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争鸣 Opinion and Debate

对美国的领导地位至关重要的同盟关系
Alliances Key to U.S. Leadership

威廉•伯恩斯(William J. Burns),《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2015年7月21日

美国和中国为争夺世界秩序的主导地位而不断斗争。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华盛顿特区)会长威廉·伯恩斯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就中国崛起、美国在国际社会扮演的角色及中东地区的最新动态侃侃而谈。访谈内容摘录如下:

春原刚(Tsuyoshi Sunohara):如何在短期内改善美俄关系?

威廉•伯恩斯:在我屡经波折的外交生涯中,曾多次接触到复杂的美俄关系问题。美俄关系的发展历程中,郑重的承诺、尖锐的对抗和长久的分歧相互交织。欧洲自冷战结束以来一直是完整、自由与和平的,但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干涉东乌克兰事务、威胁邻国并破坏《中导条约》,对欧洲构成严重威胁。我认为,今后俄罗斯还会给美国及其欧洲伙伴和其他盟友带来更多问题。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变得更加棘手且极具威胁性。俄罗斯是国际关系中举足轻重的行为体,是石油碳氢化合物的主要生产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核武库。客观说,即使俄罗斯的影响力在人口数量和经济等重要领域都已经被削弱,美国也不应对俄罗斯的影响力置若罔闻。在防止伊朗和朝鲜的核扩散,应对其他国家的核问题及反恐等特定领域,美俄合作至关重要。妥善处理“伊斯兰国”问题符合俄罗斯的利益,而不是给美国帮忙。

《明斯克协议》为乌克兰停火及重启外交协商构建了明智的框架。修复多方的关系将异常困难,俄罗斯与美国应认识到双方长期不和对彼此都不利,修复美俄关系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需要双方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和智慧。

我们应如何在亚太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应对中国的崛起?

亚太地区是21世纪发展最快、机会最多的地区,中国的崛起等当代最重要的地缘政治趋势正逐步显现出来。这一现实虽然会带来诸多挑战,但美国未必需要与中国发生正面冲突。

我们应与中国维持合作与竞争并存的稳定局面。这需要我们扩大共识、态度坚决地处理分歧,巩固与合作伙伴的联系并加强地区建设。我们的同盟体系应是上述举措的核心,这也正是振兴美日同盟和改善美国与盟友(尤其是日本和韩国)之间关系显得重要的原因。

展望未来,我认为中美关系势必成为美国外交政策及不断发展的国际体系的重心所在。我认为,美国的对华政策,以及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的美国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视程度,都将有很大的延续性,在奥巴马的剩余任期及未来,无论谁当选总统。

我认为,只有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亚洲开发银行等采用国际高标准的机构互为补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新建机构才有存在价值。重要的不是这些机构形成的原因,而是支配其运营的体系。正因为此,我认为,美国和日本应采取积极、建设性的态度,确保上述高标准能让该机构行之有效。这才是目前最有意义的焦点问题。

很多问题的解决都取决于亚投行的发展情况,如果它符合上述标准,我认为将来美国和日本没有理由不考虑与其进行深层次的合作,甚至成为其成员国。

至于南中国海的领土争端问题,我认为继续遵循相关国际法规及外交理念是非常重要的。

您如何看待叙利亚和“伊斯兰国”的局势及中东地区近来的事态?

叙利亚及更多地区的人道主义悲剧惨不忍睹,但不容忽视。《阿拉伯国家人类发展报告》详尽描述了十多年前的政府危机管理,在国内动乱和外部干预的双重催化下,众独裁者严防死守的秘密最终浮出水面。

阿拉伯社会尽力填补随之而来的空白并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愿景。多方势力各怀鬼胎,各有所图:缺乏归属感的逊尼派阿拉伯人的不满情绪正中“伊斯兰国”的下怀,伊朗希望借机巩固自身地位,四面楚歌的逊尼派独裁统治者则试图重揽大权。

阿拉伯国家是否会走上多元化和经济现代化道路不是美国或日本可以决定的。不过,我们可以通过维持短期的地区秩序和平衡局势,或为其现代化建设提供长期性投资,帮助其营造一个好的环境,以便解决首要的问题。“伊斯兰国”是一股极其危险的颠覆性力量,美国有必要继续领导广泛的同盟以捍卫在伊拉克的成果,支持伊拉克政府的长期政治军事战略,包括慎重考虑伊拉克逊尼派阿拉伯人的未来。

您如何看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期的美国之行?

