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际地缘政治变迁的角度而言,如何解读此次俄乌冲突爆发的战略意图及战略动机?

赵通
赵通的研究重点为战略性国际安全问题,包括核武器政策、军备控制、防扩散、导弹防御、高超音速武器、热点地区核问题以及亚太安全政策等。
More >

首先需要分清我们讨论的是谁的战略意图。应该注意到,俄罗斯很多战略学家、国际关系和国际安全政策学者都错误地判断了俄罗斯政府的战略意图。他们不但没有预测到自己的总统普京真的会对乌克兰发动大规模战争,而且至今不能理解这场战争的战略意图是什么、能给俄罗斯的长远战略利益带来哪些可见的好处。当然,对于普京和他身边不少有前军情系统背景的决策核心圈子来说,他们倾向以东西对抗、大国博弈、铁血地缘利益争夺等视角观察和理解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在西方衰退的大背景下,俄罗斯应该依靠自己的实力给自己打造一个长久的地缘政治缓冲带和势力范围,一劳永逸地给美国和北约在俄罗斯的后院地区立规矩、设限制。中美对抗升级的国际战略走势可能也让普京认为西方为了集中精力与中国竞争,也会选择安抚俄罗斯,而非对其行动进行强烈反制。普京个人也难免存在为自己进一步树立国内历史地位、打造“不朽”民族功绩和历史遗产的私心。

不少学者认为,此次俄乌冲突的矛盾核心根源在于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如何看待此次俄乌冲突的深层次根源?

俄罗斯与西方曲折龃龉的关系是一个核心因素。但西方与俄罗斯关系的潮涨潮落也与俄罗斯国内政治的演变不可分割。俄罗斯国内政治多元化的衰退、一元强力管理模式的复苏、采用铁腕手段平息国内外不稳定因素等趋势直接导致了西方与俄罗斯关系的疏离。近年来普京个人强人统治秩序的建立更加深了俄罗斯与西方的价值观冲突和彼此敌意。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开启全面转型的战略意愿曾一度带来双方关系的积极发展,但背负着沉重历史和观念包袱的俄罗斯最终没能摸索出一条成功的政治转型之路,并在普京执政后期不断重回与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和地缘政治对抗。这种对抗进一步加强了普京认为西方国家要通过颜色革命威胁俄罗斯政治安全和制度安全的认知,也使普京将北约东扩等集体安全行为看作对俄罗斯的战略打压和进攻。既然双方的对抗被认为是直接针对彼此最核心的利益,那么因此爆发剧烈的地缘政治事件的风险就很难避免。此次俄乌冲突并没有直接的导火索,而是这种长期的根本性对立终于导致普京决定选择这个时间点来一举重塑俄罗斯的地缘政治环境。

有种观点认为,俄罗斯此次发动对乌侵略,与其长期以来传统的大国沙文主义情结不可分割。这导致俄罗斯的极度不安全感,紧张局势一触即发。如何看待这一点?

只要是大国就难免有大国沙文主义情结,就像只要是人就难免有自私倾向一样。从历史上看,俄罗斯人民也曾一度体现出了与沙文主义相对立的国际主义奉献精神。所以恐怕不能简单下结论说俄罗斯作为一个民族或者国家具有特别的大国沙文主义传统。对大国沙文主义情结进行有效遏制依靠的是开放多元的国内舆论和政策环境。开放多元的国内环境可以使俄罗斯的专家、学者、媒体、公众以理性辩论的方式反思自己国家的政策,形成建设性的纠偏力量。遗憾的是,俄罗斯国内的这种环境正逐渐消散。俄罗斯政府媒体只报道对俄的正面信息,学者和公众也越来越不接受和讨论多元观点。随着俄罗斯封锁更多的国际社交媒体平台,单一的舆论和政策环境进一步巩固。这种环境难免滋生战略性的误解和误判。

