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争鸣 Opinion and Debate

习马会不仅是两岸关系的一大步
Taiwan and Mainland Leaders Meet for First Time
包道格(Douglas H. Paal),观察者网 (Guancha),2015年11月4日

本周六,也就是11月7日,台湾海峡两岸领导人习近平、马英九将在新加坡首次会面。自马英九2008年担任台湾“总统”以来,两岸关系取得了改善,此次具有突破性意义的峰会显然将进一步巩固和平发展的趋势。

即将离任的马英九在任期内一改前任民进党“总统”陈水扁的对抗性政策。如今距离台湾大选仅剩九个多星期,民进党候选人在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似乎是想通过“习马会”提醒台湾选民,如果再次把民进党选上位,马英九任内取得的良好势头将有毁于一旦之虞。

长期以来,共产党和国民党一直是对头,双方都声称具备统治中国全境的合法性,所以安排这样的会面将涉及各种各样的敏感点。两党均未正式承认对方,两岸领导人彼此之间如何称呼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如今官方发布消息称,经双方商定,此次在新加坡的会面将以两岸领导人的身份和名义举行,习近平与马英九见面时将互称“先生”。

此次“习马会”的筹备工作高度保密,因此当消息公布时许多反对派大受震惊,支持者们也表示出乎意料。且不论如果一开始筹划便大张旗鼓,双方还能否在敏感问题上协商一致;至少当该消息被泄露给反对党报纸后,台湾当局便在相当大程度上失去了对官方口径的掌控。(马英九幕僚中某个受到足够信任、能够接触机密信息的人向反对党走漏了风声,想必“总统府”上下为此大为懊恼。)

由于“习马会”消息过于出人意料,台湾岛内反对派们找到了充分理由指责马英九未征询民意便仓促行事,以“突袭”方式告知民众,是“出卖”台湾,是“黑箱作业”,是在为继任者“下指导棋”。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在发表的长文声明中,首先强调了积极一面:

“我首先要强调,在符合‘对等尊严’、‘公开透明’、‘不涉政治前提’的原则下,我们乐见两岸之间有正常的交流,只要是有助于台海和平、增进沟通对话、对双方互惠互利的做法,我们一直都正面看待。换句话说,如果今天‘马习会’的安排,能够有一个透明的磋商过程,能够把商谈的议题、彼此承诺的条件,让‘国人’了解,接受民意及‘国会’的监督,并且真正做到‘对等尊严’、‘公开透明’、‘不涉及政治前提’这三个原则,我相信,‘国人’的疑虑会降到最低。”

紧接着,蔡英文不忘严辞“敲打”马英九:“在此,我要严肃地提醒马‘总统’,两岸关系应该要跳脱政党政治利益的考量,台湾的未来不能拿来当作选举一时的操作。我们和‘国人’一样,都期待两岸关系走向和平稳定发展的方向,也因此,‘对等尊严’、‘公开透明’、‘不涉及政治前提’,是必须被遵守的原则,也是不能被牺牲的底线。我们会跟人民站在一起。”

马英九政府对此进行了回应,向民众确保本次会面旨在针对巩固两岸和平,维持台海现状交换意见,不会签署任何协议,也不会发表联合声明。

在得知“习马会”消息走漏后,台湾官方紧急通知了华盛顿方面。不搞突袭是令马英九颇为自得的原则,但这个消息还是让美国人始料不及。美国官方对此进行了积极回应,符合其长期所持的政治立场,即支持两岸缓和紧张关系,促进商业和民间交流。美国官方至少没有出格言论,官员也在私下明确表示,希望见到新加坡的“习马会”对两岸关系产生积极的影响。

不过,也有许多现任和前任官员在私下对此次“习马会”表达担忧,认为其结果将给两岸带来震荡,有损于台海稳定现状。在街头政治上,国民党一向不是民进党的对手,后者十分清楚如何利用一切机会诋毁国民党领导层。