我认为美日同盟目前是将来也仍会是美国参与亚洲乃至全球事务的基石。安倍首相希望日本能“为和平事业作出积极贡献”,这也是奥巴马政府和美国国会乐于看到的美好愿景。我认为安倍首相4月份在国会山受到的热情接待体现了双方巩固合作关系的坚实基础。在面对朝鲜挑衅、中东难民危机、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等重大问题时,美日通力合作比两国各行其是更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

您如何看待21世纪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

不可否认,如今的国际格局变得更复杂、更拥挤,竞争日趋白热化。但我对美国的领导地位和美国一贯的能力依然乐观,在盟友和合作伙伴的通力协助下,美国有能力构建可保护美国利益的地区秩序和世界秩序,并造福于更广泛的国际社会。

美国只有在与强大的盟友协作时才能发挥出最佳状态。我一直推崇美日同盟的重要性。我认为它是美国未来亚洲战略的基石。当然,美韩同盟同样重要。

卡内基动态 Carnegie News

美韩联盟和东北亚地区之未来
The Future of the U.S.-Korea Alliance and Northeast Asia

黄震夏(Hwang Jin-ha),柳明桓(Yu Myung-hwan),凯瑟琳•斯蒂芬斯(Kathleen Stephens),李维亚(Evans Revere),包道格(Douglas H. Paal),唐纳德•曼祖洛(Donald Manzullo),金杜妍(Duyeon Kim),华盛顿特区,2015年7月15日

美韩关系已由过去为防止韩国遭受他国入侵而建立的军事战略联盟发展为“全方位的战略联盟”,联盟范围扩大,不再仅限于安全领域。然而,关于这种联盟更广阔的发展前景,也逐渐拉开序幕。因韩国爆发中东呼吸综合症疫情,奥巴马-朴槿惠会晤将延期进行。现在,双方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巩固议程,不仅再次确认双方之间强有力的联盟关系,同时,也针对当前热门的区域和全球问题设立合作目标。感谢您加入美韩政治家对话,此次对话聚焦峰会议程的关键问题,同时也关注联盟国应如何应对当下的区域挑战,并加快现代化进程以应对21世纪新出现的全球威胁。包道格先生和唐纳德•曼祖洛先生发表开场致词。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黄震夏先生作主题发言,之后进入专题讨论会。讨论会由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员金杜妍女士主持。

本次会议由美国韩国经济研究所联合举办。

管理中国石油焦
Managing China’s Petcoke

王韬(Wang Tao),理查德•拉坦奇奥(Richard Lattanzio),华盛顿特区,2015年7月15日

石油焦是石油提炼的一种副产物,其中含有诸多污染物,在中国,石油焦已悄然成为煤的廉价替代品。目前,中国使用的很大一部分石油焦均从美国进口,而在美国,石油焦却被认为是废料。目前,北京正致力于减少对煤炭的使用以保护环境,但中国决策者却对石油焦消费的影响缺乏全面了解。

信息匮乏为北京解决空气污染问题、应对气候变化和有效监管不断上升的石油焦消费量带来了重大挑战,而中国将继续更多地依赖于重质油和非常规石油供应。

从海洋战争到海上繁荣
From Ocean of War to Ocean of Prosperity

武居智久(Tomohisa Takei),托马斯•卡罗瑟斯(Thomas Carothers),华盛顿特区,2015年7月29日

在过去的二百年,西太平洋海域见证了一段有关战争、和平、发展、现代化和繁荣的历史。该地区丰富的资源对于周边国家的稳定发展至关重要, 在海洋运输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日本海上自卫队海上幕僚长武居智久上将将围绕美日关系的发展态势、日本在该地区的作用,以及未来印度-太平洋区内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畅谈个人见解。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托马斯•卡罗瑟斯将担任主持人。

卡内基中文网最新更新What's New on Carnegie ChinaNets

中国高买低卖骗局带来的问题
The Problem With the Buy-High, Sell-Low Scheme in China
韩实(Shi Han),《外交学者》(The Diplomat),2015年7月1日

中国国企高管的创收能力远不及西方同行。多家国企(SOE)无视资本市场低买高卖的基本规律,反其道而行之,高价购入产品后以比竞品更低的价格出售,以此蒙混政府。企业高管以此赚取高额回扣。

论美国在南海安全问题中的角色
America’s Security Rol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史文(Michael D. Swaine),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亚太事务小组委员会听证会陈词,2015年7月23日

对美国而言,南中国海是亚太地区的重要区域,原因有三:其一,那里是出入东亚的海上贸易主通道的一部分,对美国海军意义重大;其二,中国和附近数个东南亚国家(包括美国的盟友菲律宾)就多座小岛、暗礁、环礁和岩石的主权之争令紧张关系不断升级,或将引发冲突,破坏地区稳定;其三,中国政府可能利用其在该地区日益提升的影响力扩大势力范围,损害美国的利益。

论“特殊关系”对美国的必要性
Does America Need New ‘Special Relationships’?

