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的选举经历了戏剧性(甚至可以说是极不稳定)的发展阶段,首先是吴登盛(Thein Sein)总统在军方支持下,强行剥夺了缅甸联邦议会议长吴瑞曼(Shwe Mann)作为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主席的职务,并让效忠于己的官员们取而代之。

联邦巩固与发展党8月中旬在总部召开的晚会剑拔弩张,但吴登盛总统并未直接出面,此举发出一个强烈信号,即军方领导人对吴瑞曼针对军方的咄咄逼人言论极为不满,并且希望对民主改革的进度和方向保留控制权。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吴登盛总统及其他军方高层都表示,他们仍将致力于确保选举的自由和公正。这丝毫不令人意外。选举结果能否获得国际社会的承认对缅甸的未来至关重要。这也许就是原军政府将军吴瑞曼之前可以保留其在立法会的职务及影响力而成为议会议长的原因。身为改革派支持者的吴瑞曼曾公开向缅甸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示好。他仍然是不容小觑的政治势力,随后的弹劾法案在他的影响下最终未获通过。该法案声称他在为立法事务提供咨询意见时不够尽职。面对严峻的内部争斗,缅甸领导人清楚地意识到,如果他们希望确保选举如常进行并继续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就必须就此收手。

两个阶段

缅甸此前的选举曾倍受批评和谴责,1990年取消投票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许多缅甸民众都希望2015年11月8日的选举能更加透明而有序。本届选举的结果是否公正透明并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是目前最大的问题。

从积极的方面来说,军方主导的联邦选举委员会似乎正朝这一目标努力,该委员将负责整个选举流程的组织和管理工作,并承诺将在遵守行政部门行为准则的同时,邀请多位国内外选举观察员参加本届选举。它还将接受来自各种渠道(包括著名的国际选举制度基金会)的建议和技术援助。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原军政府高级将领丁埃(Tin Aye)的“民主”身份令人质疑,虽然有报道称,面对困难的局势时他仍希望确保投票的可信度。

 

选举活动将分两个阶段进行。在第一阶段(11月8日),选民们将根据简单多数制选出缅甸联邦议会民族院和人民院的议员代表及联邦十四个省和邦的议会代表。联邦议会的四分之一席位将留给军方指定的代表,以确保军队能在缅甸大选后继续维持其政治影响力。

第二阶段将在新一届议会于2016年1月31日(或之后)召开会议后,选出总统和两位副总统。

截至9月初,已有93个政党表示将参加竞选,但其中只有四个政党具有全国性影响力。许多政党代表的是少数民族的利益,几乎所有政党的意识形态都大同小异。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国家政治带有个人色彩,选民们根据对党派领导人的喜恶选择是否支持该党。例如,选民们认可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的领袖魅力,对该党派看待问题的立场反倒不那么在意。

在正式选举的当日,投票将从早上6点开始,至下午4点结束。随后,每个投票站都将在政党代表的监督下计票。然后再依次统计镇一级、区一级乃至邦和国家一级的总选票。至少需要两周才会在内比都公布最后的结果。

本次选举活动的公正性很可能将远超历史,但毫无疑问也会有不足之处。例如,临时“白卡”到期政策和不够完善的公民申请流程已经剥夺了超过52.5万名罗辛亚人的投票权(约等于缅甸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口(总数在80万到100万之间)的三分之二左右)。选民信息并不完全准确,但在缅甸的选举制度中,更正错误信息的责任却被甩手丢给了选民自己。

部分少数民族邦内的冲突不断,宗教领袖日益高涨的反穆斯林情绪和原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主席吴瑞曼被解职,令竞选的政治空间进一步被挤压。选举管理体系的职能受到极大限制(特别是在地方一级的选举管理机构中)。在旗鼓相当的竞选活动中,即使观察员能降低相应的风险,手工计票和票数统计系统仍无法保证票选结果免于欺诈和操纵的嫌疑。最终,选举重要环节的透明度无法得到保障,亦无法遏制权力滥用现象(如提前投票、选举争端解决机制、安保协议和取消特定选区选举资格的标准等)。

总统大选选情预估

新议会就位后的第一要务就是由类似选举团的机构推选出总统和两位副总统。当选的人民院和民族院议员将各提名一位总统候选人,军方在两院中指定的代表将提名第三位总统候选人。然后,三位候选人将接受两院议员的投票表决,票数高者将成为总统,票数低者成为副总统。

缅甸宪法禁止昂山素季参加总统竞选,但如果她所在的政党能赢得多数席位,那么她将最有可能担任人民院议长这一重要职务。另一方面,缅甸现任总统和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党魁吴登盛极有可能成为三位总统候选人之一。在目前这一阶段,很难判断吴瑞曼是否将成为总统候选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能否重新树立自己的政治威信。军方对吴登盛的信任高于吴瑞曼,因为军方认为后者与昂山素季及其他利益集团的关系过于亲密,担心他就任总统后会削弱军方的影响力。

如果昂山素季所在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能赢得议会的多数席位(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很大),那么控制近三分之一议会席位的少数民族党派或将成为其拥护者。如果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能赢得足够席位,并在武装派系及部分少数民族党派的支持下建立联合政府,那么即便全国民主联盟已在议会中赢得了多数席位,它仍可能处于反对派的位置。另一方面,部分少数民族党派(尤其是由掸族势力控制的影响力相对较大的政党及其他曾受军政府打压的党派)很可能会与全国民主联盟合作,建立联盟政府。

如果选举出现压倒性胜利,则全国民主联盟有可能获得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由此,尽管军方代表在议会中拥有25%的固定议席,全国民主联盟仍将赢得大多数选票。在这种情况下,昂山素季将有权决定下一任总统的人选。她可以推选非全国民主联盟人士作为总统候选人(例如近期被她称为“盟友”的吴瑞曼),她也可以深入全国民主联盟内部挑选相对低调的人士。但在这种情况下,昂山素季无疑是最大的赢家,因为她不仅会成为人民院的议长,也将成为缅甸的影子总统。

全球各国都将密切关注缅甸的选举。国际社会将根据缅甸国内和国际观察员以及缅甸人民对选举过程公正性的评判,作出是否支持选举结果的决定。

对于缅甸领导人而言,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将成为吸引外资和维持国内经济发展势头的核心要素。光是设想一下失去国际社会支持这种局面,都会令人心有余悸。

本文最初发表于《日经亚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