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科技发展、全球足迹扩张以及贸易和经济活动方面的进步引起了美方的强烈反应。尽管美国和中国正在就一项初步贸易协议进行谈判,但由于技术、安全以及两国全球角色等相关问题悬而未决,中美关系仍然持续恶化。双边关系面临的下行压力威胁到地区稳定和全球发展。双方如何才能在日益恶化的关系下站稳脚跟,建立一个允许竞争性关系存在的长期框架?最终,两国的国内政策如何影响更广泛的中美关系?

在新一届美国总统大选前夕,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主持了一场专题研讨会,与中美专家就美国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中国展开了讨论。

作为卡内基2019-2020全球对话系列的第二个研讨会,此次会议由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合作举办。

观众:向公众开放

媒体:本次会议内容不得公开发表

语言:中英文,提供同声传译

讨论要点

  • 美国对中国的担忧:与会嘉宾指出,四个因素共同加剧了美国对中国持续崛起的担忧。首先,美国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势不可挡的持续性的乐观想法受到了挑战。 第二,美国外交政策界认为,冷战后的单极时刻已经结束,美国正处于相对衰落状态。第三,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从1993年大约占美国GDP的十六分之一的水平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四,美国商界对中国的态度已经从拥抱中国崛起带来的机遇转变为对过度的法规使商业环境恶化的抱怨。
  • 日益增多的对抗性观点:与会嘉宾感叹,中美双方似乎都过于注重激进的短期策略,而非长期合作的机会。一些美国专家认为,华盛顿与中国接触的战略失败了,或者在使中国变得更加富有、政治更加稳定的同时,这样的战略并没有给美方带来任何好处。中国现在是世界经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约占全球增长的三分之一。与会嘉宾指出,由于中国的经济中心地位,“脱钩”并不能解决双边关系中许多棘手的问题,且会阻碍两国在气候变化、反洗钱、反恐、打击毒品和有组织犯罪等重要跨国问题上的合作。
  • 妥协的机会:与会专家认为,将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相对衰落联系起来是不正确的。他们表示,美国国内因素是造成后者的部分原因。学者们提到,华盛顿应该投入更多的工作来支持其易受到影响的公民,对中国政府补贴的抱怨是自欺欺人的。此外,应调整而不是拆除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国际体系,以反映中国的规模。同时,他们建议中国应履行此前做出的经贸承诺,并认真对待外国公司的抱怨。一位专家指出,中美双方都认识到取得贸易协议的紧迫性,这将有助于提高特朗普的连任机会,同时确保中国获得诸如半导体技术在内的重要的美国技术。
  • 处于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与会嘉宾注意到了目前可能进入新冷战的高级别安全风险,同时反驳了当前的中美关系类似于美苏关系的观点。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将当前局势描述为经过数十年均衡的合作与竞争之后的一个战略十字路口。双方的政策对于决定这一双边关系的发展轨迹至关重要。回到更为平衡的关系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一位专家指出,持续的关系恶化将使两国在安全、经济和政治领域进行竞争,这可能威胁到全球稳定。
  • 沟通之外的参与:与会嘉宾们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和中国需要采取以解决问题为导向的方法,专注特定的行为和政策,而不是仅仅谴责另一方。两国都需要营造一种合作的氛围,避免耽误达成建设性解决方案的言辞。此外,沟通与合作是必要的,但不足以解决所有双边问题。双方需要表现出更多的政治意愿,促使两国关系恢复正常。最后,两国人民必须决定在接下来的40年中是否要建立积极、有建设性的关系。

发言人

丹尼尔·拉塞尔

丹尼尔·拉塞尔(Daniel Russel)是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负责国际安全和外交事务的副总裁。他曾是美国国务院外事部门的一员,在美国国务院担任过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陈文鑫

陈文鑫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

安迪·罗斯曼

安迪·罗斯曼(Andy Rothman)是马修斯国际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Matthews International Capital Management,LLC)的投资策略师,负责研究中国当前的经济和政治发展。此前,安迪在美国国务院工作了17年,主要关注中国事务,期间还担任了美国驻华大使馆宏观经济和国内政策办公室主任。 

杨文静

杨文静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研究员、美国外交研究室主任。她的主要研究领域涉及美国外交、美国亚太政策、美对华政策、半岛问题。

主持人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是设立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中国的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