美国的州长们发表演讲,称中国对美国各州构成了严重的经济与国家安全威胁,随后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妖魔化中国的演讲,将中国的威胁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和“全球金融危机”相提并论。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早在疫情爆发初期便称冠状病毒“将增加北美的工作机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对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的做法一直持批评态度,同时支持病毒起源于中国军方实验室的传言。

形势预测

合作根除冠状病毒是美中两国展示自己在危机时刻仍可合作的机会。出于人道主义和道义方面无可辩驳的理由,两国应摒弃前嫌,通力合作。此外,疫情爆发前美中两国政府刚刚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此举缓和了两国之间呈螺旋式下降的紧张关系。为了中国政府履行第一阶段的进口承诺,以及为了特朗普能说服民众他的贸易政策是成功的,中国经济需要快速恢复。

此次危机突显出中国政府缺乏国际公信力。多个国家(不只是美国)都禁止中国公民入境。中方持续的信息不透明只会更加引发各国对危机起源及其传播程度的猜测。很少有人相信中国发布的感染与死亡病例人数。这也部分解释了各国发布全面旅行禁令的原因。

此次疫情将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大影响。中国企业和跨国企业将谨慎确认安全后再复工,即便具体的时间点和中国政府说的可能不一致。尤其是当中国经济的增速已放缓、且正处于重要的经济转型期时,如果中国无法消除疫情、恢复商业,其经济增速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要确保中国和国际社会全力应对这场疫情,中国政府应将提高透明度视为重中之重,同时接受国际援助。

美国政府决策者应把握这个表达善意的机会。防止冠状病毒演变为全球性流行病符合美国的利益。尤其是在中美两国关系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性的时期,美国应保持沟通渠道的开放,同时尽其最大的努力。虽然近年来两国关系快速冷却,但特朗普政府仍坚称其着眼于达成更公平、互惠互利的关系。此次疫情正是验证两国不会在对方受挫时落井下石的一个绝佳时机。

以往的危机均为美中两国携手解决共同关心的问题创造了机会。两国在面对911事件、恐怖袭击和全球金融危机时莫不如此。然而,目前两国的政治氛围表明情况可能不再如此,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一旦危机解除,两国之间的安全和经济紧张关系将再次占据媒体头条。若一方认为另一方会趁人之危,则双方都不会就包括第二阶段的贸易协议在内的敏感问题进行友好的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