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成立后所面临的第一个外交政策危机已然在朝鲜半岛浮现。一系列事件加剧了紧张局势,它们包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在马来西亚遇刺、朝鲜向日本海海域发射四枚短程导弹、美国在韩国部署遭到中国强烈反对的导弹防御系统,以及最近发生的韩国总统朴槿惠遭到弹劾免职等。

史文
史文是美国研究中国安全问题最著名的分析专家之一。
More >

这一系列破坏稳定的事件发生的同时,朝鲜正在有条不紊地朝着部署能装载核弹头的弹道导弹这一目标迈进,这些导弹将不仅可以攻击韩国和日本,还可以袭击美国领土。包括特朗普在内的许多观察家对此表示“难以接受”,同时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近期出访亚洲时提出美国有可能采取“先发制人的举措”对抗朝鲜政府。尽管上述言论决心可鉴,但是美国、中国、韩国、日本(有时包括俄罗斯)通过引诱、威胁、哄骗等手段劝说朝鲜放弃核武器计划的长达数十年的努力迄今为止全都宣告失败。

美中两国不能重蹈覆辙,通过合作重新开始的时机已然降临。中美双方必须认清各自对朝鲜的担忧,即使不认同各自忧虑的合理性。进而双方应做出有诚意的让步,表明其对朝鲜半岛最终迈向能为双方接受的和平统一(也就是说, 一个统一且很大程度上中立,没有外国驻军的朝鲜半岛)这一前景的诚意。这样做有可能冒着疏远韩国和日本的风险,但也只有这样做才能为中国充分发挥其对朝鲜影响力铺平道路,中国才能迫使朝鲜在极端孤立并有可能灭亡,或者放弃核武库以得到安全保证这二者间做出真正的抉择。

中美两国要想迫使朝鲜做出这一抉择的障碍是中美双方战略计算中不必要的长期矛盾。中方领导层对美国政府的最终目的深表怀疑,认为比起一个未来统一,但让美国在中国边境部署武力的朝鲜半岛,朝鲜作为战略缓冲区更为有利。这使人联想起1950年中国加入朝鲜战争之前所面临的艰难处境。同时,美国则认为,中国从未将半岛无核化的重要性置于潜在的半岛不稳定之上,且中方因此认为如果未来统一的朝鲜半岛是由美国主导,那中国将容忍朝鲜拥有核武器。

因此,中美关于朝鲜的一切谈判都应包含对一个统一且能为双方接受的朝鲜半岛的、开诚布公的讨论。

针对这样“未来的朝鲜半岛”展开对话的设想不大可能在目前特朗普政府据报道正在进行的朝鲜政策审查中出现。特朗普的各种支持者公开讨论的想法大多是在美国以往做法(包括采取更多制裁措施、更多引诱措施或者某种制裁和引诱相结合的方式等)基础上加以修改。其中为数不多的被提出的新观点包括建议美国针对中国采取更加协调一致的威胁手段或引诱手段以迫使后者给朝鲜施压,“解决”朝鲜问题;这些新观点还包括对朝鲜核设施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但是第一种观点不太可能赢得中国方面的认同,第二种观点则有可能引发朝鲜半岛的全面战争。蒂勒森在出访亚洲时所发表的言论,包括宣称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战略忍耐”政策已不复存在等,表明上述风险性方案正得到更为积极的评估。

中美双方若想规避这些方案可能带来的可怕风险,两国需要互相做出重大妥协。美国方面必须考虑将一切作战力量撤出朝鲜半岛、结束美韩联合军事体系、无限期中止一切联合军事演习、以及无限期搁置包括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在内的军事部署等措施的可能性。中国方面则必须准备无限期中止与朝鲜的一切经济往来、为统一后的朝鲜半岛提供明确的具有约束力的安全保证(包括承诺绝不会无故采取武力手段对付统一后的朝鲜半岛),以及最终终止与朝鲜签订的军事安全协议等。

上述应囊括在关于“未来的朝鲜半岛”的对话中的内容在初始阶段以及一定时间内都仅仅是对话,主要旨在消除中美双方对未来朝鲜半岛状况的恐慌和疑虑,同时为对付朝鲜制造强大的影响力。

韩国和日本对于中国的崛起已然感到担忧。这样的对话会让韩日更担心反复无常的特朗普政府在履行安全承诺上心猿意马。因此,为消除它们的担忧,中美两国需要作出可信的保证,保证在对话过程中会全面征求韩日两国意见,并且保证在未得到韩日两国正式许可和参与的情况下,不会采取任何推动朝鲜半岛实质统一的举动。

中美如果就统一的朝鲜半岛问题展开对话,其本身就势必会让朝鲜面临遭受全面孤立的前景,从而给其施加巨大压力。

然而这种对话要想取得成功,还必须与替代性的“退路”相结合。这种“退路”方案应以创造积极鼓励性措施的方式展开,并成为逐步积累,等价交换的关系正常化过程的一部分。这些措施可以包括签署和平协议以终结朝鲜战争结束后的长期停火状态;外交承认;终止所有现存制裁;提供经济援助;以及美国从朝鲜半岛部分撤军等。这些举措只有在朝鲜削减常规武装力量、逐渐开放经济,封存并最终解除核武器计划的前提下方能采取。

这些鼓励性举措,加上就朝鲜半岛未来展开严肃谈话所造成的威胁将使朝鲜面临抉择,要么进入去核过程以获得囊括其过去几乎所有要求的阶段性利益,要么选择遭受由这场对话导致的孤立进而衰退。而这场对话的成果一旦施行,将可能为朝鲜的最终灭亡奠定基础。

采取上述战略的关键主要在中国。中方虽然一贯支持对朝鲜采取积极的鼓励性措施,但却由于惧怕朝鲜的反应及对美国的不信任拒绝就朝鲜半岛的未来展开谈话。然而,现在中方领导层对当前的朝鲜领导层强烈不满,并且这种不满情绪仍在累积,这使得他们对激怒平壤的担忧大为减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意回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中方官员和学者对于朝鲜政府的一系列举动几乎毫不掩饰内心的蔑视,这些朝方举动包括持续拒绝中方建议、违背联合国多项决议、杀害朝鲜政权内的亲华派、引发韩国和美国部署令人无法容忍的萨德系统等。此外,最为重要的是,如果美国可以做出可信的承诺——从统一后的朝鲜半岛永久撤军,离开中国“家门口”,那中方几乎肯定会更愿意冒着激怒朝鲜的风险就朝鲜半岛的未来开展对话。

明显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政府或许能作出那样可信的承诺,并同时能够安抚日本和韩国,向他们保证其利益不会受到损害。这需要一个明确、连贯一致的亚洲战略,这个战略的核心应是通过主要大国特别就朝鲜半岛等热点展开长期互利的安排部署,来营造稳定的区域环境。特朗普喜好与人达成交易的施政手法可能对这一战略的实行大有助益,但也需要特朗普放弃通过即兴推文来制定政策,并需要其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不切实际地寻求在亚洲的永久性的军事和经济优势,无视中方的安全需求,“让美国再次伟大”将成为黄粱一梦。

虽然这一战略需要清晰的头脑、持久的努力、高明的外交(和达成交易的!)技巧,并存在一些风险,但是一个反复无常且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将会给各方带来远胜于此的危险——甚至也会将朝鲜自身置于险境。

本文原载于《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