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亲爱的卡内基同仁:

乔治·弗洛伊德的遇害,以及美国人民对此正当表达的痛苦和愤怒,再次凸显了长期困扰美国社会的深层不平等、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及两极分化等问题。可悲的是,这不是一个个例或反常现象。这是又一个深刻而重要的警钟,它提醒着我们:在终止侵害人类尊严的不公正、不公平问题上,我们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还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和所有同仁一样,我仍致力于尽我们作为机构和公民个人的所能,来建设一个更美好、更公平的社会。多年的美国外交官生涯让我知道,我们作为榜样的力量永远比我们说教的力量更为重要。今天,这个榜样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暴露出了我们系统层面的失败。

我们全球网络的6个中心、20个国家的140多名学者将继续就民主、治理、公民活动和政治暴力等问题提供客观平实的分析和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做更多的工作来帮助社会更好地理解和克服国内社会的冲突和排他问题。当然,在解决女性和少数群体在我们行业中代表性不足这一不可原谅的问题、以及激励下一代上,我们也可以做得更多。

安德鲁·卡内基创立这一引以为豪的机构所致力于达成的目标是实现世界和平,这一理想的实现任重道远。追求这一目标的达成不仅需要外交官和协商人士的精湛工作,而且需要我们对暴力和不宽容行为的潜在病因进行精准的聚焦。即使在这一至暗时刻,我们也听到了来自身边以及世界各地的正义人士的声音,他们共同致力于建立一个更加公正的未来。达不到这一目标,和平仍将遥不可及。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将继续致力于发展这一重要的事业。

比尔·伯恩斯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