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于1973年加入欧共体(欧盟前身),但其最后的公投结果却是离开欧盟。6月23日,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在历经漫长和紧张的票数统计之后,退欧派以51.9%的比例获得了公投的胜利。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随后宣布将辞去英国首相一职。他将于10月份正式离职,同时希望能在这段时间内“稳定当前的局势”。

无论对于英国还是欧洲而言,这一投票结果都令人沮丧。英国与欧洲在全球的地位都被严重削弱。

本次公投的负面影响远不止于此。从二战的废墟中逐渐崛起的欧盟代表着殷切的期望和坚定的信念:它将带领着欧洲大陆走上和平、繁荣与团结的大道,它将成为其他向往民主的国家的归心之力,它将开启史无前例的发展模式。即便离开欧盟的英国并未亲手掩埋这些价值理念,它至少也令上述价值观岌岌可危。正如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6月24日的一份声明中曾指出的:“我们没有必要再闪烁其词了,今天将是欧洲发展的分水岭。”

英国公投将带来四个直接的后果。

首先,疑欧的政党对此兴奋不已,并将大肆利用此次英国公投的结果。法国总统候选人之一、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领袖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已经表态,如果她在2017年顺利当选,那么她会在将来就将法国是否脱欧举行全民公投。

有类似想法的人远不止她一个。在奥地利、丹麦、匈牙利、荷兰和波兰,持欧洲怀疑主义、民粹主义和反移民思想的政党正在崛起。英国公投的结果将为他们壮胆,他们将大声呼吁在本国举行退欧公投。欧洲怀疑主义在欧洲各国境内愈演愈烈。一方面,这一思潮可能会让欧洲各国陷入瘫痪,而另一方面,它也会令欧盟内部的分歧进一步扩大。欧洲的信誉已经受到重创。

但截至目前为止,德国、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领导人都未能就这场不断得势的反欧盟运动做出反击。在这场关乎欧盟生死存亡的挑战面前,这些领导人顶多也就是对自己的无能还能泰然自若。

第二个后果将触及英国的痛脚:投票选择留欧的苏格兰极有可能会再次举行退出英国的独立公投。苏格兰的留英派曾在2014年的独立公投中以微弱优势战胜了脱英派。但随着英国退欧尘埃落定,这一局势也将发生改变。如果举行独立公投,那么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的可能性将极其渺茫。这将拉开英国分裂的大幕--而罪魁祸首正是英国退欧派。

第三,英国公投的结果无异于对爱尔兰的安全、稳定和经济局势的致命一击。无人可以预知,爱尔兰、北爱尔兰及英国其他地区之间人员、商品和资金的自由流动是否会受到影响。更不用说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重筑边防线这一令人沮丧的想法了。

最重要地是,爱尔兰民族主义政党、爱尔兰共和军的政治组织新芬党(Sinn Féin)表示,将呼吁爱尔兰举行全民公投以统一爱尔兰岛。试想一下,希望继续留在英国的北爱尔兰统一党的反应将作何反应。

第四个后果则是德国和法国的反应。默克尔很少谈及她对欧盟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也对此三缄其口。

但现在是时候打破沉默了。公开捍卫欧元是德法政府目前的第一要务。实际上,所有欧元区国家都应齐心协力拯救欧元市场。在欧元危机中,默克尔曾指出,将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欧元。在未来数天甚至数周内,欧元区国家应竭尽全力兑现这一承诺,实现财政联盟的飞跃。德国和法国不能再置之度外。

诚然,德国的联邦议院选举、荷兰的议会选举及法国的总统大选将先后于2017年拉开帷幕,选择搁置这些艰难抉择的可能性很高。这或将铸成大错。欧盟各成员国的公民亟需了解欧盟领导人将如何应对英国退欧、如何解决成员国与欧盟总部各机构之间的巨大分歧以及如何应对欧元区面临的严峻挑战。

欧洲议会自由派党团领袖、比利时前首相居伊•费尔霍夫施塔特(Guy Verhofstadt)呼吁召开大会,制定欧盟宪法。其实早在21世纪前几年就曾提出过类似建议,但却因英国从中作梗而作罢。既然英国已经出局,那么这一提议或将再度被提上日程。

有人会认为,此时召开大会将正中欧洲怀疑论者下怀,因此并不合适。也有人会反驳,欧盟必须确立明确的界限。也许还有人会例举明显的事实:欧洲,尤其是年轻的一代,需要发展经济和创造工作机会。无论未来何去何从,欧盟都必须作出艰难的决定。英国退欧事关欧盟的生死存亡。欧盟领导人现在必须出手拯救欧盟。

本文最初发表于《战略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