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十年,中国逐渐成为拉丁美洲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我们需要正确认识这一事实。即使中国与拉美间的贸易和投资纽带已得到进一步增强,拉美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仍然是,而且仍将是,美欧国家。进一步说,中国崛起只不过是世界范围内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实力增强的表现之一。拉丁美洲的政策制定者应当同时从两方面——全球经济的当前发展模式和长期发展趋势——来看待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中国在经济上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但是欧美市场仍然是最重要的部分

很明显,北京正在给拉丁美洲打上自己的标记。2000年,中国在拉美的出口国排行榜上还位列第七,拉美对其的出口仅占该地区总出口的2%。现如今,不仅这一比例上升到了10%,中国还成为巴西和智利的第一大出口对象国。然而,美欧国家仍旧是拉丁美洲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拉丁美洲的出口有40%流向美国,14%流向欧洲。同时,美国还是拉美地区最重要的侨汇来源地。2008年拉丁美洲收到的约600亿美元侨汇中,75%来自美国。因此,美国也是拉美最重要的外汇来源地。

墨西哥与美国的经济联系极为紧密,且在美国市场上,来自墨西哥的产品经常与来自中国的产品形成竞争。因此,正如下图所示,作为墨西哥产品的出口地和作为整个拉丁美洲自然资源的出口对象,中国的重要性有天壤之别。举例来说,在美国市场,中国与墨西哥之间的出口相似性指数高达56.9%,而中国与巴西的出口相似性指数仅为38.5%。而在进口方面,中国对所有拉美国家,都是最重要的进口产品来源地,其重要性超过了美国。

依据联合国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的信息,中国对拉丁美洲的对外直接投资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达到了153亿美元和227亿美元,较之前九年有大幅增长。但是,中国仍然只是该地区的第三大外部投资者,位列美国和荷兰之后,也落后于区域内总投资。

解读:风物长宜放眼量

只有着眼长远,把中国崛起放在全球经济的整体框架下解读,才能准确地把握其对拉美的意义。中国崛起是世界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的一部分,尽管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在重塑全球经济的同时,也影响着拉美地区的经济前景。目前,经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调整后,全球最大的七个经济体中,发展中国家有4个: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按照《巨大力量:新兴市场如何重塑全球化》(Juggernaut: How Emerging Markets Are Reshaping Globalization)的预测,墨西哥和印度尼西亚会分别在2030年和2050年进入前七的行列。到那时,美国将是世界七大经济体中唯一的发达国家;同时,中国将成为国际贸易的中心和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到2050年,中国占世界贸易的比重将从今天的10%上升到24%。

除中国外,其它新兴经济体的崛起也会为拉美国家制造很多机遇。当今,拉美国家有40%的出口流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当发展中国家占世界出口的比重翻两番时,即从2006年的30%增长到2050年的69%时,这一数字也会随之飙升。进一步说,区域大国巴西和墨西哥的崛起,以及新兴的中产阶级,也会为拉丁美洲的其它国家带来福音。现在,巴西的出口也已占地区内出口的四分之一。

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和发达国家的困境——美国的收支不均与政治僵局、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日本的财政和人口危机——将促使一种全新的经济秩序的形成。在这一秩序下,庞大的新兴市场和新一轮资源竞争得以形成,实力与影响力的分布会更广泛。在这一秩序下,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有实权的经济体将首次由相对贫穷的国家组成,它们具有与发达国家不同的世界观,它们之间也会存在很多差别,但对此,我们目前还难以辨识。

拉美策略

中国的崛起和世界经济中心东移西移至少将三个问题摆在拉丁美洲面前:缺乏比较优势、经济外交对象的优先次序变化、全球体系内的角色转换。

之一:比较优势问题


与大众印象相反,对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崛起能否促进商品涨价潮长久持续,拉美的商品出口商们将信将疑。因此,拉美国家在经济多样化问题上面临着挑战。

未来,高涨的商品需求很可能会被供给领域投资的不断增多以及技术创新拉平,因为这会降低生产成本并创造出替代产品。这一点,正如历史一再上演的那样,对几乎所有商品都成立。(只有石油的边际成本曲线可能会陡然上升,因此是个例外。)另外,随着俄罗斯、印度尼西亚、非洲和其它自然资源输出国的商业环境的改善,它们的商品出口能力也会加强。这是导致未来的商品需求下降的另一个因素。最后,收入增长以及强调节能和耐用的新技术的出现,还会促使需求向服务和工业制成品转移。

因此,资源导向型的拉美经济迟早都需增强自身在工业制造和提供服务上的竞争力。随着拉美各国和其它新兴经济体内中产阶级人数的增多,针对上述领域的需求也将高涨。目前,拉美对中国的出口中矿产和农产品占到90%。虽然贸易条件有所改善,相较于1995至2001年间的0.5%,2002到2008年间每年提高4%,但谁也无法保证这种良好趋势能够一直持续。

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暗示着全球供需即将发生深刻的结构性转变,加之商品价格预测中固有的不确定性,拉美地区应当采取稳健的发展策略,比如投资教育、提升管治水平、改善商业环境、增强创新能力等。

之二:经济外交

虽然在未来的几十年内,美国的经济地位会相对下降,截至2050年,美国仍将保持其作为拉美最重要的出口对象的地位。同样的,将欧洲各国作为独立个体看待,其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重要性也将减弱;但是,欧盟整体仍是拉美的主要贸易伙伴。

因此,拉美各国需要调整针对中国、印度、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等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外交策略,促进更多贸易与投资领域的协议的达成;同时,与欧美国家的关系仍然至关重要。随着拉美经济水平提高和经济多样化发展,尤其是巴西和墨西哥正在向世界两大经济体的目标逐步迈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机遇也会随之而来。

之三:全球经济体系中的角色

拉美国家在世界舞台的影响力正在增强。巴西和墨西哥在G20,这一新兴国际经济政策决策组织中的作用举足轻重,而阿根廷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之一。但随着拉美国家经济实力的不断增长,他们不得不对国际经济体系承担更多责任,做出更多贡献。所以,在全球贸易体系、金融监管、移民政策、发展援助以及气候变化等问题上,他们需要确立独立的立场。

巴西(还有中国和印度)常常以发展中国家的领导者和代言人的身份出现在世界舞台上,与发达国家抗衡。但是,随着发展中国家发展壮大,他们应当不计贫富,选择那些立场更为一致的同盟者,以有效维护本国利益。

结论

对拉美国家而言,中国崛起和其它新兴市场国家的地位提高,既是机遇又是挑战。虽然中国在一些领域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该地区的国家,比如中国的制造业已超过墨西哥,但在短期内,中国也为拉美带来了利益,中国成为拉美国家重要的出口对象国,并且还是拉美地区活跃的投资者。

世界经济不断发展,包括拉美国家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都在崛起,中国崛起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然而世界经济的发展又是难以预测的。包括一些亚洲经济体最初依靠商品贸易取得成功的历程在内,经济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世界经济结构是瞬息万变的,与之相比,真正决定一国经济能否成功的,是其对国内外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