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美国国会正在讨论一项关于中国汇率问题的议案,但这项议案对于改善美国贸易赤字或增加就业不会有丝毫帮助。它只会助长投机者继续给人民币升值的前景下注。议案得到了纽约的大力支持,这并不足为奇。它貌似维护美国贸易和劳工的利益,到头来只会给导致财政部采取一些行不通的举措来确认汇率操纵者。这是五年来投机者通过游说国会促使中国调整货币政策,从而获取巨额利润的又一无耻举动。

现在有很多人,起码支持这项议案的一位人士自己都承认,即使中国的汇率有重大调整,也不会对改善美国的贸易赤字有所帮助。美国的贸易赤字更多是由于国内因素所致,比如信用卡透支、高消费和低储蓄。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情况下,即使中国的汇率大幅调整,也不会对改善美国的就业有所帮助。中国的进口并没有减少美国制造业的出产量。相反,美国制造业增长得很快。但是美国仍在继续削减劳工成本,这种做法持续了数十年,早在中国贸易问题出现之前就已存在。

这项议案会使一些美国人受益,但对美国无益。美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增强具有自然优势的行业的竞争力,这些行业包括高科技、专业设备和医疗等。这些行业发展迅速,能够产生新的就业岗位。这些行业对中国的出口更是迅猛增长。

当然,没有人会谈论投机者获益的问题。摆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由过于简单的经济说法和虚幻的对中国商业行为的控诉所组成的杂烩。国会该醒醒了。中国的商业扩张是其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不需要通过不平等贸易来获益。相反,中国的出口更多的是国内一体化经济战略的一部分。

当然,国会的议案给财政部的头疼也是财政部自己造出来的——财政部为了逃避眼前的压力最近暂时做出了一个没有确凿证据的结论——承认中国的货币被低估了。然而,任何一位优秀的经济学家都知道:谁都无法确定某种汇率应该是多少,尤其是在许多其它的商业力量也掺杂其中的情况下。财政部的暂时妥协做法相当于在漩涡中抓住一只桨,却只能无济于事。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条件是世界贸易组织对新成员所施加的最苛刻的标准。加入世贸组织所带来的后坐力正在各个方面影响着中国的贸易。没有人知道中国的贸易情况最终会怎样,但中国的贸易前景不是汇率就能简单造成的。

在上次美国经济衰退及其后的一段时间内,(那时中国在国际贸易中还远没有今天这么多盈余),我当时在管理财政部东亚办公室,亲历第一次游说团体要求中国重新评估人民币。当时美联储将美元的利率调得很低,此时,对投资者来说,将钱投到中国的银行就会有利可图,因为那里利率稍高一些。这叫做利差交易。如果当时中国迫于压力对人民币重新估价的话,投资者的回报就会非常高。后来,关于重估人民币的游说变得喋喋不休,说客们抱着毫无根据的论调,鼓动相关利益集团以及国会,来促使中国调整汇率。

这种投机战略也是亚洲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当时香港货币管理当局由于采取了灵活的调整,得以免遭投机者的打击。这次也是一样,投机者将资金注入中国,然后国会配合警告说中国的外汇储备在增长。国会请不要这样做。请为美国做点事吧,不要为投机者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