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已然打响——但效果适得其反,虽说此战完全没有必要,但可能依然会持续下去。特朗普总统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的决定在周一开始生效,他还威胁要征收更多关税。中国已经开始用关税进行报复。目前,中国取消了计划于本周举行的高级别会谈。

黄育川
黄育川(Yukon Huang)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的研究聚焦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More >

中美两国的消费者和生产者都将损失惨重。中国下一年度的GDP增长率可能会下降一个百分点,甚至更多。而对美国经济产生的影响预计不会过于严峻,但仍然不容小觑。

此外,完全不必造成如此僵局:白宫的担忧自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可供选择,包括诉诸于世界贸易组织。这一想法目前看起来似乎并不可行,但随着冲突的持续,其吸引力将会逐渐增加。

这两个大国资源大致相当,在技术和战略优势上相互竞争。美国经济正在好转,特朗普政府相信自己能承受对峙所带来的任何后果。

中国经济增长率正在下降,而且与美国相比,中国更加依赖贸易。但是,作为威权主义政府,中国相对可以更容易地调动公众支持,并以长期发展的名义让国家承受短期成本。

中国抱怨美国政府提出的要求含糊不清,或者提出的建议毫无道理。而美国温和派,特别是财政部的温和派,一直试图向中国提出更清晰明了的要求,要求中国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如天然气),同时收紧控制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但即便是他们提出的这种解决方法也存在根本的缺陷。

这种解决方式是假设中国政府可以控制境内购买美国商品的数量和类型,然而在中国,与在其他地方一样,购买决定主要是由家庭和公司做出的。不管怎样,专家们认为美国无法生产足够多的商品出售给中国,以缩小双边贸易差距。

此外,美国提出的许多中规中矩的指控也毫无意义。中国军方利用网络窃取商业秘密曾经是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的一大麻烦,但现在似乎不再是一个重大问题。指控中国利用合资企业迫使外国公司向中国实体转让技术,也越来越不受人们的关注。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6年数据(最新数据),2016年,合资企业约占中国外国投资流动的四分之一,而1997年这一比例接近三分之二。

美国政府抱怨的问题部分涉及光学器件。中国的做法看起来不公平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国家在推动经济发展和扩大经济活动规模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似乎使中国企业在与外国公司的谈判中获得了不公平的优势,对于那些渴望进入中国巨大市场的公司而言,尤其如此。

但是要改变中国在这方面的行为,需要制定新的国际规则和建立某种形式的独立监控。

当然,面临的障碍之一就是特朗普似乎坚决反对设立任何此类机构或做出此类安排。特朗普政府过早地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以及扼杀了与中国签订双边投资条约的前景。特朗普政府正试图对世界贸易组织有所动作。

尽管美国1995年协助创立了世贸组织,并从中获得不少好处,但现在美国政府正阻止向世贸组织任命裁决贸易争端的新法官,并威胁退出该组织。 特朗普政府显然违反了世贸规则,也使世贸规则威严扫地。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惩罚性关税(如钢铁税)——这是中国、欧盟和其他国家共同面临的挑战。

就中国而言,自2001年加入该组织以来,尽管遭到大量不成比例的倾销指控,中国依然普遍接受了该组织的裁决。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对中国做出了严厉惩罚,而中国接受了,换句话说,应该有足够理由使美国通过该组织与中国政府解决共同关切的问题。

尽管如此,正如哈佛大学法学教授Mark Wu所言,世贸组织目前的结构并不能充分应对中国这样的国家驱动型经济。是的,中国已经削减了对出口的直接补贴(出口直接补贴是对世界贸易组织准则的公然违反)。但是,许多中国公司因为取得定价过低的国有土地以及与地方当局和银行维持特权关系而间接受益,这些问题世贸组织法规并没有明确规定。

因此,世贸组织需要进行改革和强化,包括制定新的规则以厘清何为国有企业的非商业性援助,以及政府对合资企业外国参与方可设置哪些条件。 进入欧洲:由于与美国建立了长期战略联盟、与中国的经济联系日益增强以及对世界贸易组织的坚定支持,欧洲在引领此类改革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经济联系非常普遍,但是欧洲和中国之间的联系更为深刻。根据联合国机构的数据,2005年至2016年,欧洲对中国的投资总额是美国的两倍多。

与美国一样,欧洲也对中国的一些限制性做法感到担忧——例如,中国限制外国投资其金融服务、能源和通信领域。但与美国不同的是,欧盟并没有陷入与中国的大国竞争之中,也不太担忧中国发展半导体和飞机等项目所带来的安全影响。

到目前为止,欧洲领导人过于关注各自国内问题(英国退出欧盟,民粹主义情绪高涨),无法集中精力改革全球贸易体系。但是考虑到欧洲与中国经济的联系,美国最近对中国开征惩罚性关税也将伤害欧洲。就在上周,欧盟委员会提出了一项改革世界贸易组织的提议,包括应对强制技术转让和电子商务兴起的新规则。 如果欧洲与中国就如何改革世贸组织达成共识,美国将更难以忽视这一选择。

当然,特朗普政府需要改变目前的立场。但是不断变化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可能会给其坚持立场的理由。民意调查公司SurveyMonkey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尽管绝大多数共和党受访者表示他们支持征收惩罚性关税,但许多共和党政治领导人却不支持。民主党人大多数反对关税,如果在中期选举中获胜,可能会改变辩论的走向。

白宫或许也指出,对世贸组织的任何彻底改革都是一次胜利,中国承认美国担忧的合理性。然后,它就可以解决双边投资条约中的任何具体问题,这是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一直倡导的。

随着美国在这场贸易战中的成本升高,更理性的思维可能会在华盛顿占据上风。他们将会看到,无论特朗普喜不喜欢,走出僵局的途径直通世界贸易组织。

本文最初发表于《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