岛内民意调查持续显示,人们对中国大陆经济越来越紧密地“拥抱”台湾持怀疑态度。近期以来,这种情绪还混杂着台湾方面对大陆增设新航线靠近“海峡中线”,以及换发卡式台胞证的反感。此外,台湾在外交上孤立无援、经济增速减缓,青年人口和劳动力市场存在错位,使他们感到发展机会受限。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两岸领导人和各自团队必须在新加坡集中力量,才能避免海峡关系走下坡路,若要试图扭转台湾公众对大陆的负面心态,则更加不易。据报道,两岸领导人首先将开放媒体拍照,然后进行单独会谈,会后两人将各自举行记者会,并共进晚餐。

来自三个方面的观众将高度关注习近平主席会后的评论。内地观众希望看到他朝着两岸统一的最终目标迈进。心存疑虑的台湾观众将寻找大陆对台增压的迹象,以及关注大陆是否会对台湾做出让步,譬如允许其拓展在国际机构中的角色等,从而削弱民进党在明年大选中的优势。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台北很可能将北京慷慨的提议视为隐蔽的陷阱。

第三个方面的观众则是美国。美国或许已经觉察到,习近平实际上已经把眼光投向马英九卸任以后,他最终需要与蔡英文打交道。如果蔡英文在2016年大选中胜出,考虑到中共十九大将于2017年召开,习近平将希望在台湾问题上得分,那么台海关系将成为中国大陆政治议程的重要部分。

既然蔡英文承诺维持海峡两岸现状,那么此次两岸领导人的会面等于给“现状”设置了非常高的标准。如果蔡英文当选且不再像马英九那样坚持“九二共识”,未来台海关系将迎来新基础,届时主动权将更多掌握在北京手里。通过此次与马英九会面,习近平展现出友善的一面,未来如果蔡英文没能妥善处理两岸关系,大陆方面将在与美国的交涉中占据有利地位。

尽管华盛顿和北京方面将密切关注马英九的表态,但他的观众主要还是集中在台湾岛内。讽刺的是,马英九的表态越不像是帮国民党在大选中得分,越符合和平稳定发展的战略原则,反而越有可能消减岛内的批评声,帮助国民党候选人赢得选民支持。他应该明白这一点,很可能将作出建设性的表态。

当然,除两岸领导人的评价以外,潜意识沟通也将发挥作用。大陆和台湾心照不宣,两岸领导人都不会在镜头前冒犯对方的尊严。但是任何人都不应低估台湾媒体混淆视听的能力,它们尤其擅长把一个人的威严举止曲解成对另一个人的贬低侮辱。任何政治行家都知道,习马会传递出的视觉信息,对外界如何解读政治讯号至关重要。

放眼更宽泛的背景:美国利用中国邻国对中国强硬举动的不适,通过“再平衡”战略侵入亚洲;作为回应,中国在过去两年中开始在亚太地区推行新政策,基本可以称之为对美国“再平衡战略”的“抗衡”。

近两年来,习近平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增进中国与东南亚和中亚邻国的商业与基础设施联系。中国创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这些建设项目提供资金支持。随着美国拉拢缅甸政府,导致中缅关系明显疏远,中国开始主动走近昂山素季——虽然此前曾多年支持她所反对的军政府。

中日韩三国首脑峰会上周末在首尔举行,可以看出中日紧张关系得到了缓解。中俄关系也处于过去五十年最好的水平。习近平对地区安全架构提出了若干建议,并试图将中美紧张关系保持在可控的范围内。由于民族主义者对国家主权高度敏感,南海问题可能是一个特例。在这个问题上,时间会证明一切。

由此不难想象,如果主权问题能得到妥善处理,习近平希望稳定两岸关系,维持周边地区和谐。习近平把强势领导与外交成果相结合,如果台海局势朝积极方向发展,将成为他的重大得分点。这样一来,中国周边那些长期心存疑虑的邻国将吃下定心丸,不会一直抗拒中国而顺从美国。考虑到未来两年美国将投入大量精力到“总统选举”和组建下届政府当中去,中国外交可能会在此取得重大成就。

