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有关可能禁止虚拟货币的不确定性持续数月之后,印度政府转而选择开发本国的数字货币,并在其蓬勃发展的加密货币市场上对其他同类货币征税。尽管部分人士对此表示满意,但印度的虚拟货币热衷者有理由感到担忧。

在其上周二的年度预算演讲中,财政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宣布自4月1日起开征虚拟货币(在草案中定义为虚拟数字资产,简称VDA)交易税,统一税率为转让或馈赠所得的30%。此外,将在交易时扣除1%的税。政府表示,其计划将对虚拟数字资产征收的1%的交易税用于更好地追踪虚拟数字资产兑换等用途。西塔拉曼还宣布,印度储备银行将在下一财年发行“数字卢比”。这位部长表示,数字卢比将提高货币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

但加密货币的热衷者不能就此以为没有后顾之忧了,因为这些提案并未解决印度是否会持续准许虚拟数字资产的问题。在印度,所有收入均需纳税,即便是非法所得。因此,政府可以在未来禁止虚拟数字资产,同时继续对任何此类交易征税。目前已有的一个实际案例是:印度的某些地区禁止赌博,但会根据获得法院支持的《所得税法》对赌博获利征税。

对加密货币用户来说,拟议税率是另一个不良信号。30%的虚拟数字资产税明显高于其他资产类别的资本利得税。(短期和长期资本利得税的现行税率为10%—20.8%。)虚拟数字资产税及其禁止扣除的规定大致反映了赌博、博彩、彩票等活动的税收待遇。

再者,通过将这些虚拟货币宣布为资产,并对其任何现金兑换(超出一定门槛以上)征收1%的交易税,预算提案有效收窄了虚拟数字资产的用途,降低其使用吸引力。因此,该提案反而会增加现金和虚拟数字资产的兑换阻力。此外,虚拟数字资产目前既是投资资产,又可作为货币,但政府明确表示,其永远不会认可私人虚拟数字资产为货币(但会认可数字卢比)。政府的提案实际上削弱了虚拟货币市场,而不是将其合法化。

相反,如果政府确立一个适当的监管框架,就可以将私人虚拟货币作为资产和货币实施监管。政府应当解决市场失灵和犯罪活动,而不是削弱市场前景。虚拟数字资产属于新兴资产类别,需要强制披露更多信息,建立具有针对性的准入壁垒,并制定强有力的消费者保护法规。在这一领域,小规模和不成熟的消费者面临的风险尤其普遍,针对毫无戒备的投资者的各种骗局也表明需要对该领域实施监管。

但这并不是政府提案所采取的路线。相反,它在保护自身收益的同时加剧了监管的不确定性。政府已表示正在通过协商制定更加全面的法规,有望借此解决监管的不确定问题,拟定一个支持创新并能补救市场失灵的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