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我们见证了世界两大经济体的重大政治换届。现在,中美两国都已经完成了领导交接,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北京和华盛顿当局将如何处理中美关系,这个至为重要的双边关系?
 
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成功连任之后,我们可以预期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政策具有连续性。奥巴马政府将继续致力于重新平衡美国在亚太地区的资源及关注点,并就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寻求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韩磊
韩磊(Paul Haenle)在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任莫里斯•格林伯格荣誉主任。他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访问研究员。在加入卡内基之前,他曾供职于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和巴拉克•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担任主管中国大陆、台湾和蒙古事务的主任。
More >
美国对亚洲的“再平衡”战略一直被很多人错误解读。通过在以下评论中对美国的“再平衡”战略进行解构,我希望能够揭露并驳斥一些非建设性的误解。

美国“再平衡”战略是什么?

作为其2011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论坛(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um,简称APEC)之后亚太地区行程的一部分,奥巴马总统和其他美国高级领导人阐述了一项新的“再平衡”战略。该战略基于三个基本假设:在过去60年里,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外交和安全活动促进了该地区的稳定和繁荣;在未来几十年里,亚太地区将继续扩大其经济和外交重要性;当务之急是确保美国在亚太发挥长期的领导作用,这样既可以确保美国的利益又能够使美国获得塑造该地区发展和未来的地位。
 
奥巴马政府最初揭幕的“再平衡”战略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的安全或军事存在的扩张。不幸的是,它致使许多人误解了“再平衡”战略的动机和性质。这项美国战略是一种全面、协调的努力,除了加强军事参与,还旨在扩大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经济和外交参与。“再平衡”致力于促进经济一体化和贸易往来,同时保持该地区的自由通商和自由通航。它包括强化与该地区新兴国家的联盟和关系,并深化同该地区多边机构的接触。
 
早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2011年讲话和随后的美国军事部署之前,“再平衡”战略就已经产生了。这项战略努力是循序渐进而又系统化的。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的首要工作之一,就是于2009年签署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这是由东盟创始成员国确立的一个东南亚国家和平条约。这一尝试表明奥巴马政府早期就致力于该地区,并努力加强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此外,奥巴马总统在2011年成为参加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的第一位美国总统,显示了其加深参与亚太事务的进一步承诺。
 
最后,“再平衡”战略涉及与中国的稳定和建设性关系。“再平衡”战略的核心,是希望加强与中国就一系列重大全球挑战开展合作。与限制或对抗中国相反,美国希望中国繁荣昌盛,以便两国政府可以共同更好地为其国民和国际社会提供服务。两国在经济和安全利益方面的相互依赖程度已经很深,因此不能互相对抗。有利于中国,就有利于美国,反之亦然。
 
与“美国‘再平衡’战略是什么”这个问题同样重要的是,美国“再平衡”战略不是什么。在中国,存在着一些对于美国“再平衡”努力的误解,澄清这些误解非常重要,它可以促使两国寻求以互惠互利为基础的合作。

美国“再平衡”战略不是什么?

一、“再平衡”战略不是美国重返亚洲(NOT a U.S. return to Asia)
 
声称美国离开过亚洲、现在为了努力遏制中国或者阻止中国崛起而“重返亚洲”,这是对此项政策的扭曲,也反映了对美国在该地区历史的误解。
 
近一个世纪以来,美国一直是一个太平洋大国。尤其是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安全、外交和经济存在促进了该地区的稳定,并帮助该地区实现了引人注目的经济发展和繁荣,这是过去半个世纪中我们所共同见证的。
 
在此期间,美国的存在一直具有连续性,尽管不是静态的。美国的存在和政策不时得以调整和修改,以适应包括经济和贸易发展以及地区安全环境变化在内的新形势。不同于最近的“再平衡”努力,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的亚洲的姿态调整并不总是伴随着这次如我们所见到的大张旗鼓和高调宣扬。不过,美国的政策和姿态调整并非新鲜之举。
 
美国政策推出的高调性和媒体演绎导致许多中国人(错误地)得出结论,认为美国正在转向一种针对中国的敌对政策。美国政策的推出意在安抚它在该地区的朋友和盟国,是向它们保证美国将继续参与亚太事务。过去几年里,中国在南海和东海日益咄咄逼人的姿态和行为已经导致美国的许多朋友和盟国迫切要求美国表达出这种承诺。
 
