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

    • 研究

    从利比亚看中国在非洲投资的政治风险

    非洲一些国家的政治社会动荡先后对中国投资造成过损失;利比亚即为最近的一例。中国在利比亚的损失有哪些,数额是多少?中国采取了哪些损失控制措施?政治风险评估是否会因此在中国对外投资决策中得到更大的重视?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是否发生变化?中国未来在面对投资国政局发生动荡的情况下应如何处理?

    • 网络评论

    为何埃及应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重中之重

    埃及作为阿拉伯世界的心脏,决定了“阿拉伯之春”的成败与否。作者就美国应该如何援助埃及民主化提出了几点建议。

    • 网络评论

    弄巧成拙的对埃民主推广政策

    作者认为美国在帮助埃及发展政党和促进民主化的过程中,不能偏袒非宗教党派而摒弃穆斯林兄弟会;应该将推广民主原则同左右竞选结果划清界限,要么向所有合法注册的非暴力政党提供帮助、开放培训,要么撤消对任何政党的援助。如果想让民主植根于埃及的社会政治生活之中,美国政府首先要建立自身的信誉。从开放和包容等民主原则而不是从政治袒护和铲除异己出发,将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 网络评论

    基地组织面临意识形态危机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民主与法制项目的高级研究员艾姆尔•哈姆扎维(Amr Hamzawy)认为,自2001年以来,阿拉伯自由派越来越坚定地推进渐进的民主改革,他们的声音引起许多阿拉伯阶层的注意。本•拉登担忧这种形势发展,因为它破坏了恐怖路线的存在基础。基地组织的领导人不仅在地缘上也在政治上陷入孤立,其激进、好战的计划大大失去了吸引力,阿拉伯人改变了心意。国境线不再是地图上的划界。

    • 研究

    欧盟和美国在中东及北非的自由贸易协定

    论文分析了美欧与中东及北非国家(MENA)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影响与意义。本文为该报告的摘要。

    • 网络评论

    利用前恐怖分子现身说法反恐

    印尼的反恐斗争取得了新的进展。其近期所取得的成就主要归功于一个更温和、创新的战略:雇佣前“圣战”成员以现身说法的方式来教育有可能被诱惑加入恐怖组织的“高危”人群与普通民众。反恐斗争不仅需要直接的武力打击,更需要民众在各方面的支持与协作。这种战略能有效地争取民众的支持,并从心理层面上摧毁恐怖组织雇佣新人的逻辑基础。这种被称为“非激进化”项目的反恐策略也逐渐被其他一些恐怖活动猖獗的国家所采用并推广。

    • 研究

    中国与达尔富尔

    自2003年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冲突愈演愈烈以来,国际社会对达尔富尔问题予以了突出的关注。中国政府由于其与苏丹政府之间的友好关系,也不断引来了国际社会众多的非议。本期《卡内基中国透视》采访了前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太资深主任、现任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项目主任贝德(Jeff Bader),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访问学者、《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的特约记者与《美国展望》(The American Prospect)的高级通讯员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与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政府团体——拯救达尔富尔联盟(Save Darfur Coalition)组织的发言人艾伦•布鲁克斯-拉舒尔(Allyn Brooks-Lasure)。三人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达尔富尔问题与中国在此问题上的立场。

    • 网络评论

    克服两级分化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民主与法制项目高级研究员艾姆尔 • 哈姆扎维 ( Amr Hamzawy ) 在其最近发表的《克服两极分化》一文中呼吁阿拉伯国家克服政治中日益严重的抵抗派与温和派的两极分化状况,并进行民主改革,以避免伊拉克与黎巴嫩悲剧在其他阿拉伯国家重演。抵抗派主张强硬抵抗美国和以色列试图在中东“共建霸权”的计划,但他们寻求垄断的权力并运用专横的方式,无视能够带来社会广泛共识的民主手段。缓和派则倾向于通过协商化解危机,以免放弃阿拉伯人实现稳定和经济发展的最后希望。但他们的力量被布什政府在过去几年的做法严重削弱了,尤其是当缓和派对大国采取退让政策的时候,他们的主张似乎远离了大众。阿拉伯世界的希望在于各种政治力量放弃对立,转向多元化和多样化,在保证平等的公民权和公众参与的前提下,使其主张和做法更符合民主一体化的原则。

    • 网络评论

    民主促进中的逆流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国际政治和治理研究副总裁托马斯•卡罗瑟斯(Thomas Carothers)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文章说,布什总统把促进民主作为其外交政策的主旨,这无疑在全世界引发了不安。一些独裁政府称,反对西方的民主促进,并不是反对民主本身,而是反对美国的干涉主义,这为它们赢得了坚实的民众同情。

    • 网络评论

    给公正应有的地位

    美国的政治经济理念不仅包括自由,还包括公正。遗憾的是,布什总统只注重在全世界推广自由,却忽略了公平的观念,导致最近几年美国的外交政策都是靠一条腿蹒跚而行。美国面临的反对来自于激进的伊斯兰教徒,以及那些因全球化造成的不公平和不稳定而谴责美国的人。这两个群体都担心美国积极拥护的自由实际上会成为富人和掌权者利用穷人和弱势群体的工具。他们以公平的名义发动了反美斗争。

Please note...

You are leaving the website for 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and entering a website for another of Carnegie's global centers.

请注意...

你将离开清华—卡内基中心网站,进入卡内基其他全球中心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