例如,此次俄罗斯发动对乌战争的重要背景之一,就是俄罗斯认为乌克兰出现了严重的法西斯化,对乌克兰境内的俄罗斯族人进行了种族灭绝暴行。不可否认,乌克兰政府在处理国内民族关系方面的部分措施确实具有争议性。但是国际社会普遍不同意其严重性达到了俄罗斯政府所声称的程度,包括不少俄罗斯民众也不认可俄罗斯政府的定性。然而,单一舆论环境仍对相当一部分俄罗斯民众的认知塑造发挥了强大的潜移默化作用,使得不少俄罗斯民众将此具体问题上升到西方打压和地缘政治较量的层面,大大激化了矛盾的性质。因此,与其说是大国沙文主义情结导致了俄罗斯的极度不安全感,不如说是俄罗斯封闭的信息和舆论环境造成了俄罗斯与国际社会的事实认知和观念鸿沟。而后者才是导致双方威胁感知难以调和的根本原因。

此次俄乌冲突,会对欧洲及国际总体安全形势造成怎样的后果?这对于“后俄乌冲突”时代的国际秩序及国际格局走向有何影响?

很多西方的国际问题评论者将此次俄乌战争看作二战结束以来在欧洲爆发的最严重战争,使二战后确立的欧洲安全秩序受到直接挑战,所以它的战略影响将非常深刻。首先,西方国家与普京体制下的俄罗斯之间的双边关系出现彻底崩溃的风险。普京的行为被普遍认为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基本国际关系准则。俄罗斯以“超限战”的方式刻意制造冲突借口、广泛散布不实信息的做法更使得西方社会无法想象如何与这种行为方式的政府打交道。俄罗斯国家公信力和国际形象的丧失将深远影响俄罗斯与其它国家的关系,而西方国家同仇敌忾通过严厉经济制裁和向乌克兰直接提供武器等方式对俄罗斯进行强硬反制的力度也是俄罗斯未能预料的。双方对立严重升级的情况下,梅德韦杰夫威胁全面中止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并退出美俄双边核军控条约,普京也祭出核武器施压。这虽然暂时只是一种外交表态,但恐将继续刷新西方国家对普京政府不惜突破现有国际关系基本框架的担忧。在西方世界的眼中,普京政府的流氓形象已难以消弭。

其次,普京发动战争,直接促成了西方国家统一广泛的战略动员。之前还有不少西方国家,比如法国和德国,希望与俄罗斯维持稳定良好的战略关系。但俄乌一战极大扭转了这些较为中立国家继续进行平衡外交的希望。这些国家的对俄立场发生质的转变。虽然程度上也许存在不同,但这种转变类似于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导致不少欧洲国家放弃对德国的绥靖政策,最终促成对德统一战线的形成。

经过俄乌战争,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导力进一步恢复。其出色的情报收集和分享能力,是挫败俄罗斯虚假信息战、凝聚欧洲和其它西方国家认清俄罗斯战争意图的关键因素。拜登政府在协调西方盟友对俄进行经济制裁和外交反制方面发挥的领导力也得到了广泛认可。西方社会空前团结统一、普遍动员的趋势,也势必影响国际战略力量对比格局的长期演变。

最后,俄乌战争也会对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国家带来重大影响。西方社会对俄罗斯威胁感知的急剧上升势必也将转嫁到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其它国家身上。俄罗斯与其它国家进行实质结盟、携手对抗西方长期捍卫的国际体系和秩序成为西方国家必须面对的现实性梦魇。朝鲜在俄乌局势紧张之时重启导弹飞行试验,甚至可能恢复洲际弹道导弹飞行试验和地下核试验,进一步强化了西方国家的这种担心。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和包括日本、韩国在内的东亚国家进一步加强国防投入的趋势不可避免。当然,西方国家也会考虑适度主动缓解与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国家的关系,以避免它们真的形成更广泛的对抗西方的阵营。但是这能否实现将主要取决于这些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国家如何进行抉择。总体来看,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国家恐将面临更严峻的国际压力和更恶劣的国际环境,需要对自己的战略前景和道路选择进行清醒思考。

如何看待此次俄乌冲突升级加剧民族极端主义、全球供应链危机、油价上涨能源危机等“连锁反应”及后遗症?在热点冲突下,国际社会应当有哪些冷思考?