卡内基动态 Carnegie News

美韩峰会总结与未来的同盟
The U.S.-South Korea Summit Scorecard and Future Alliance
凯瑟琳•文(Katharine Moon),杨昌锡(Yang Chang-Seok),布鲁斯•克林纳(Bruce Klingner),金元庆(Kim Won-Kyong),特洛伊•斯坦格隆(Troy Stangarone),李雷夫(Leif-Eric Easley),朴振虎(Park Jin-Ho),金杜妍(Duyeon Kim),吴公丹(Katy Hassig),乔治•伯科维奇(George Perkovich),华盛顿特区,2015年10月19日

美韩峰会的成果、不足及其对政策的影响究竟如何?

中国的“经济再平衡”
China's Economic Rebalance

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包道格(Douglas H. Paal),华盛顿特区,2015年10月27日

虽然中国已着手推进经济再平衡计划,但部分专家认为,中国未能及时采取调整措施,导致债务水平过高,中国只有继续维持信贷的超快速增长才能确保高水平的经济活动。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谈美国中东政策的未来
U.S. Secretary of State John Kerry on the Future of U.S. Policy in the Middle East
约翰•克里(John Kerry),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华盛顿特区 ,2015年10月28日

为了帮助卡内基推进其中东项目“阿拉伯世界的未来”,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于10月28日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总部就美国的中东政策发表了演讲。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亚洲经济前景的展望
Asia's Economic Outlook: A View From the IMF
李昌庸(Changyong Rhee),尤里•达杜什(Uri Dadush),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华盛顿特区,2015年10月28日

尽管亚洲仍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其发展速度却在逐步放缓。亚洲各国的政策是否足以应对外部突发事件?是否能够顺利实施?

日美视角看东南亚的发展
Japan and U.S. Perspectives on Southeast Asia Development

川相昌弘(Masahiro Kawai),白石隆(Takashi Shiraishi),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奎格•史蒂芬森(Craig Steffensen),马克•米利(Marc Mealy),穆提亚•阿拉加帕(Muthiah Alagappa),尤里•达杜什(Uri Dadush),包道格(Douglas H. Paal),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华盛顿特区,2015年10月30日

二战结束距今已有七十年之久,面对多边贸易谈判、经济一体化、风云动荡的政治格局、不断涌现的新开发机构和区域治理框架,东南亚站在十字路口。

返回目录 ↑

卡内基中文网最新更新What's New on Carnegie ChinaNets

习近平与奥巴马:转变中的美中两强关系
Xi and Obama: The Shifting Relationship Between Two Powers

黃育川(Yukon Huang),《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2015年10月15日

习近平主席访美后中美两国发布的声明点出了两国间的优先事项及两国关系中的棘手问题。

习近平访英开启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
Xi's Visit to Kick Off a Golden Age of China-UK Relations

史志钦(Shi Zhiqin),赖雪仪(Lai Suetyi),《外交官》(Diplomat),2015年10月15日

适逢今年是中英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第二个十年的开局之年,两国领导人积极推动两国关系“黄金时代”的到来,使中英关系成为其他国家的典范。

奥巴马对鲍威尔主义的全新解读
Barack Obama and the Powell Doctrine, Reconsidered

戴维•罗斯考夫(David Rothkopf),《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2015年10月15日

延迟阿富汗撤军计划是明智之举。但它也预示着奥巴马总统留下了令人遗憾的政治遗产。

佐科上任一年后的成绩总结
Jokowi's First-Year Report Card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2015年10月27日

印尼民众对新总统的评价显然褒贬不一。但凭借独具优势的政治资源,佐科入职后的第二年有望比第一年做得更好。

中国的列宁主义者
Lenin's Chinese Heirs
方艾文(Evan A. Feigenbaum),马旸(Damien Ma),《外交》(Foreign Affairs),2015年10月14日

