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亚洲的崛起似乎势不可挡,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根据“硬性”指标进行衡量,如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贸易额、技术实力和军事能力,亚洲已成为世界第三大支柱,仅次于美国和欧洲。确实有许多评论家认为,不仅主要的亚洲国家(中国、印度、日本等)以及主要中等强国(韩国、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将主宰21世纪,整个亚洲地区也将逐步取代西方国家的领导地位。

但是,随着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亚洲展开了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访问之旅,我们有必要及时指出,鉴于亚洲还面临着无数的政治、安全和社会经济问题,对于亚洲强势崛起的单一认识是具有误导性和片面性的。随着中国增速的放缓、日本和韩国的老龄化,以及目前一直阻碍印度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腐败和官僚主义问题,亚洲的“经济神话”已宣告破灭。我们必须从另一个角度认识亚洲:亚洲面临着诸多巨大的全球政治和军事挑战。如果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亚洲国家无法解决或至少显著缓解本地区的政治和军事问题,那么亚洲的崛起之梦将遥遥无期。

如今亚洲面临两大挑战。第一,亚洲实际军备竞赛的长期后果。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研究数据,美国继续领跑全球年度国防支出榜,每年国防支出高达5960亿美元。但是,2015年,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台湾和新加坡的国防支出总额也达到3340亿美元。该研究所的数据还显示,从2010至2014年,全球前20大武器进口国中有9个是亚洲国家。中国有意与美军在西太平洋地区展开军备竞赛,旨在2020年前在所谓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上部署军力。近期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的激进举动也表明了其决心。此外,亚洲地区还包含了三大地缘政治冲突地区:朝鲜半岛(朝鲜或将进行第五次核试验),台湾海峡,以及南亚(印巴核军备竞赛)。

亚洲实际上的军备竞赛使其陷入了更深、更大范围的安全困境,其不断使用更致命、更精准和射程更长的武器系统也影响了地区的稳定。如果说军备竞赛不足以令人过分堪忧,那么亚洲还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泥潭。2021年,中国共产党将迎来百年诞辰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2周年纪念。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飞跃,中国共产党应对此深感自豪。然而,依靠僵化的“一党专政”制度来治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难度会越来越大。共产党一方面持续打压异见人士和信息的自由流通,一方面发布法令,加强民族主义,阻止“精神污染”和抵抗外国势力的入侵。中国未来将逐步加大监督和内部监管力度。共产党最大的威胁并不是来自美国或日本,而是来自国内亿万名受过良好教育的、受到全球化影响的、在经济上比较富裕的民众。因为他们将要求获得更大的自由,并强化政府问责制。“政绩合法性”(民众支持共产党维持经济增长,但牺牲一定政治自由)将不再发挥“中国式社会契约”的作用。

亚洲的政治舞台上其他危机也蠢蠢欲动,例如:朝鲜是一个局势失控国家,拥有核武器和日益增强的弹道导弹能力。巴基斯塔实际上也处于失控状态,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社会经济挑战。虽然表面上由文官统治,实质是由军队控制,并忙于与主要竞争对手印度展开核军备竞赛。缅甸正在向准民主制度过渡,但军队拒绝交出全部权力。在东南亚,泰国的民主进程出现了倒退,而马来西亚政府则卷入了一场重大的腐败丑闻之中。综上所述,亚洲大部分国家更倾向于选择美国而非中国作为维护地区稳定和繁荣的不可或缺的大国。

毋庸置疑,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亚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同时,我们有必要认识到亚洲面临着政治、安全和战略困境。无可否认,由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长期主导和维护的自由国际秩序确实面临一些问题。但如果试图将当今亚洲的问题归咎于西方,则是学术的浅薄之见和政治的权宜之计。为了迎来真正地“亚洲世纪”的黎明,亚洲必须承受政治改革之痛,包括接受和强化普世价值。亚洲虽已崛起,但还远未到“加冕”之时。

本文最初发表于《华盛顿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