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1年中国政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中首次提出“绿色发展”的概念,绿色发展的理论与实践日益成为中国政府以及学术界高度关注的话题。卡内基邀请中央党校的赵建军、庞元正,西安中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姜鉴明,中国人民大学的王鸿生,天津理工大学的李虹,宁波市委党校的张雅静,以及中国矿业大学的刘开淼等共同探讨了中国的绿色发展与创新。获邀参加本次圆桌对话的华盛顿智库界代表来自卡内基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卡内基亚洲项目、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世界银行、世界观察研究所以及全球环境基金等机构。卡内基的涂建军主持了本次圆桌会议。

绿色发展的理论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生态环境恶化,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中国需要改变原有的以资源、环境与社会为代价的经济增长模式,走低碳化的绿色发展模式。

• 绿色发展的概念:绿色发展是在传统发展基础上的一种模式创新,是建立在生态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力的约束条件下,将环境保护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重要支柱的一种新型发展模式。庞元正指出绿色发展意味着经济发展方式从资源依赖型转变为创新驱动型,从高碳经济型转变为低碳经济型,从二产为主型转变为三产为主型,从投资主导型转变为消费主导型。

• 绿色发展与可持续发展:关于两者的区别,庞元正认为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认为绿色发展为可持续发展服务,是实现后者的手段和路径。较之后者,前者更为具体和实际。第二种认为绿色发展比可持续发展更为高级,是一种全新的模式。可持续发展是被动式的,目的在于不危急后人;而绿色发展是主动式的,旨在造福后人。庞认为目前第一种观点是主流观点。张雅静补充说,绿色发展包含了可持续发展,其考虑到人的幸福,视野更为宽阔。

绿色发展的实践

• 既有建筑的节能改造:随着中国城镇化的进展,建筑领域,尤其是公共建筑部分的能耗所占的比重逐渐增大,因此国家这两年来在建筑领域节能改造的力度逐渐增大。姜鉴明谈到其公司主要运用合同能源管理(Energy Performance Contracting)机制,投资节能环保设备,降低运营费用,完成节能改造,并以节能效益分享方式回收投资和获得利润。既有建筑的节能改造主要包括建筑外围护结构的保温,中央空调、照明、电梯等设备方面的节能。

 煤炭资源型城市发展模式及卡内基煤炭产业链项目:中国煤炭型城市大多“靠煤吃煤”,产业结构单一,随着煤炭资源的逐渐枯竭,城市也由兴转衰。刘开淼将煤炭资源型城市分为处于成长期、成熟期和衰退期这三类,讨论了这三类煤炭资源型城市绿色发展的路径。刘认为处于成长期的城市应当运用绿色技术发展煤炭产业;处于成熟期的城市应该以煤炭为基础,同时发展其他非煤产业;而处于衰退期的城市应该发展其他产业,并着手解决已经产生的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涂建军指出2009年中国仅燃煤产生的碳排放已经超过美国全国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百分之十,并特别向参会代表介绍了卡内基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正在大力推动的中美煤炭产业链合作交流项目的进展情况。

政策支持与优惠

中国在2006年的《气候变化国家评估报告》中首次提出中国要走“低碳经济发展道路”,在2010年的“十二五规划”中首次提出“绿色发展”的概念,并设立了具体的节能减排目标。

•  “十二五规划”减排目标:涂建军指出,中国政府在2010年的“十二五规划”中,提出了一系列节能减排目标:如2015年单位国民生产总值能源消耗在2010年的基础上降低16%;单位国民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同期降低17%等。

• 对节能企业的优惠政策:姜鉴明指出,2010年国家发改委在文件中明确给予节能企业政策优惠:进入发改委节能服务公司备案名单的企业,可享受免营业税,所得税三免三减半,设备可以向融资租赁等机构提供担保的优惠政策。在这项政策出台之后,国内银行参与节能项目的积极性明显增强,很多股份制银行开始主动给节能企业提供优惠贷款。

• 政府投资项目后评价:国家发改委从2009年开始对部分政府投资项目进行后评价,截止2011年已安排后评价项目29个。李虹参与了北京地铁4号线以及天津生态园的区域循环经济评价工作,并向参会代表重点介绍了如何运用层次分析法构建适合于区域循环经济的评价指标体系和权重体系、及如何拟定区域循环经济模糊综合分析模型。李虹还对循环经济评价指标体系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分析。

• 更多政策支持:赵建军认为中国未来的低碳经济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例如通过开展能源定价改革提升低碳经济的动力,以及在评估低收入人群支付能力的基础上来开展能源补贴。

回首历史与展望未来

• 历史上的治乱循环:王鸿生认为,中国古代社会始终没能摆脱“治乱循环”的困境。人口的增加稀释人均生存资源,生存资源的紧缺又加剧社会冲突,最后导致社会体系的崩溃。

 国际合作与责任:赵建军指出中国既不能影响现在经济的规模与速度,又要保证绿色发展的理念。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应该广泛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共同协调立场,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国际责任。

 国际交流合作平台:涂建军指出中国和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能源消费国,未来在煤炭产业链、核电开发、全球气候谈判等重大国际能源及环境议题上的合作潜力还有极大的提升空间。另外,涂建军特别指出他本人近期提出的包括中国(China)、美国(United States)、俄罗斯(Russia)、欧盟(European Union)的拯救国集团(The Group of CURE Economies)概念可以作为中国政府未来参与国际合作交流的一个理想的小多边机制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