尽管不太喜欢中国的崛起,但中国的邻国承认它们已经从中国的崛起中受益。它们对参与并试图遏制中国的任何努力都不感兴趣。不过,该地区的国家并不希望看到霸权中国的逐渐形成,它们非常公开地表示希望美国继续参与该地区事务,并发挥一种平衡作用。亚太国家根本无意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进行选择。
 
在高调推出“再平衡”战略并决定如何公布和宣传这一转变方面,美国国内政治也发挥了一定作用。这项战略的宣布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只有一年时间。奥巴马总统借助此项战略阐明他的承诺,即终止美国介入他认为不必要的战争(如伊拉克)以及旷日持久的冲突(如阿富汗),以便美国作好准备,在它迫切需要复苏经济的时候充分利用亚太地区的活力和繁荣。奥巴马总统明确指出,将美国重心转向亚洲会在就业和经济方面造福美国人民。
 
二、“再平衡”战略不是“转向”亚洲(NOT a “pivot” to Asia)
 
奥巴马政府最初借助“转向(pivot)”这个术语来描述“再平衡”战略,其背景往往是安全问题。严格地说,术语“转向”可以解释为将你的全部注意力对准一个方向,从而完成一次转向,转移你在另一个方向的全部注意力。这种解释导致了对“再平衡”战略的某种误解,不仅表现在亚洲,也表现在美国与欧洲和北约的关系方面。关于美国如何以及是否能够从中东和该地区的持续冲突和不稳定中真正脱身,还有一些合理的质疑。很明显的——美国不能“转向”亚洲,它将需要继续参与世界的其它部分。不过,它将重新平衡自己的姿态,更加侧重于亚太事务。
 
三、美国“再平衡”战略不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战略”,不会在她一旦卸任国务卿时终止。
 
我经常听到中国同行们说,中国有种观点认为是希拉里是这项战略的幕后策划人,而一旦她卸任自己在奥巴马内阁的职务,美国就会放弃这些努力。这种看法可能源于一个事实,即希拉里作为国务卿,是负责阐述和贯彻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高级官员。这也可能源于其自身经历,可追溯到她作为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的第一夫人的中国之行,当时她所作的公开评论在中国被认为是具有挑衅性的。
 
无论是何种情形,重要的是需要指出“再平衡”战略是奥巴马总统的政策,国务卿希拉里并未独立制定这项政策。这项政策是在不同美国议程,包括经济、贸易、安全、外交和军事等方面之间广泛协调的结果,旨在加强美国的全面参与。中国应该放弃这样的假设,即国务卿希拉里仅仅因为公开阐述了这项政策,就迫使奥巴马总统采取了行动。亚太正在推动全球政治和经济,美国希望保护其自身的利益并塑造地区发展,而此项美国战略正是对这一事实的深思熟虑的全面应对。美国致力于长期寻求强化该地区资源并重新平衡该地区优先性的努力。
 
四、美国“再平衡”战略不是遏制或包围中国的一部分。
 
许多媒体将“再平衡”战略描述为美国试图以更为果敢或敌对态度对待中国的一部分。这加深了中国的猜疑,认为美国首先关心的是保护自己的全球霸主地位,从而会竭尽所能地减缓或者破坏中国的崛起。
 
情况并非如此,更重要的是,这种关注错失了一个机会。它忽视了美国“再平衡”战略的一个重要元素,即美国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的建设性关系,并努力加强与中国在一系列重大全球挑战,包括从气候变化到核不扩散,再到全球和地区安全挑战等问题上开展合作。
 
美国的高级政策制定者已经断定,遏制中国不利于美国利益。一直以来并持续至今的一个强烈愿望是:谋求与中国合作,减少分歧,在一系列重大全球问题上加强合作。
 
对于中国新领导层而言,这可能是一个在国际问题和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机会。中国已经有能力考虑美国的要求,即利用中国业已增强的影响力帮助寻求解决方案,同时放弃将地缘政治视为零和博弈的观点。现在,我们不应集中精力讨论哪一方的行为在该地区造成或挑起了负面行为,而应将我们的共同战略目标纳入合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