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中国对金钱还是对导弹更感兴趣?美国是否会像曾经胁制前苏联一样试图去牵制中国?中美这两大国是否注定要采取斗争来一决雌雄?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和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米尔谢默就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挣钱,而不是战争*
布热津斯基


今天,在东亚,中国正在崛起——到目前为止还是和平地崛起。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中国对其历史的某些部分怀有愤恨甚至感到羞耻。民族主义是一股重要的力量,而且对外部问题——特别是台湾问题——中国国内存在着严重的不满。但是,冲突并非不可避免,中国领导者并不想在军事上挑战美国,他们关注的重点依然是经济发展,以及赢得别国对其大国地位的承认。

中国关注甚至近乎痴迷于自身上升的轨迹。当我在不久前和中国高层领导会谈的时候,令我印象深刻是不断地有人请我就今后15或20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作出预测。不久前,中共中央政治局邀请了两位杰出的、在西方接受教育培训的教授参加了一次特别会议。与会者的任务是分析15世纪以来的九个主要强国,以便发现这些强国强盛以及衰落的原因。对于一个广袤、复杂的国家的高层领导而言,这是一项有趣的训练。

这种对过去强国的经历的关注可以引发出一个结论:政治理论和历史的铁的规则指向了一些不可避免的碰撞或冲突。但也有其他不同的政治现实。在接下来的五年里,中国将主办几项重要的活动,而这些活动将限制中国的外交政策行为。当然2008年的奥运会是其中最重要的。北京奥运会的经济和心理投资的规模是惊人的。我的估计是,北京奥运会的组织形式将会豪华盛大。毫无疑问,中国希望在奥运会上获胜。另一个重要的时间是2010年,中国将在上海举办世界博览会。对于中国来说,成功地组织这些国际活动十分重要,这也暗示着一种谨慎的对外政策将会占主导地位。

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中国决心维持它的经济增长。对抗性的对外政策可能中断这种增长,损害数亿的中国人口,威胁中国共产党对权力的控制。看来中国领导者不仅对于中国的崛起,还对中国依然存在的软肋显得有理性、有意识和有算计。

随着中国地区地位上升和中国“势力范围”的扩展,摩擦将不可避免地产生。今后美国的势力可能会减弱,日本影响力的衰减将提高中国的区域领导力。但要出现真正的冲突,中国需要一支能够和美国对抗的军事力量。在战略层面,中国继续保持着最低限度的防御威慑姿态。在掌握核武器技术40年后,中国只有24枚弹道导弹可以攻击美国。即使在战略战争领域之外,一个国家在进入有限战争之前,必须拥有能实现其政治目标的能力。当中国非常容易受到美国封锁和孤立时,很难设想脆弱的中国如何能够促进其目的。如果发生冲突,中国的海上贸易将完全停止,石油的流入也会停止,中国的经济将会窒息瘫痪。

我的感觉是,尽管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言辞激烈,但大陆对台湾依然小心翼翼。去年3月份,一份中共的杂志注意到“自从陈水扁‘总统’当权以来,我们基本上牵制住了台独势力的公然威胁,避免了最坏的情况,维持了台湾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地位。”同时在北京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58%的人认为军事行动是不必要的。只有15%的被调查者支持用武力“解放”台湾。

当然,今天的稳定并不能保证明天的和平。假设中国屈服于内部暴力,假设所有的赌注都丧失了。如果社会政治压力或者社会不平等变得无法控制,领导者会试图利用民族主义情绪。但是,这种灾祸发生的小概率并不能改变我的信心,即我们可以避免那些伴随着新的强国崛起而发生的消极后果。中国正在融入国际体系。它的领导者似乎已经意识到,驱逐美国的努力将是徒劳的,而谨慎的传播中国的影响力是实现全球地位提高最保险的途径。

*成为哥斯拉比成为小鹿班比要好*
米尔谢默


中国不可能和平地崛起,如果它的经济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继续保持飞速发展的话,美国和中国之间很可能会进入一场激烈的防务竞争,并极有可能发展为战争。中国的绝大多数邻国,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韩国,俄罗斯和越南,都可能加入美国的阵营以胁制中国的势力。