戴维•罗斯考夫(David Rothkopf),《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2015年8月4日

美国与传统盟友的关系正濒临崩溃。美国的全球同盟体系是其无可匹敌的国际影响力的关键组成部分,对这一重要防御机制已存在的损害进行修复,将是下一任美国总统的首要任务。

从股灾中吸取教训
Learning from China’s Equity Bubble
黄育川(Yukon Huang),财新网(Caixin Online),2015年8月17日

由于股市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的作用相对来说并不重要,近期股市震荡对经济的影响很有限。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领导层能不能从这一经历中吸取教训。

学者文摘Scholarly Publications

《化圆为方:坚持原则,接受模糊》
Squaring the Circle: Adhering to Principle, Embracing Ambiguity

容安澜(Alan D. Romberg), 《中国领导观察》 (China Leadership Monitor),第47期

今年四月中旬,民进党正式提名蔡英文为台湾2016年总统候选人。鉴于国民党在去年的九合一选举中惨败,蔡英文的支持率在从提名开始就高于国民党的诸多潜在竞选对手。随后,国民党在七月中旬提名了现任立法院副院长洪秀柱为该党2016年的总统候选人。本文作者通过对蔡英文接受提名后的言论,以及“朱习会”后两岸的表态进行分析,结合美国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指出蔡英文可能会在处理两岸关系的问题上保持一定的弹性。此外,作者也指出,尽管大陆方面坚持以“一个中国”处理两岸关系的原则不动摇,但其的表态也有一些细微变化。

首先,作者分析了蔡英文接受民进党提名前后几次讲话的内容。作者指出,蔡英文想要在与大陆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和坚持民进党保持台湾主权独立的准则间寻求平衡。在四月初的民进党中国事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蔡英文将“维持两岸现状”与“维系台海和平及持续两岸关系稳定发展”画上了等号。很快,一些“深绿”党员便要求蔡英文澄清“现状”的含义。随后,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发表的讲话中,她表示:“在当选总统之后,我将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依循普遍民意,持续推动两岸关系的和平稳定发展。”事实上,蔡英文想避免发表在中国大陆造成负面影响的言论,她也多次表示她的工作中心应该集中在岛内事务上,包括岛内经济发展,收入分配以及食品安全等问题。这一点也是她对马英九政府过于集中在处理两岸关系问题上的批评。

接下来作者对在5月4日举行的“朱习会”所提到的内容进行了分析。在会晤中,国民党主席朱立伦提到台湾加入亚投行(Asian Infrastructure and Investment Bank, AIIB),中国大陆提出的“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倡议以及东盟所提倡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框架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的愿望。但是,大陆仅仅表达了对台湾想要参与欢迎的态度,并指出台湾应以适当名义参与。习近平在会晤的致辞中表示两岸关系处于新的重要节点上,两岸关系路应该如何走,是摆在两岸所有政党和社会各界面前的一个重大问题。

最后,作者探究了美国对台湾2016年大选以及两岸关系所采取的立场。作者指出,美国努力在台湾2016年大选中保持中立的立场。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iel Russel) 还表示: “美国在和平和稳定的两岸关系中有着重大且持久的利益。” 作者指出美国也希望中国大陆方面灵活处理台湾问题并保持克制。在结尾处,作者也表示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也取决于台湾是否能够与中国大陆保持有效和建设性的关系。

返回目录 ↑

《从战略合作关系到战略联盟?澳大利亚与日本安全合作以及亚太地区形势分析》
From Strategic Partnership to Strategic AllianceAustralia-Japan Security Ties and the Asia-Pacific

托马斯•威尔金斯(Thomas S. Wilkins), 《亚洲政策》(Asian Policy),2015年7月,第81-111页

文章探讨了澳大利亚和日本之间逐步成熟的安全合作关系,同时评估其对美国和其他地区的影响。澳大利亚和日本致力于构建一种特殊的战略合作关系,不仅仅局限于传统的联盟,而是一种能够同时影响外交,安全和经济合作的创新机制。双方于2007年签署《安全合作联合声明》(Joint Declaration on Security Cooperation),2010年和2012年分别签订《获得和相互支援协定》(Acquisition and Cross Service Agreement)和《信息安全协议》(Information Security Agreement),在过去十年间也一直举行2+2外交和国防部长会议。本篇文章将从三个方面对日澳安全合作关系进行阐述:

