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西利·特利斯二十多年来建言献策,其重要的研究成果塑造并支撑起了密切的美印关系。他表示目睹美国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及该秩序对美印关系的意义表现出来的冷漠、反感,颇令人沮丧。以下摘自S. Raghotham对他的采访:

问:以往莫迪访美之前,媒体都会大肆宣扬美印关系。此次莫迪与特朗谱的会晤之前却出奇地平静,您预计这次会面会进展如何?

莫迪总理与特朗普总统的会面情况无法预测。特朗普总统不按常理出牌,所以根本无法预测。不过大家都说他对自己喜欢的领导人很亲切,虽然非常直率。特朗普总统和莫迪总理此前曾有过愉快的交谈,不过并未涉及实质内容。莫迪此次访问有机会让双方领导人深入交流。两国正努力增进访问成效,努力展现出特朗普重视美印合作关系的姿态。

问:根据特朗普对美国宏观战略、美国在亚洲的地位、H1-B签证和巴黎气候协议等议题的观点或决策,您认为他对印度的看法如何?

特朗普总统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的看法显然与前几任总统不同。他迄今所作的决定可能会削弱美国重要的国家利益——以及印度的利益。但特朗普同样与前几任总统不同的是,他似乎能够大幅调整政策路径。莫迪现在有机会摸清特朗普的品性,向其阐明印度的利益,并说明印度的利益给美国带来的机会。我认为莫迪总理不能改变特朗普的世界观,但他可以帮助特朗普将印度看作机遇而非问题。

问:特朗普起初针对中国的言论在他会见习近平主席后完全变了调,这是否会令印度不安?

特朗普对华态度的180度大转变确实令人不安。不过我认为此举的主要诱因是日益迫切的朝鲜问题。特朗普认识到中国在朝鲜问题上可以扮演重要角色,有意与习近平形成伙伴关系,从而希望习近平能够帮助扼制朝鲜的核计划。我个人对习近平能否实现特朗普的愿望持怀疑态度,政府中的许多高层官员也持同样立场。所以等到习近平不能实现其愿望之时——这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会不会的问题——特朗普很可能再次反转,回归其原来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不管特朗普现在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不会改变中美两国是战略竞争对手的客观事实。希望这位信奉“美国优先”的总统能够提早(而不是推后)确认这一事实。

问:布什和奥巴马当政期间,都是美国推动美印关系的议程。特朗普对美印关系是否足够重视,能继续那样的做法?或者,这次会面对于莫迪而言会类似“请把这支笔卖给我”的考验,考验莫迪能够说服特朗普相信美印关系的重要性?

我认为特朗普凭借其直觉对印度的重要性有所认知。不过特朗普与布什,奥巴马总统不同的是,他并未从印度对理想的全球架构的作用这一角度来认知印度的重要性——至少现在没有。事实上,他似乎对任何有关国际秩序的观念深感不适。所以,阐释印度重要性的担子就落到了莫迪总理身上。考虑到特朗普的世界观,我不会强调印度对国际秩序之类的价值,仅会强调印度在双边利益方面的价值。

问:美国对美印经济关系还有哪些不满?莫迪已经放开各行各业接受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了商业便利。为什么双边经济关系没有进展?

莫迪确实放开了印度经济接受外商投资,不过在调整印度陈旧的贸易政策动作寥寥。从贸易角度而言,印度仍然相当封闭。美国的不满主要围绕贸易自由化问题。

问:特朗普自视为交易能手,莫迪也是如此,您认为两位能否真正达成大交易?如果能,会是什么交易?

两位领导人确实都是交易能手,不过我认为现在还没到达成大交易的时机。如果印度国防采购进程得到快速推进,那么莫迪有可能带来一些引人注目的“礼物”。但由于印度政府不确定美国目前对印态度(这是合理的担忧),加之印度国防采购进展缓慢,因此目前几乎没有东西可以让双方为之一振。印度可能会满足美国长期以来对市场准入的渴望——美国多年来一直要求向印度出口家禽、杏仁等产品——即使莫迪同意就此采取行动,我认为也很难称之为“大交易”。特朗普重视的不是推进外交政策,而是取得经济利益:印度的市场准入放宽、印度大量采购美国商品 、印度增加在美投资等等。我相信特朗普会欢迎这方面的“礼物”。特朗普方面也会给予重要回馈——美国在很多领域仍有在台面上拿得出手的东西——但具体内容我们还得继续观察。

问:两国曾经有一段时间谈论过战略伙伴关系。早前是印度迟疑不决,直到莫迪表示要克服“历史的犹豫”。现在似乎又是美国不感兴趣。举例来说,双方防务关系现已停滞。

防务关系确实出现停滞,不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特朗普政府人员尚未齐备,也未制定印度政策。所以,想必特朗普难以对双边防务合作的细节有太多想法。我认为特朗普总体上明白印度的重要性,此次访问也是他巩固对印直觉,让这些直觉认知成为其对印政策路径的主要前提的一次机会。印度应当尽力落实战略伙伴关系的承诺。双方达成深入友好关系在长期看来是有道理也有必要的,显然长过特朗普的执政期。莫迪应该尽最大努力维持他和前几任总理与美国政府交往的成果,同时准备好在条件适当的时候“加倍下注”。

问:我们谈论的美印合作正值中国崛起。考虑到中国近年来的迅速崛起,印度和美国有没有时间继续看似永无止境的“调情”而不“联姻”?

不,我们没有时间了。所以看着对一位美国下了很大赌注(也是形势所需)的印度总理,现在面临中国的日益强势以及美国对自由国际秩序的冷漠和反感,又不得不自卫性地考虑保护自己的投入,这让我非常沮丧。

本文原载于《亚洲时代报》(Asian 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