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估计,日本执政联盟将很快宣布修宪,允许日本在未受到直接攻击时,亦能与别国共同行使集体自卫权——这将是二战以来日本首次做出类似决议。做出此决策的过程充斥着混乱和夸张的政治辩论;但客观而言,日本的这一步是温和且合理的:它既能增强本国安全,又可深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等方面。
More >

此战略唯一的输家可能是朝鲜,它将遭遇更强大的联盟制裁。虽然日本角色如何转变在短期内还是未知数,但从长远来看,该战略能构建更加稳定的区域安全。只有继续加强联盟间和该地区的外交工作、澄清细节,才能充分利用好这次契机。

在不同的人看来,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要么意味着积极参与海外战争,违背其“不参战”的宪法规定;要么意味着进行淡化处理,使一项期待已久的政策变得毫无意义。这两种极端预测都不准确。内阁的最终决策仍须通过立法,不过对于日本和其他国家而言,这次机遇将能切实推进其所期盼的政策改革。与日本1992年的“维持和平行动合作法”(Peace Keeping Operations law)一样,它有助于日本为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做出实际贡献。

长久以来,在《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范围内,日本承认其拥有的集体自卫权,但多届内阁都发现放弃战争、不使用武力解决争端的宪法条款阻止了这一权利的行使。这意味着,除允许在本国设立美军基地外,日本对美国的防卫协助无法投桃报李。在这种格局下,日本在美国境外冲突中可洁身自好,而华盛顿也可心安理得地利用日本基地,为韩国、越南以及随后的中东和阿富汗战争提供支援。但是,面对亚洲安全局势的变化,日本有必要采取更积极的应对策略。

面对朝鲜部署核弹、中国军费激增和美国国防预算下降,很多日本人都认为单纯依赖过去的安全模式已远远不够。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他们希望日本能够采取更多的可观的行动。这种时局与首相安倍晋三的上台相呼应——安倍一直都在寻求日本军事正常化。

然而,安倍的联盟伙伴(即公明党,其有着倾向于和平主义的宗教背景)却反对修宪,一部分公众也认为修宪将会破坏日本宪法和民主制度。其他民众也大都抱有矛盾态度,要将修宪落到实处,还需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一种折中之策,是对集体自卫权进行明确约束:只有当日本必须自卫(即只有当日本人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受到根本威胁,无论是否遭受正式攻击),且没有其他适当手段可用来消除威胁时,才能行使该权力。如此一来,日本在中东的军事行动就无法自圆其说;不过对于共同遏制朝鲜——这个将导弹瞄准了日本的国家——则是另一回事。

每种情况都需要立法授权,但若朝鲜半岛发生冲突,日本将能够很快为美军提供更直接的后勤和防御支持。这包括协助保护美国船只,或提供广泛的后勤和侦察支持。基于这些因素,韩国应欢迎日本的变革——况且东京已明确表示没有首尔的批准,它不会参与韩国周边的行动。修宪也将使日本更广泛地参与联合国授权的维和行动,做出更大贡献。

如果幸运,日本将永远不会行使其集体自卫权,不过这项政策始终拥有其价值。短期利益包括日本和美国之间更紧密的规划与训练,在各项任务中进一步加强整体协作。同样重要的是日本将能承担更多责任、增强区域稳定,这符合各方的利益。日本毕竟不能只坐享安全,而应共同努力,收获和平。

日本新政全部推出前,仍需数月的立法审议;而这期间的持续沟通、保持透明非常重要。日本应以负责的态度、有效的策略利用好扩大的权力,尤其是与美国和其他地区国家密切协调、共同协商。行使这些权利,日本政府还需要得到国内的理解与支持。日本在地区服务、国家安全方面能做得更多,并已赢得了参与权。当全世界都能尊重并欣然接受日本为安全做出的新贡献时,日本人就会明白其已成功实现了防御姿态的调整。

本文最初发表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