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尼西亚、缅甸和泰国的精英集团及其他利益集团的压力下,东南亚的民主状况似乎正在倒退。这种挫折应当被视为暂时现象。从长远来看,强大的民主力量不会被阻挡。事实上,现有迹象表明人们有理由对该地区民主进程的前景保持乐观。

印度尼西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最近的总统大选中,落选的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曾利用其领导的联盟在羸弱的印尼国会内部策划了一起投票表决,目标为废除地方政府长官直接选举制(《地方行政长官选举法》)。大多数观察员认为,这使得后苏哈托时期来之不易的民主改革遭遇了倒退,也是公然企图阻止受欢迎的草根政客(如新当选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意图使其不能持续赢得举国瞩目。

迫于公众压力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疾呼,即将卸任的总统苏希洛・班邦・尤多约诺(Susilo Bambang Yudhoyono)颁布条例,宣布暂时废止这条最近通过的法律。印尼国会必须在2015年1月召开的会议上决定是维持还是废除该条例。为鼓励立法者保留先前的地方普选制,妇女组织、农民协会、选举团体和公共研究公司等民间社会团体组成了一个日益壮大的联盟,希望联合起来提高公众认识,游说新当选的议员。网上的请愿书已获得数万人的签名。宪法法院已先后收到9条司法审查请愿书,要求审查这条法律的合宪性。

这些民主派行动能否成功维护印尼人民历经艰辛获得的直接选举地方领导人的权利?这仍是一个未知数。但新当选的印尼议员们传递了一条明确的讯息:人民将不会默默地接受未经全国讨论就撤回政治改革的做法。

与此同时,有迹象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苏比安托领导的占据新国会63%的席位的红白联盟可能会出现内讧。比如,该反对党联盟的成员之一建设统一党(PPP)正准备选举一位新的领袖,这位领袖可能会放下分歧,加入佐科•维多多领导的“大印尼联盟”(Great Indonesia Coalition)。红白联盟的重要成员戈尔卡党(Golkar party) 也可能会在下届大会时变节,转而投靠佐科•维多多阵营。激进的民主派团体和日以削弱的红白联盟势力,都将有助于印尼人民保住直接选举地方行政长官的权利。随着印尼民主的发展成熟,在未来数月或数年中,还将出现更多类似的冲突对峙。

缅甸民主大检验

再来观察缅甸的民主进程。即将到来的缅甸全国大选暂定于2015年年末举行,这次大选将检验吴登盛政府是否真正致力于恢复民主进程。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缅甸能否在投票前删减2008年宪法中的一些极端条款,包括对总统参选资格的限制。目前这一条款是阻碍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实现其竞选总统的理想的最大障碍。2008年宪法第436条规定,修宪须四分之三以上国会成员通过。由于该宪法规定国会应为军方保留25%的议席,且半数以上立法机关都受控于由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因此未经军方同意不可能对修宪做出任何修改。

直到近期,改变这种状况的希望仍然渺茫。受命研究宪法中需修改条款的国会审查委员会认为不存在需要重大修改的地方。但是,在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发起全国宪法改革运动之后,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在十月初出人意料地宣布其准备支持对条款436进行修改。

国会如果通过对该条款的修改,这将为后续具有改革意义的修宪铺平道路,这些修宪有望确立民主在缅甸政治体制中的牢固地位。一可能性对条款59(F)的修改,这将使昂山素季获得在2015年角逐总统之位的资格。另一项可能的修改是将选举制度从“简单多数制”转变为“比例代表制”,这将使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也能出现在未来全国民主联盟主导的国会上。第三项修改则可能是完全废除为军方保留国会议席的条款。

泰国民主长路漫漫

与印度尼西亚和缅甸相比,泰国民主的前景似乎最为惨淡。但也存在希望的曙光,只不过十分微弱。将军出身的总理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 在宣布选举制度改革仍需时日时,实际上是将表决日期无限期延后——尽管先前曾提及可能会在2015年年底举行选举。一个国家改革委员会已经开始投入工作,其中一项任务,便是起草一部稀释民选官员权力,集权于于军方和政治精英的新宪法。另一件同样重要的事情,便是泰国国家和平与秩序会议(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即掌握政权的军政府,必须确保新国王的和平继位,因为泰国现任国王的健康状况正日益恶化。

一旦新宪法出台,且王位的稳定接替令军方和曼谷精英满意,国家和平与秩序会议可能会有充分的动机将民主制度引回泰国。没人希望回到1998年之前由军队长期把持政权的日子。军政府掌权时间越长,人民的怨气就越重,尤其是在贫穷、动荡的泰国东北部。民间社会团体曾偶有挑衅之举,但都被立刻镇压下去。为建立一定的合法性,国家和平与秩序会议曾希望实现快速经济增长,但未能如愿。泰国的经济比邻国要糟糕得多。巴育和他的军政府现在发现,确保一个国家正常运转竟如此不易。

因此,该国极有可能在两年内举行一次选举。尽管泰国的新民主体制不太可能是“民有、民治、民享”的,但至少会比军队统治、军事管制和限制媒体及政治自由要有所改进。从长远角度来看,这些改进将会为更具代表性的民主奠定平稳的道路。

印度尼西亚、缅甸甚至泰国的例子表明民主退步固然值得忧虑,但不应为此感到绝望。它们提醒我们,民主进程既不会一帆风顺,也无法事先预测,而是一个存在着周期性进步及偶然性倒退的复杂过程。当精英企图蚕食个体自由或撤回民主改革时,民主制度可能会遭到破坏,但民间社会拥有反击的力量。这种力量正在印尼显现,在缅甸成长,并在泰国受到暂时性的抑制。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应当对这种情形予以关注。东南亚今天的抗争可能就是其他国家、地区在未来可能会遇到的困境。

唐韵为卡内基亚洲项目初级研究员

本文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