首先,由于战略合作关系和战略联盟之间仍存在定义性的矛盾,学者们认为澳日双边关系并不能被定义为联盟关系,因为双方之间并不存在军事防卫合作。联盟的形成更多是为防范军事威胁。如今,连美国也将与其余盟国的关系定性为战略合作伙伴和盟国。

其二,作者分别从澳大利亚和日本的角度考虑了推动战略合作关系的背后力量,澳方认为日本经济、科技实力强劲,在国际议题例如“去核化”上双方步调一致,所以与日本的合作更有利于提升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澳大利亚把其视为外交政策的核心所在,是因为双方合作有力于改变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局外人”的尴尬地位,而日本认为双方更多地是一种地域性合作。而且,安全合作使得双方更为积极地应对传统与非传统的安全挑战,并加强双方的国防军事实力。

随后,作者从中美两方的角度评估新型的安全模式,以及其如何巩固现有的美国主导的地域辐射状安全系统,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再平衡计划将借此契机改善美国的联盟系统,为此美国鼓励盟国之间发展双边甚至多边的战略合作关系,以便对抗中国的快速崛起。

最后作者提出,澳大利亚和日本的战略合作关系作为一种新兴的安全合作机制不足以被称为联盟,双方均把它认为是有利于共同国家利益的双边合作关系。其次,它有利于巩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联盟系统,从长期来看也能够抵抗美国在亚太地区逐渐减弱的影响力。

返回目录 ↑

《新兴大国如何发声?理论学者,本国知情者和半官方学者在国际关系领域的讨论中所扮演的角色》
How Can Emerging Powers Speak? On Theorists, Native Informants and Quasi-Official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Discourse

彼得•克里斯坦森(Peter Marcus Kristensen), 《第三世界季刊》(Third World Quarterly),2015年5月18日

在国际关系领域的讨论中,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大国引起的关注越来越大。然而,这些国家学者的观点很少能在主流讨论中展现。本文作者通过对国际关系主流期刊中三国学者所发表的文章的数量、主题以及学者的背景进行分析,发现研究理论的学者很少有本国独特的国关理论创新得以发表,大部分学者都作为本国事务知情者的身份参与到以欧美国关体系为主导的讨论中。此外,还有一部分学者有着官方的背景,因此他们的文章有时也会采用代表本国发言的论调。总体而言,作者指出目前国际关系领域的讨论依然以欧美国际关系学者为主导,由他们来提出国关理论,并指定讨论模式。

首先,作者对新兴国家的国际关系类文章在整个国际关系学科中所占的比例和总体情况进行了论述。作者利用了汤森·路透公司 (Thomson Reuters)的 Web of Science数据库进行统计发现,以中国为主题的文章只占到总体的8%。而以印度和巴西为主题的文章占总体的百分比更小于2%。作者指出,其中的一个原因是由于中国国内不断增长的国际关系论文需求,以及诸如由清华大学主办的《中国国际政治科学杂志》(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CJIP)等集中讲述中国崛起和中国自身的想法和理论。这类杂志可以被看作是将中国国际关系理论推广到以欧美为主导的国际关系体系的排头兵。

接下来,作者研究了发表自新兴国家的探究国际关系理论的文章。这类仅讨论理论的文章十分少见。仅有的几篇也只是基于欧美主流国关理论进行的论述,实际应用也是在相应的国家。作者发现这些文章中并没有一个“中国学派”或是“巴西思维”等本土理论的存在。在本国知情者类型的文章中,新兴国家的学者能够很权威地就本国的问题进行论述。但是,这仅仅局限于本国的事务,很少有学者对其他国家的论述得到认可。只有当学者讨论本国历史文化的时候才会获得接受。印度学者不仅能够向主流国关讨论提供来自本国的观点和知识,他们还针对西方国家的安全担忧进行回应。第三类文章便是半官方的论调。这类文章主要是由一些兼为顾问、外交官、政府官员等职务的学者发表。主流国关对其感兴趣主要是因为其展现了一国对世界及其在世界上地位的看法。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王缉思教授在《外交》杂志(Foreign Affairs)上所发表的文章。王教授不仅展示了中国的观点,还使用了《外交》杂志惯用的现实政治的论述方式。与之类似,一篇在《外交》杂志上发表的印度学者文章,针对美国对印度想要发展核武器和利用核能的负面态度进行了批判。这类文章的作者会运用“在本国看来”、“本国的态度”等词语代表一个国家进行论述。这一特点在巴西学者的文章中也可以体现出来。

