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迷雾笼罩了希腊。在周日公投前夕,讯息混乱,谣言纷飞,人心惶惶——选择“赞成”即表示同意债权人的纾困计划,选择“反对”则表示拒绝。银行纷纷关门大吉,深陷债务愁云的希腊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收入骤降20%以上,不得不进行史上规模最大的财政调整。欧元区国家和希腊多年的管理不善以及左翼激进联盟党(Syriza)在谈判过程中反复无常的态度,最终导致了这一令人遗憾的局面。

各界人士对这一危机背后的经济动因早已心知肚明,而今更是成了公开的秘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一份初步债务可持续性分析中指出,希腊面临破产困境,只有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并对其进行债务减免,才可恢复经济增长。IMF的官员早就知道,希腊不可能清偿其债务,但在以德国为首的主要投资人的授意下,他们只能采取“延期和假装”策略,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不切实际的建议。由于目前希腊无法清偿其高达17亿美元的债务(这在发达国家中是史无前例的),IMF不得不摒弃“假装”策略,但迫于形势仍然沿用“延期”策略。

展望未来,希腊周日的公投结果仍难分轩轾。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希腊民众对纾困计划说“不”,且左翼激进联盟党继续领导政府,它也没有能力推动希腊进行必要的改革。此外,正如左翼激进联盟党领袖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曾指出的,鉴于民众对政府信任度的下降及对政治的冷漠和疏远进一步加剧,那些认为投下“反对”票将扩大他在谈判中的话语权,并使希腊获得更多谈判优势的观点是毫无根据的。

但是,如果希腊最后选择“赞成”债权人提出的纾困计划,则希腊经济将更趋疲软,这无异于将希腊重新推回走向灭亡的“痛苦之路”。IMF透露,在未来三年内,即使在希腊进行影响深远的改革,仍然需要对其重新投入高达500亿欧元的资金。谁又能担保希腊有能力清偿所有的新债务呢?面对彻底崩溃的信托体系、新一届希腊政府的不确定性还有德国及其他国家在这一过程中的坚定立场,谁又敢对迫在眉睫的债务减免仍充满信心呢?“赞成”票为希腊带来的将是长期的不确定性和持久的痛苦以及未来更严重的危机,而非最终的解脱。

这就是为什么(并非为齐普拉斯辩白)应冷静下来,考量“反对”票的意义所在。这将为以直接违约这种由来已久的方式进行大规模债务减免铺平道路。根据以往的经验,这通常将会为希腊减免30%-70%的债务。随后将是漫长的谈判,甚至还有可能牵涉到与国际债权人的诉讼,但只要直接违约只针对国家债务(占总债务的大部分),就意味着从长期看希腊不会缺乏私人投资的资助。

“反对”票还将快速促使平行货币发行,用于支付政府公务员工资和养老金,当前绝大部分的交易活动都将以新平行货币进行。迄今为止,希腊一直无法实现货币贬值,而这也将为其亟需的大规模货币贬值铺平道路。新货币发行后,未偿付的贷款和借款将继续沿用欧元结算,无需任何更改。

不幸的是,新货币的贬值意味着希腊所有进口产品的成本急剧增加,燃料和食品等生活必需品首当其冲。这同时还意味着,希腊将拒绝偿还部分欧元债务,而失去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支持的银行都将需要政府救助,这或将引发新一轮通货膨胀。更严重的经济衰退和金融危机也将随之而来,这可能也意味着齐普拉斯先生政治生涯的结束。

然而,从多个先例来看,贬值将有助于刺激旅游、农产品出口及部分生产型企业出口业务的发展,并为未来18至24个月内的恢复性增长奠定良好基础。许多希腊居民已将养老金以欧元转至可接收移民汇款的海外市场,这将有助于缓冲中产阶级的压力,但对长年挣扎在温饱线上的成千上万普通民众却无甚帮助。

希腊民众无疑将在使用新货币的同时继续使用欧元,这将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正如目前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大宗交易仍将按欧元或美元结算。前往希腊的外国游客也可以继续使用欧元或美元。

如果大部分希腊民众在此次公投中投下“反对”票,希腊很可能仍将继续留在欧元区,因为并无任何规定希腊必须“退欧”的法律条款。希腊的合作伙伴和债权人并不希望希腊永久“退欧”,他们宁愿接受希腊暂时采用平行货币的事实,更希望有一天希腊能浪子回头,至少能偿还部分欧洲央行的债务。同时,他们还将对希腊利用欧洲央行任何形式的帮助予以抵制。

多位分析人士曾指出,无论事态的发展与“希腊退欧(Grexit)”是否一致,都应防止类似问题在欧元区其他国家大规模蔓延。最新的证据显示,他们对此无需担忧。政治危机的风险既有不利的一面(“今日希腊之悲剧,明日将降临在谁的头上?”),也有有利的一面,即:本次希腊的危机事件表明,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总能摆脱欧元的禁锢,并最终促使那些自以为是的合作伙伴——作为共同货币最大受益者的欧元区“北方”国家——进行改革,以建立可行的货币联盟。

在周日的公投中,希腊民众面临两难之选。摆在希腊民众面前的,一面是水深,一面是火热。在未来这段时间,除非出现奇迹,即希望接受纾困计划的所有条件,扩大债务减免的范围——否则希腊的选择肯定会是“反对”。

本文最初发表于《欧洲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