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和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劳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上周在白宫会晤时语气非常亲切,这与特朗普过去描述欧洲时使用的强硬措辞形成了鲜明对比。特朗普没有把欧盟称为经济“敌人”,也没有指责欧盟利用美国,反而是同意了一项更积极的议程,呼吁美欧关系进入一个新阶段。但是,在当前跨大西洋关系恶化的情况下,特朗普和欧盟之间最新建立的融洽关系虽然是可喜的缓解举动,但由于美国和比利时之间在一些基本问题上依然存在分歧,这一势头不太可能长期维持。

两位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同意努力消除关税、非关税贸易壁垒并取消补贴。欧盟承诺从美国进口更多液化天然气,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容克还暗示欧盟可能进口更多美国大豆,以帮助抵消与中国贸易产生的损失。特朗普政府也投桃报李,同意暂时不对欧洲汽车制造商征收关税。此外,两位领导人承诺合作改革世贸组织,并成立一个工作组来推进这一联合议程。

 

尽管这些成果很有价值,但不可全信。与任何类似的贸易谈判成果相比,特朗普和容克宣称达成的所谓交易更加雄心勃勃。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大多含糊不清。即使欧盟想要在短期内购买更多的美国天然气,也不太可能实现,因为获得天然气的成本更高,途径更难。此外,很难想象欧盟会大幅开放其共同农业市场,允许从美国进口更多农产品,对此,法国尤其持怀疑态度。

 

鉴于美国政府和欧盟委员会分别同时进行了大量贸易磋商,双方能否就跨大西洋贸易谈判投入极大关注和人力尚不确定。此外,特朗普继续关注与欧洲的贸易逆差,并抨击欧盟不公平的贸易政策,这意味着只要一条不合时宜的推文,就可以轻易破坏两者之间达成的任何稳定性。针对汽车关税启动的“232调查”尚未结束,也有可能会再次提上议程。一旦如此,将会引起欧洲大规模报复。

 

特朗普破坏性的贸易政策导致跨大西洋各方之间出现分歧,使得欧洲在其他地方寻找合作伙伴,为中国发挥影响力和树立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捍卫者的形象提供了新机遇。虽然美国和欧盟之间新近达成一致给人们带来了希望,但特朗普一再拒绝欧洲提出的与中国携手合作的提议,并斥责欧盟比中国还要糟糕。这一事实表明,特朗普总统并不看好与美国传统盟友合作应对中国经济实践中的共同关切。尽管如此,如果美国和欧盟能够解决自身的贸易争端,并共同努力促进贸易自由化和改革世贸组织,那么将会为规则化的国际组织提供极大帮助,并将极大有助于追究中国的责任。

 

除此之外,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认为加强与欧盟之间的关系存在任何内在价值。不过特朗普已经表明愿意干预欧洲内部政治动态,以支持疑欧派的事业,例如,支持英国脱欧,并称鲍里斯·约翰逊会是一位伟大的首相,对意大利新晋民粹主义领导人朱塞佩·孔特指手画脚,以及严加抨击德国及其领导人安吉拉·默克尔。对于唐纳德·特朗普而言,欧盟代表了他在总统竞选中所反对的一切:多边主义、自由主义和支持全球化。

 

最终,大西洋两岸国家能够冰释前嫌自是令人欢迎,但特朗普仍然是非常不受欧洲国家欢迎的领导人,美国最新发表的贸易声明不会改变美国政府在欧洲各国心目中的形象。在巴黎气候协议和伊核协议等关键问题上的分歧可能会继续存在。然而,经济问题为陷入困境的跨大西洋关系提供了一个可能的合作领域和重新开始的机会。双方都应该设法利用特朗普-容克会晤所产生的积极势头,推进巩固双边关系,同时需记住,特朗普很容易改变主意,美国政府和欧洲国家之间仍有许多根本问题尚未解决。简而言之,大西洋两岸关系尚未真正走入死胡同,但要使其回到正轨,仅凭一场良好的白宫会晤还远远不够。

 

 

本文最初发表于《国会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