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印度之行受美印媒体关注度相对有限,但它引出了关于美印关系状态的新一轮问题。历经十多年发展,美印两国之间的关系可能进入停滞期这一事实并不出乎意料。然而,美国副总统出访印度并不常见,而这又暴露出两国关系紧张迹象。

实际困难确实存在。根源在于两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重大分歧,更普遍的一点是美国区域政策缺少稳定性和透明度。印度担心美国通过巴基斯坦从中斡旋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从而两国就确保美军顺利从阿富汗撤回达成协定。印度反而希望美国给予阿富汗军事援助来遏制塔利班。

GrareFrederic
Grare is a nonresident senior fellow in Carnegie’s South Asia Program. His research focuses on security issues and democratization in India, Afghanistan, and Pakistan. Previously, he led the Asia bureau at the Directorate for Strategic Affairs in the French Ministry of Defense.
More >
美国副总统作出的保证是否能让印度决策者放心,现在还很难说。约瑟夫•拜登告诉印度政府,任何协议都必须包括三个要素: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断绝关系;塔利班停止暴力;塔利班接受宪法和保证平等对待妇女。塔利班迄今已宣布,他们不会让阿富汗成为攻击第三方的沃土,一定条件下保障妇女权利。但他们不承认宪法,不管怎样,没有支持者认为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印度认为,在信任基础上与塔利班达成任何协议都是愚蠢的做法,在它看来,没有一方,包括美国在内,能够保证美国撤军后相关方会遵守协议。因此,阿富汗问题可能会继续成为美印摩擦的根源。

除了拜登的此次访问,目前美印关系中的不安因素在印度看来是其内忧外患恐慌情绪所致。美印关系的特点是两国实力悬殊较大,因此,在这种背景下更加凸显印度的不安情绪。

与中国的关系说明了这一点。印度认为,美国对华利益过于重大,因此印度不放心将国土安全交予美国。此外,印度十分清楚地认识到,无论中国和美国是对抗,还是合作,一旦惹祸上身,都将不堪重负。印度认为,只要它游走于中美两国之间,进一步谋取自身利益,它的担忧就能得到更好的解决。因此,印度仅愿意参与一定限度的安全防务合作,而这也正是美国对印度不能发挥其亚洲重大战略地位的能力和意愿的主要不满原因。

经济领域也存在类似问题。拜登转达了美国公司对印度政府近期出台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抱怨。除其他外,这些措施包括为支持国内生产商而给予优惠的市场配额。美国副总统也对知识产权保护、减少贸易壁垒提出具体要求,以鼓励印度经济对外开放。

印度正进入选举期,意味着政府通过必要立法的能力受到限制,因此,推动开放的时机不利。印度属于多党联合执政,目前进行的选举存在诸多限制,或许这正是经济改革步伐缓慢的原因,但不能削弱它们的必要性。

印度经济受到亚洲及亚洲以外许多国家的关注。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越南和欧洲一些国家将印度视为潜在的战略合作伙伴,将其纳入长期战略规划。如果印度不能实现其经济潜力,就不太可能按照亚洲及本区域以外国家的期望发挥战略作用。印度对其自身区域作用的定位可能不同于伙伴国家的期望,但如果这些伙伴国家对其能力丧失了信心,它自身的定位将对实现潜力造成不利影响。

没有迹象表明对印度崛起失去了兴趣,情况恰恰相反。然而,印度不应沉溺于国际社会相当多国家对它的追捧。虽然过去二十年经济和战略成果显著,但印度大多数伙伴国家对其战略或经济领域的警示表明它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阿富汗问题和经济问题将带来长期潜在影响。拜登的访问不过是在敲响警钟,置若罔闻的话,只会犯错。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印度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