习近平认为充满活力的中国共产党才是引领中国走上强国之路的保障。

学者文摘Scholarly Publications

《金砖国家还重要吗》
Do the BRICS Still Matter

马科斯•德格特 (Marcos Degaut),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2015年10月21日

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成立的金砖国家,象征着发展中国家扭转与发达国家之间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力量和地位对比关系的愿望。与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近年来缓慢增长的经济水平相比,金砖五国经济呈迅速发展态势。然而,目前看来,金砖国家仍未成功建立集体身份和共同的战略目标,从而未能对成员国外交利益起到实质性的作用。本报告探讨了金砖成员国的共性与差异,对各国相对弱点与优势、战略文化以及外交政策进行了分析,旨在检验金砖国家的多边合作是否会对世界经济体系和国际权力格局带来巨大改变。

在第一部分中,作者点明了金砖国家的共同点与不同点。金砖国家成员国都拥有强大的发展潜能并在所在地区处主导地位,但同时也享有发展中国家共同的负面特性如腐败、高文盲率、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等。另外,作者指出金砖国家经济增长水平、发展速度与模式不尽相同,并且难以避免在国际市场上互为竞争者。

接着,作者对金砖五国在主要国际论坛上的合作与分歧进行了分析。作者指出,为了证明其不断增强的全球经济话语权,金砖国家在共同推动国际多边金融机构改革、维护全球贸易系统的公平公正等方面做了许多尝试。然而,作者认为,金砖国家的合作未产生任何实质性成果,并且在气候变化、安全、贸易等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成员国国内环境的差异,双边关系上的矛盾和地缘政治的考虑等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合作的有效性。

作者在第三部分中主要分析了金砖国家的战略文化。作者认为,五个成员国战略文化的不同可以充分解释其政治思想和外交行为上的差异,同时也能说明他们加入金砖集团的不同动机。作者指明,中国最主要的战略目标是现代化和经济发展,因此中国主要采取强调和平发展和国际参与的外交政策,提倡多边主义,而对建立国际新秩序或挑战美国的权威并无兴趣。巴西认为自己是和平并且强大的国家,为了在国际上获得更大影响力,巴西采取主动的外交政策,积极参与多边组织,同时也试图改革全球治理规则。俄罗斯战略文化相对独特,战斗力、竞争力和政治自信是主要因素。俄罗斯对西方推崇民主思想、建立军事同盟等行为极为敏感,并试图通过建立多极世界格局以制衡美国。而印度则视自身为拥有悠久历史的独特文明,强调其在国际上的独特声音。相较其他成员国,印度的军事、经济实力较弱,并缺少战略规划,领导人往往采取短期投机政策而不考虑长远影响。

最后,本报告得出结论,金砖五国社会、外交、经济和政治上的差异可能导致其无法建立统一有效的战略同盟,而仅停留在共享部分观念与目标的阶段。作者指出,金砖国家的发展前景乐观与否取决于四大因素:重视多边合作的政治意愿,调解成员国不同利益的能力,承担抗衡美国的政治经济代价的能力,以及深化战略合作关系的有效途径。

返回目录 ↑

《中国经济下滑:神话背后的事实》
China’s Economic Downturn: The Facts Behind the Myth

顾德明 (Francois Godement),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 (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2015年10 月20 日

随着中国近日股市动荡,货币贬值,国际上涌现越来越多中国经济正在衰退的言论。本报告中,作者分析了中国各经济领域分化情况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作者认为,中国经济的下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被过分夸大了,其应当被看成是中国向以消费为主导的服务型经济的转型,而非深层次的经济衰退。

首先,作者分析了中国经济下滑的程度以及不同经济领域的差异,尤其是对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服务业的不断壮大进行了重点分析。2015年中国钢铁和房产市场有所下滑,但是鉴于产能过剩和环境影响方面的原因,这种下滑其实未尝不是件好事。相比之下,在2015年前三个季度,线上零售销售增长了36%。作者认为这样的增减对比反映了中国长期进行的经济结构改革。