要预测亚洲的未来,人们需要一种理论来解释正在崛起的国家可能如何行动,以及其他国家将对此作出何种反应。我的国际政治理论是,最强大的国家会努力在自己所在的地区内建立霸权,同时确保没有其他强大的竞争势力控制其他区域。每个强权的终极目标都是使它所占的世界权力份额最大化,并最终主宰整个体系。

国际体系具有几个基本特征。国际体系的主要参与者是依照无政府主义行事的国家——简单的说,这意味着在国家之上不存在更高的权威。所有的大国都拥有一些进攻性的军事实力,这意味着它们可以伤害彼此。最终,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明确地知悉其他国家的未来意图。在这种体系中生存的最佳方式,就是尽可能使自己比潜在的竞争对手更强大。一个国家越强大,其他国家攻击它的可能性就越小。

大国不仅努力成为最强大的势力(尽管这是受欢迎的结果) ,他们的终极目的是成为霸主——体系中的唯一强权势力。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基本上不可能让任何一个国家成为全球霸主,因为要在全球范围内施加和维护权力是非常困难的。即便美国也只是地区性而非全球性的霸权。一个国家可以期望的最好结局就是控制自己的后院。

取得地区霸主的国家有进一步的目标:防止其他大国控制其他地理区域。换言之,区域性霸权不希望有同等实力的竞争者存在。相反,他们希望其他地区保持被若干强权势力所瓜分的状态,这样这些国家就会彼此之间相互竞争。1991年,在冷战结束之后不久,老布什政府大胆地宣布,美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而且计划继续保持这种地位。同样的讯息在2002年9月也出现在小布什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尽管这个文件提出的“先发制人”的战争立场引起了激烈的批评,但几乎没有任何声音抗议其判断——“美国应当防范崛起中的国家,保持它在全球势力均衡中的控制地位”的观点。

中国有可能试图像美国支配西半球一样去主导亚洲。具体而言,中国将努力扩大与邻国、尤其是日本和俄罗斯之间的势力差距,并确保亚洲没有一个国家能威胁到它。中国不大可能会狂暴地入侵征服其他亚洲国家。相反,中国希望将邻国的行动控制在它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就像美国在美洲所做的一样。日渐强大的中国也可能试图将美国赶出亚洲,就像美国以前将欧洲列强赶出西半球一样。相应地,获得地区霸权可能是中国收回台湾的唯一途径。

为什么我们应当认为中国会采取不同于美国的做法?毕竟,当其他大国向西半球派出军队的时候,美国的决策者做出了激烈的反应。美国总是将这些外国力量视为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与西方人相比,中国人难道更加自律、更加道德、而且更没有国家主义、更不在意自身的生存?中国人并非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可能会效仿美国并试图成为区域性霸权的原因。中国的领导层和人民都记得上个世纪当日本强大而中国弱小时的历史。在国际政治的无政府世界里,最好成为怪兽哥斯拉,而不是小鹿班比。

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如果中国试图控制亚洲,美国决策者将会作何反应。美国无法容忍势力相当的竞争者。就如同20世纪的历史所证明的那样,美国决心保持其世界唯一的区域性霸主的地位。因此,美国将试图胁制中国,最终将它削弱到不再有能力支配亚洲。本质上,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政策行为,和冷战时期对前苏联的政策很可能是相同的。

*核武器改变一切*
布热津斯基的回复


虽然我不是一个全职的学者,但我对理论的力量印象深刻。但是,理论——至少在国际关系方面——实质上是回顾性的。当某些不符合理论的事情发生时,理论就会得到修正。因此我怀疑,这样的情况将会发生在美中关系的问题上。

与过去霸权国家发动战争而不会将对方社会消灭的世界相比,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非常不同的时代。核时代已经改变了权力政治,这已经明显地表现在美苏竞争中。在美苏抗衡时得以避免直接的冲突,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武器——武器使人类社会的全面毁灭成为战争逐步增强威力的一部分。这一点告诉我们,中国并没有试图获得取代美国的军事实力。

