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的潜力巨大,不仅能够显著拉动经济增长,而且可以推进各个领域的关键技术创新。因此,中美两国均将5G视为“大国竞赛”的关键影响因素之一。美国认为 “ 5G是一场美国必须赢得的竞赛”,而中国则提出了“1G落后,2G追随,3G突破,4G同步,5G引领”的目标,将5G视为代表了信息通讯技术地位的重大飞跃。与其他传统领域的竞争不同,企业(其中以中国的华为公司最引人注目)而非政府在5G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不幸成为了地缘政治竞赛的一部分。尽管华为公司提供的产品具有低成本和高效率等明显优势,但该公司目前正承受巨大压力——越来越多的西方经济体将其排除在5G网络之外,特别是在英国撤消其使用华为技术的决定后。

吕晶华
吕晶华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网络政策倡议”项目的访问学者,她主要研究网络安全和中美国防关系等议题。
More >

支持禁用华为的理由有很多,包括监视和数据收集风险、易遭网络攻击、可安装杀伤性指令等等,这些理由表面看来似乎都是合理的。但公平而论,这些是在所有信息通讯技术产品中普遍存在的固有风险。那么,为何是华为令人如此恐慌?我们经常听到的答案是,华为与中国政府有着超乎寻常的紧密关系,并且往往伴随以下三大指控。但这些指控有足够的说服力吗?

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指控是,华为被迫遵守《国家情报法》和《网络安全法》等法律,将数据传输给中国政府。虽然确实有条例规定了企业有义务因国家安全考虑提供合作与协助,但根据中国著名网络安全法专家吴沈括教授的说法,对于该法律如何影响华为海外业务的解释并不准确。法律仅规定直接在中国境内运营的信通技术公司须履行此类义务,其海外子公司无须履行。另一方面,《民营企业境外投资经营行为规范》明确要求民企海外子公司遵守东道国(地区)的法律法规。总部位于伦敦的全球律师事务所——高伟绅律师事务所也认为:“中国法律从未赋权政府强迫电信设备公司安装后门或监听设备,或者从事任何可能危害网络安全的行为。”

第二个论点是,中国政府已向华为提供了多达750亿美元补贴,赋予其在5G市场中无与伦比的竞争优势。但实际上,企业获得政府用以支持高科技研发的补助是正常惯例。此外,有经审计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8年的十年里,华为从中国政府获得的直接补助总额(主要是研发奖励)仅占华为同期总销售额5140亿美元的0.3%。 欧盟2018年工业研发投资记分板显示,华为在研发方面的巨额投资在2018年达到150亿美元,这显然是其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在此报告所列的50家企业中,华为排名第五,而其主要竞争对手,例如思科、诺基亚和爱立信分别排名第二十五、第二十七和第四十三位。

第三个论点指出华为与政府的关系十分密切,概因其创始人任正非和其他一些员工有军队背景。众所周知,中国有着全球最多的军事人员数量。其现役部队目前有200万人, 2015年底的数据为230万人,之前这一数字则更为庞大。《解放军报》的报道显示,截至2018年7月,中国共有570万退役军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年轻时就退役,并以平民身份寻求第二份职业。对于世界各地的企业来说,雇用退役军事人员也很普遍,但是很少有人怀疑他们在幕后为政府工作。

从大多数中国人的角度来看,以上事实充分说明,由于地缘政治紧张态势加剧,中国身份现在可能成为企业的原罪。其影响将远远超出一个企业、一个行业或一个国家能掌控的范围。首先,如果商业决策由非市场力量驱动,那么在海外开展业务的其他中国企业将对尊重自由贸易原则和遵守国际规则的重要性产生质疑。其次,在观察华为和TikTok等其他公司的经历后,中国企业有可能更加内向自守,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外国企业能够占据的中国国内市场份额将减少,中国在国外市场的投资额也会降低,这会导致双边经济损失。第三,如果其他国家表现出愿意在大国5G竞争以及其他领域的竞争中站队,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一场人们不希望看到的高科技冷战将蓄势待发。在这样一场因地缘政治驱动使得企业被迫成为马前卒的5G竞赛中,还会有赢家吗?

本文英文版最初发表于意大利国际政治研究所(Itali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tudies)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