其次,作者指出虽然现阶段的下滑多为转型困境而非金融危机,中国经济未来发展仍面临诸多问题。股市动荡造成的不稳定以及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都导致国内国际的消费者与投资者消极情绪不断上涨。另外,习近平政府缺乏对其经济政策意图的清晰解释,决策者在政策上存在分歧,这些因素都将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

接着,作者针对中国经济下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进行了讨论。作者认为,由于某些“心理作用”作祟,比如把中国的高速增长当成理所当然,以及对中国股市缺乏了解,中国经济下滑的影响被过分夸大了。虽然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其波及其他国家经济发展的能力仍十分有限。作者指出,原始资料价格的下降可能会对依赖向中国出口商品的国家造成负面影响,像大宗商品出口国巴西和委内瑞拉可能受到的打击最大。但同时也会让所有进口国受益,享受中国出口商品价格下降所带来的本国生活水平的提高。

最后,作者点明了中国经济转型对欧洲的影响,并对欧洲应对政策提出建议。作者指出,中国经济转型对从中国进口大于出口的东欧而言影响较为积极,而对依赖向中国出口能源的德国,以及因人民币贬值负债加重的南欧国家和法国来说,则多为消极影响。作者认为,中国转型成为以消费为主导的服务型经济模式有助于促进中国和欧盟间的投资和自由贸易的协商。欧洲国家政府需采取一致行动,抓住机会开拓中国市场,并争取更多中国大规模项目的投资。

返回目录 ↑

《“伊斯兰国”的革命:新瓶装旧酒》
ISIS as Revolutionary State: New Twist on an Old Story

斯蒂芬•沃尔特 (Stephen M. Walt),《外交》(Foreign Affairs),第94卷第6期

“伊斯兰国”的宗教极端主义和近日一系列的残暴行为,使其显得异常捉摸不定和危险。然而,“伊斯兰国”并不是第一个拥有暴力倾向和宏大野心,并试图控制领土的极端主义组织。本文作者分析认为,“伊斯兰国”仍是一次资源稀缺的小面积革命运动,并不能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另外,本土国家应在遏制“伊斯兰国”中起到重要作用,而美国则不应过度干涉。

当极端分子夺权

和所有革命运动一样,“伊斯兰国”通过引诱、胁迫和教化等方式让人民服从并自愿牺牲。不同革命推崇的思想各异,但具有共性。其一,革命组织常将反对者描绘成邪恶且无力变革。在“伊斯兰国”眼中,西方世界充满与生俱来的敌意,当今的阿拉伯与穆斯林政府也被视为违反伊斯兰教本质的异端邪说。其二,革命组织宣称他们的胜利是必然的,这能保证其支持者保持服从和忠诚,“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的多次演讲充分反映了这一点。其三,革命运动的领导人往往坚信其革命模式是普遍适用的,这也是“伊斯兰国”试图运用社交网络将其革命扩大到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原因。

革命与战争

革命往往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革命政权和其他国家往往因错误估算和盲目自信而导致冲突激化,最终爆发战争。另外,革命多造成大批难民逃离,迫使其他国家进行外交干涉。“伊斯兰国”和以往革命运动的性质及影响都极为相似,反对国相互冲突的首要利益也仍是无力击败“伊斯兰国”的主要原因。

革命不易输出

强国可以通过夺取战争胜利输出革命,而弱国则没有这种能力。“伊斯兰国”人口稀少,领土多为沙漠,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国力难以强大。其次,“伊斯兰国”传播其革命思想的行为在邻国遇到越来越多的阻力。另外,其意识形态过于狭隘,很难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之外的国家扩张势力范围。“伊斯兰国”家的领导人更倾向于追求自身利益,而非服从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命令。

伺机而动

当然,虽说“伊斯兰国”长期的目标注定失败,但击溃它仍十分困难。外部力量试图推翻革命国家做出的努力往往适得其反,增大其输出革命的可能。相比军事干预,耐心的遏制政策是最好的选择。中东地区国家毫无疑问会依靠美国以遏制“伊斯兰国”,然而美国干涉的越多,越容易加强“伊斯兰国”关于西方十字军和所谓异端穆斯林盟友的言论。因此,本土国家应主要负责遏制“伊斯兰国”的扩张,积极采取反恐行动,而美国则应退至二线,通过提供技术、武器以及军事训练给予支持。