大国将如何采取行动是无法事先预测的。如果德国人和日本人没有像他们过去所做的那样,他们的政权就不会被推翻了。并没有人非要德国人采取他们1914年所采取的政策(事实上,当时德国首相俾斯麦遵循的是非常不同的道路)。日本人在1941年可以将它们的扩张主义指向前苏联,而不是英国和美国。就中国而言,中国的领导者似乎比许多先前渴望拥有强权地位的野心者显得更加灵活和老练。

*给美国出路*
米尔谢默的回复


你所指出的理论和政治现实之间的区分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必须给予理论高于现实的特权的原因是,我们不可能知道2025年的政治现实将会怎样。你谈到你最近到中国旅行并与中国领导者交谈,他们对台湾问题显得比普通人更加谨慎。那可能是真实的,但是很大程度上这是无关紧要的。关键问题是2025年中国领导者和人民会怎样考虑台湾?我们无法得知。所以今天的政治现实应该被淘汰,真正重要的是用来预测未来的理论。

你也谈到,中国希望经济继续增长,这使得它和美国的冲突变得不可能。过去20年中国在经济方面如此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没有挑起和美国的斗争。但这样的逻辑也适用于一战之前的德国,以及二战之前的德国和日本。直至1939年,德国的经济正强有力地增长,然而希特勒还是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不顾其经济增长的良好势头,发动了亚洲的战争。显然,存在着某些因素,它们有时超越了经济方面的考虑因素,并使强权势力发动战争——即使战争危害到经济。

中国尚不具有取代美国所需的军事力量,就目前而言,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所谈论的是2025年或者2030年的局势,那时中国将具有取代美国的军事实力。当中国具有比现在更高的国民生产总值和更强大的军事力量时,会发生什么呢?强国的历史提供了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中国将试图将美国逐出亚洲并控制这一地区。如果中国获得了成功,它将处于处理台湾问题的理想状态。

*美国权力的持续性*
布热津斯基的回复


中国如何能将美国赶出东亚?或者更针对性地讲,中国如何能够将美国逐出日本?如果美国不知何故被逐出日本或者自己决定离开日本,日本将如何应对?日本拥有强大的军事项目,在几个月之内日本就能够拥有可观的核威慑。坦率地说,我怀疑中国能否将美国赶出亚洲。即使它能,我也不认为中国希望面对这样的后果:一个强大的、民族主义的、武装了核武器的日本。

当然,台海关系的紧张形势是最值得担忧的战略危险。但是,任何中国的军事决策都不得不考虑美国将介入冲突——即使中国有能力占领台湾。除非美国退出,这种美国会介入的预期会使任何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的政治考虑得到抑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美国将不会退出这幅图景。

*这并不是一幅美景*
米尔谢默的回复


如果中国人足够聪明,他们现在不会贸然挑起对台湾的战争。现在并不是时候。他们应该做的是集中力量搞好他们的经济,直到中国在经济上比美国还要强大。然后,中国人就可以把他们的经济实力转化为军事力量,开创一种他们可以对这个地区其他国家发号施令、给美国制造各种麻烦的局面。

从中国的角度而言,最理想的状态是控制亚洲,并且让巴西、阿根廷或者墨西哥变成大国以迫使美国关注于它所处的区域。目前美国拥有的最大优势是,在西半球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威胁到美国的生存或者安全利益。所以,美国可以在世界上自由纵横,给其他国家的后院制造麻烦。其他国家,当然包括中国,有既得利益在美国的后院制造麻烦以便迫使美国关注于其自身。我描绘的这幅图景并不优美。我希望自己可以讲述一个更加乐观的未来故事,但是,国际政治是一种龌龊危险的东西。当一个雄心勃勃的霸权在亚洲的出现的时候,善意的愿望并不能缓解即将到来的激烈的安全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