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不必要的贸易战。一旦爆发贸易战,就没有赢家,当然美国和中国消费者也不会从中获益,他们将不得不付出更高的代价,而两国的公司也不会得到好处,因为他们很难为全球化生产链找到价格相当的可替代投入。

 

黄育川
黄育川(Yukon Huang)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的研究聚焦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More >

部分白宫顾问把贸易赤字视为经济增长、就业和安全的威胁,认为中国应该为此负责。但这种担忧是错误的。提升美国竞争力的关键不在于实施保护主义措施,而在于通过落实配套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外国投资政策来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些配套措施有助于提高美国在高价值服务行业的优势。与其在贸易摩擦上算计美国利益,不如与中国谈判达成双边投资条约(BIT),通过解决外国投资政策上的冲突来提升美国利益。这似乎与“美国优先”议程相冲突,但是一旦达成这样的协议,将会促进美国海外投资。

白宫对贸易赤字耿耿于怀,这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长放缓或就业市场疲软。不管经济表现如何,美国已经连续40年出现贸易赤字。此外,与大众观点相反,中国的贸易顺差和美国的贸易逆差之间没有直接联系。

事实上,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与东亚之间的制成品贸易赤字大致保持不变。情况发生改变的是,中国成为了以往由其他东亚经济体直接运往美国的大多数货物的最终集散地。表面上看,中国是这些对美国出口货物的来源地,但却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大部分高附加值的零部件是在亚洲其他地方制造的,而中国的高科技出口主要由外国公司而不是中国公司管理。因此,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既不能说明美国整体的赤字规模,也不能说明哪个国家从双边贸易关系中获利更多。正如许多专家所指出,美国的贸易赤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巨额联邦预算赤字所导致的低储蓄率,而这个问题几乎与中国无关。

如果说中国对外政策存在问题,那就在于其体制过度限制外国投资。因此,签订双边投资条约,使中国市场向更多美国投资开放,将会为国内增加就业机会创造所需的利润和联系。虽然中国的政策在技术层面没有违反世贸组织准则或全球可接受的其他规则,但正是中国采取的这些限制措施使外国商界产生一种感觉,即中国的经济政策是“不公平的”。美国在华公司的最高优先事项是金融、通信、信息技术、娱乐和教育等服务领域的市场准入自由化,而非贸易相关问题。对于服务行业的公司来说,中国市场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投资机会,可使它们扩大全球影响力,并最终提升美国的经济安全。

这样做对中国也有好处,给中国的公司施加更大的压力,让它们变得更有竞争力,尤其是现在中国公司有能力独立竞争赢得生机。这正是中国最近重申其打算积极回应这些担忧的原因所在,但是在贸易战中这么做却是难以维系的。

反过来说,中国国有企业在美投资可能存在合理的安全担忧。但是最近中国在美国的大部分投资都是私人投资,任何安全问题都可以由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处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建议,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首要事务不是打贸易战,而是谈判达成双边投资协定。遗憾地是,白宫政策议程对这一点没有给予太多关注,反而倾向于保护主义情绪。

本文最初发表于中国环球电视网北美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