返回目录 ↑

《谁对污染负责?对中国企业所有权类型与环境绩效的分析》
Who Pollutes? Ownership Type and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of Chinese Firms
李晓隽 (Xiaojun Li) ,陈家慧 (Christina Gai-Wai Chan),《当代中国》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2015年10月27日

中国第十二个五年计划提出了一系列工业政策以加快节能环保产业的发展,近年来中国在节能减排和清洁技术创新上也有着显著提高,然而,不同类型的企业对环境技术的投资以及达到国家环境标准的表现仍参差不齐。本报告中,作者对中国企业所有权类型和环境绩效之间所存联系进行了分析并得出结论。

首先,作者点明了相关文献中三对互斥的假设,其分别假设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及外资企业相较彼此,更愿意/更不愿对环境技术进行投资并达到国家环境标准。另外,作者还假设与中小型国有企业相比,大型国有企业拥有更良好的环境绩效。

随后,作者利用2006年对中国12个城市1268家工业企业所做的调研对以上假设进行了检验。作者采用了多项经济变量对企业进行评估,包括雇员规模、固定资本、销售量、出口、利润率以及劳动力生产力等。另外,也分别检验了企业的清洁能源技术投资量、ISO14000认证情况以及废气、废水、废渣排放达标情况等。

接着,作者通过多元计量经济学分析得出实证结果,并以上海宝山为案例进行了分析。作者指出,与私营及外资企业相比,中小型国有企业在污染治理技术上投资较少,并难以达到国家排放标准。而大型国有企业受益于中央及地方政府的支持,拥有丰富的资源进行环境投资,因此其环境绩效足以与私营及外资企业平齐。作者指出,外资企业的ISO14000标准认证情况以及对环境技术的投资量与私营企业水平相当,但却在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上表现更好,这充分说明中国和其它工业发达国家间仍存在一定的技术差距。另外,作者从上海宝山案例中得出,由于有当地官员在背后支持,许多中小企业逃避环保部门的监管,导致造成污染严重无法达标。作者认为,目前中央政策制定和地方政策实施间存在落差。若中国想要进一步节能减排,实现绿色经济的目标,决策者需要进一步提高中小型国有企业的环境标准,在地方建设独立的监管机构并扩大其行政权力。

返回目录 ↑

《缅甸改革的政治经济研究:大米政策改革需要耐心》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Reform in Myanmar: The Case of Rice and the Need for Patience

维克拉姆•尼赫鲁 (Vikram Nehru),美国笹川和平基金会 (Sasakawa Peace Foundation USA),2015年10月21日

为了降低贫困率,加速经济增长,缅甸这三年进行了一系列经济改革。然而,其改革进程缓慢并且尚未取得显著成效。本文分析了缅甸近几年的大米政策改革并提出了政策建议。作者指出,从发展中国家的改革经验来看,缅甸不仅需要考虑清楚应该“做什么”,还需明白“如何做”。务实而非理想、缓慢但稳定的改革更容易取得成功,领导人需要平衡国内的利益竞争,并承担政策变化带来的后果。

首先,作者对缅甸改革之前的大米政策做了回顾。过去六十多年中,缅甸一直以控制大米价格作为保证粮食安全的战略重点。为了避免大米供应短缺及粮价飙升问题,缅甸禁止大米出口,限制外国对大米加工业的投资,同时设立生产定额,减少税收以应对农民日益降低的生产积极性。作者指出,缅甸过去的大米政策导致其国内大米生产停滞,储备不足,粮价动荡,粮食无保障等一系列不良后果,进行战略改革刻不容缓。