最后,作者总结指出:单从数量上来看,新兴国家仍然不能够在主流国关期刊上占有重要地位。但个中缘由究竟是新兴国家的学者没有试图去发表文章还是欧美主流国关期刊没有接受和倾听则很难判断。新兴国家的国关理论学者的论述并没有与主流国关的观点有很大的不同。在主流国关期刊中也不存在有“第三世界观点”或是本国独有的理论。此外,作者还发现本国知情者和半官方学者在论述新兴国家的时候,总是从安全的视角去论述。无论讨论的问题是什么,他们都会把这一问题放在安全领域进行讨论。因此,作者最后质疑新兴国家的国关学者能否不以回应西方的理论和安全担忧为主题,而在国际关系期刊中发文。

返回目录 ↑

2025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in 2025
甘浩森(Roy Kamphausen),赖大卫(David Lai)主编,战略研究所与美国陆军战争学院出版社(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and U.S. Army War College Press,),2015年7月

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近几年来加速现代化以及中国军费开支增加,人们对解放军未来的走向一直保持密切关注。本书的多位作者及时从国内、国际和科技因素分析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并提出解放军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以及其对区域、世界和中美关系的意义。

首先,作者观察到习近平主席上台后采取的一系列巩固权力的做法,包括建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 以及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Central Leading Group for Comprehensive Deepening of Reforms, CLGCDR)。此外,最受外界关注的是反腐倡廉的一系列事态,其中包括对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违纪的查处和开除党籍的处分。与此同时,中国对有争议岛屿的利益诉求越来越强烈。中国在东海设立防空识别区(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 ADIZ) 的决定也招来美国方面同样强硬的回应—包括派B-52轰炸机飞越防空识别区以及美国总统重申《美日安保条约》(US-Japan Security Treaty)适用于钓鱼岛。

接着,作者分析了影响解放军现代化进程的国内、国外和科技因素。作者指出这三类因素都不是孤立的,而是动态且相互联系的关系。作者将国内社会稳定、民族主义的作用、关于政权合法性的担忧、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危机意识、以及以习近平为领导的新一代领导班子归为国内主要影响因素。而外界因素主要有地区国家、中美关系、中国不断增长的海外利益和国家安全利益以及中国想要获取的武器装备。在科技因素上,作者指出由于中国军队现代化的时间较晚,后发优势使其得以跨过多个发展阶段。但解放军目前的科技创新和现代化还面临着多重障碍,中国军工业也缺乏生产尖端武器的经验和能力。

随后,作者探究了解放军未来的四个发展可能——集中于周边、区域化并具有一定投射能力、全球扩张或军力衰弱。作者认为一个集中于地区问题的解放军能够有更强的投射力量能力。而如果想要进行全球扩张,则需要跨越多个门槛并对其作战原则、战略和兵力部署做出较大改变。当然,一个在全球范围内部署的解放军可以帮助中国更好地实现地区范围之外的战略目标。此外,作者认为解放军军力衰弱也是有一定可能性的。如果国内社会不稳定或经济衰退,解放军就需要从现代化进程中抽出精力解决国内稳定和自我防御的问题。

最后,作者分析了解放军的现代化将会如何影响周边各国以及中美关系。作者认为中国军队的现代化进程无论如何都会对周边造成威胁。韩国、日本、台湾和越南也都会继续原有的军事现代化进程。而印度和澳大利亚则会对中国海军的军事现代化感到忧虑。中国可以通过政治、经济和外交途径缓解周边国家和地区的担忧。就国际体系而言,作者认为解放军是一个“温和的修正主义势力”。真正会影响中国在国际体系行为的因素主要有——中国避免与美国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的经济纽带,中国国内和地区的稳定,以及中美实力对比。对于中美关系而言,作者认为如果解放军发展成为以区域为中心的军事力量的话,中美两国的关系还是可以管控的。

本书作者对解放军潜在现代化进程的路线和任务重心,以及这些潜在变化将会如何影响周边各国进行了论述,并对解放军未来对内和对外的发展方向进行了详尽分析。

返回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