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因素导致的吉尔吉斯斯坦种族冲突已造成100多人死亡。该国4月份推翻巴吉耶夫总统的统治后迈向自治的步伐, 有可能因此而出现倒退。
一个为创建该地区首个议会民主制国家而进行令人称道的改革的社会,目前正面临着内战一触即发、国家失败的局面。这是一个不祥之兆。
奥什地区的暴力冲突仍在继续,并很有可能向吉尔吉斯斯坦的邻国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部分地区蔓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以下简称“北约”) 和美国必须立即与该地区的伙伴国家开展密切合作,以帮助恢复这一地区的安全。
20年来,北约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冲突中扮演了警察的角色,而俄罗斯则单独在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扮演着这一角色。毫不奇怪,一方视为维护和平的行动,被另 一方贴上了野蛮占领的标签。
吉尔吉斯斯坦危机为三个在该地区工作的多边机构提供了立即采取行动、建立互信,并证明在各方关系日益紧密却脆弱的欧亚安全空间中可以开展多边合作的机会。 这三个机构是北约、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一个由独联体七国组成的联盟,现任主席国是亚美尼亚)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 以下简称“欧安组织”)。
俄罗斯和北约都在吉尔吉斯斯坦派驻了军队。这种情形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它们都不能允许那里发生的暴力行为摧毁脆弱的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或使该地区 陷入更大规模的种族战争的泥潭之中。
而且,对吉尔吉斯斯危机做出回应并恢复该地区的稳定局面,是北约必须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安组织共同承担的责任。2008年,它们没能阻止或缓和俄罗斯 与格鲁吉亚之间爆发的战争,现在,它们必须成功地阻止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的地区性暴力事件进一步升级或扩散。
这就要求美国和俄罗斯作为这些组织中的主要安全合作伙伴,放弃它们过时的传统思维模式,聚焦于它们在欧亚安全问题上的根本共同利益。
尽管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请求俄罗斯军队帮助维护本国的秩序,但莫斯科把这一请求转交给了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该组织本周一作出决议,决定向吉尔吉斯斯坦提 供“全面援助”。
最近几年来,俄罗斯努力推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与上海合作组织(一个包括俄罗斯、中国和中亚四国的安全论坛)签署合作协议,并试图创建一支长期稳定的快速反 应部队——这项工作尚在推进之中,以此来增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能力。一些西方人士把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视为俄罗斯扩张其势力范围的工具,因此,他们不乐于 看到北约或欧安组织与之直接打交道。
然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确效力于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集体安全和稳定方面的正当利益。其主要作用是保护中亚地区的能源供应线,阻断在不安全的俄罗斯边境 泛滥的毒品、武器和人口交易。目前,吉尔吉斯斯坦正处在危机之中。如果美国和北约此时不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开展合作,那么此举将错误地向世人昭示,它们更 感兴趣的是削弱俄罗斯的影响力,而不是维护该地区的安全。
但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并不是唯一一个对防止中亚的政治和种族暴力演变成更大范围的战争负有责任的多边安全组织。
由56个欧洲、亚洲和北美成员国组成的欧安组织,与北约、俄罗斯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国共同承担着防止冲突、保护边界和维护和平的使命。
尽管自上世纪70年代创建以来,欧安组织的工作记录内容繁杂,功过兼备,但它偶尔也扮演过防止冲突和维护和平的重要角色。例如上世纪90年代中期,它曾在 波斯尼亚代表联合国接管该地区。
目前,担任欧安组织轮值主席国的国家是与吉尔吉斯斯坦北部接壤的内陆大国——哈萨克斯坦。这显然给欧安组织迎接挑战、消除该地区的安全威胁提供了良机。
美国和北约之所以在中亚地区派驻军队,部分原因是为了支持它们在阿富汗进行的反恐战争。对它们来说,在此危急关头抛弃陈腐的观念,向吉尔吉斯斯坦提供任何 可能的援助,与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安组织全面合作并建立伙伴关系,恰逢其时。
这种援助的核心内容, 首先必须是在更多的无辜平民遭到屠杀之前,帮助平息奥什地区的暴乱,以便脆弱的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能够得到机会,回到重新谋求自治的道路上来。
美国和北约不仅要向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而且要向它们天然的地区合作伙伴——包括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安组织——伸出援手。这样才足以证明它们关心欧亚 地区安全问题的诚意。
奥什地区的杀戮行为必须停止;无辜平民和他们的财产必须得到保护,以免受到进一步的攻击和掠夺;紧张局势必须得到平息,以便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权能够回到 自治的轨道上来。
最近发生在吉尔吉斯斯坦的悲剧性事件,不仅仅反映了该国政治上的失败。这些事件还对欧亚地区作为一个整体面临的共同安全问题,提出了决定性的挑战。
(文迪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