随后,作者对缅甸近两年大米政策的改革进行了说明。作者指出,虽然农民不再被迫进行生产,出口禁令也一定程度得到放开,许多方面仍未充分改革,进展缓慢。作者指出,柬埔寨近年来实现了农业市场和贸易自由化,并鼓励外国对大米加工业投资,农业生产加速发展,贫困率大大降低,其成功经验非常值得缅甸借鉴。除此之外,作者提出,缅甸还能开展以工代赈项目,取消出口禁令,放宽对外资的限制,并在长期上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保证市场信息透明化等以保证粮食安全。

接着,作者分析指出,缅甸进行政策改革将面临一系列政治经济挑战。其一,国家领导人缺少市场经验,需克服对市场经济的不信任。其二,改革将面临大米加工业利益团体施加的多重压力。其三,缅甸需重新调整大米委员会以改变其垄断局面。最后,缅甸在改革上不能急于求成,并需带动其他领域一同进行改革才能取得成效。

最后,作者总结得出,缅甸需继续改革以发展大米产业,保证粮食安全。经济改革是复杂且困难重重的过程,国际社会需要对缅甸保持耐心并给予支持。

返回目录 ↑

《中国是否推行反介入战略?》
Is China Pursuing Counter-Intervention?

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 蒂莫西•希思 (Timothy Heath), 华盛顿季刊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第38卷第3期

2008年以来,中国领导人不断加强对东海及南海争议海域的控制,加大对军事实力建设的投资,并试图建立新的安全机制以改变美国联盟主导的安全秩序。虽然国际上针对中国安全政策转型的动因已有大量讨论,对中国官方文献的研究仍十分有限。本报告主要针对代表中国当局立场的2015年《中国的军事战略》专题型国防白皮书,以及代表军方态度的2013年版《战略学》进行了分析。本报告提出了 “地区重构”和“反介入”两个战略概念,分别说明了中国为抗衡美国在国家战略层面以及军事部署层面所采取的行动。

作者指出,官方文献中始终强调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和平外交政策和防御性国防政策,但同时也指出随着战争形态及安全形势的演变,中国将增强军事实力,扩大军事范围,积极加强军事及安全合作以维护战略利益,保证国家的和平发展。在安全新形势下,中国将积极应对太空安全威胁与挑战,并加快网络空间力量建设以保障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

随后,作者引入“地区重构”战略概念以分析中国为改变美国主导的地区格局所做的尝试。作者指出,美国联盟体系给中国带来了三大挑战。其一,中国与美国盟国的领土争端可能导致中美之间爆发大规模冲突。其二,美国盟国仗着美国联盟体系采取过分自信的行动。其三,美国建立反中国联盟以争夺亚洲领导权,导致中国与地区内国家关系恶化。因此,中国领导人试图在现有的如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上海合作组织等中国主导的多边组织的基础上,建立新的安全机制以重构地区安全秩序,制衡美国。

接着,作者指出,中国“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推崇的思想方针与“反介入” 战略相似。中国正在通过开发、部署先进武器,组织军事训练及演习抵抗美国的军事干预。中国领导人一直致力于建设全面高科技系统和非对称武器以防止无力抵抗外国的军事干预行动。中国已经在各种平台部署先进的导弹包括隐蔽性极高的陆基移动发射器和静音潜艇等,最主要的反介入武器反舰弹道导弹也得到高速发展。作者认为,中国积极实施反介入战略导致美国在干涉中国岛屿和领海上承担巨大的潜在风险,这将迫使美国调整政策,减少与亚洲同盟的合作。

最后,作者点明,虽然“地区重构”和“反介入”是西方为分析中国行为而创的战略用语,但都是基于中国官方文献及政策总结得出的,值得加以重视。另外,西方决策者需要分清“地区重构”、“反干预”这两项战略以辨别美国面临的挑战并有效应对。作者认为,中国“地区重构”战略给美国带来挑战的同时也带来机遇,增大了中美合作的可能性。而反介入战略则直接挑战美国的权威,削弱其联盟力量,威胁地区的安全稳定。

返回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