俄乌战争将如何收场目前仍不可知,目前看不到非常乐观的结局。但无论最终结局如何,西方世界在经受了剧烈震惊后,势必在一系列战略问题上做出深远调整,对国际地缘政治经济格局产生长远影响。西方国家将降低对俄罗斯能源及其它关键资源和产品的依赖,带动国际能源供应体系和整体供应链的调整。俄罗斯在能源出口受挫和受到史无前例的严厉经济制裁下,将不得不加强对其战略伙伴国家的经济依赖。这在某种程度上将使其战略伙伴国家受到更大的能源、经贸、外交政策压力。

从国际层面来看,油价上涨等经济阵痛是不可避免的战争之殇。但更危险的是进一步激化的国际政治对立和随之而来的战略军备竞赛复苏。就连被国内部分公众嘲讽为具有过强“圣母”情结和和平主义的西欧国家,也震惊于在人类文明进化到21世纪之时,还有国家肆意挑起大规模战争,并在战局不如意的情况下公然释放核威慑信号。于此,国际社会追求合作安全的长期努力遭到当头棒喝,国际军控和裁军努力将严重受挫。在人类还挣扎于世纪疫情及其带来的经济社会困境中时,国际政治格局出现的巨大不确定性和国际安全格局的急速恶化将给人类社会每个个体成员身上都笼罩了一层阴影。如果每个人都以漠然的心态“坐山观虎斗”,而不对人类的共同命运进行深刻的冷思考,那么国际社会的冷思考将无从谈起。

保罗·肯尼迪在其著作《大国兴衰》中,对国家过度扩张的危险做出了警告。他认为,军事力量与经济发展二者之间存在互动关系。代价高昂的军事行动会造成巨额赤字等问题,从而拖垮经济,并最终削弱而非加强国家安全。无论是北约东扩,还是俄罗斯此次声称的“自卫行动”,都应当引起国际战略安全家对于军事行动及其后果的一系列思考。如何看待这一点?

目前一些国家和社会中盛行以“丛林法则”视角理解国际问题,认为国际社会不存在客观的真相和绝对的道义,只有不断演变的利益和决定一切的实力。俄罗斯领导人普京似乎就是这种实力政治观念的信仰者。再加上俄罗斯国内日益单一封闭的舆论环境,强化了俄罗斯民众对己方正义和西方邪恶的黑白观念。两者相结合,不难理解为何俄罗斯会认为加强和充分使用自己的军事实力是捍卫国家安全、实现地区和平和国际稳定的最终出路。这种行为带来的国际反制和经济制裁进一步强化了俄罗斯认为西方原本就要遏制俄罗斯、打压俄罗斯的被害恐惧,从而进一步加强了军事发展和军力使用,与西方的全面对立进入恶性循环。这个过程中的经济代价可能对俄罗斯民众影响重大,但不一定是普京及其身边小决策圈的最核心关注点。他们甚至可能认为采取重大决断性的地缘政治行动是迫使西方社会最终接受和尊重俄罗斯、从而从根本上缓解俄罗斯经济困境的更有效出路。

由此来看,国际安全问题不是绝对的;只从单一视角理解国际安全问题是危险的。如何认识国际安全问题及其背后的成因才真正决定着一个国家的走向及其与国际社会的关系。俄罗斯领导人选择代价高昂的军事行动从根本上反映的是俄罗斯决策层与西方社会的深层观念分歧和世界观差异。缓解这种差异不是没有办法,但一个开放、多元、健全的国内信息和舆论环境是对这种差异进行有效认知并对其后果进行有效管控的必要条件。从这个角度来看,大国的兴衰最终还是由国内的内在因素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