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印关系的权势结构正悄然经历着变化。印度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地位都有显著的提高。近期印美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便是例证。尽管中国的国力在许多方面仍领先于印度,印度在对华交往中却在寻求回归50年代双方势均力敌的状态。

印度在1962年战争中,被喜马拉雅山另一侧的强邻中国打败,此后几十年间,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加迅速,国际影响力也更强。中国日益崛起,影响力与日俱增,印度却大大落后了。然而,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印度晚中国13年,于1991年开始实行开放的经济政策,逐渐壮大了经济实力。1998年,印度进行了核试验,提升了国际地位,跻身成为“核俱乐部”的一员。对于中印权势结构的变化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印美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纪元。最近的《美印核协议》就是这个新纪元的最好标志。尽管印度明确表示不会做美国的跟班或制衡中国的工具,但是对于美国声称的要帮助印度成为“21世纪一个主要大国”的豪言,中国还是在审慎的揣度其政治、经济和军事含义。

印度对发展与东亚、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也越来越积极。印度的“东进”,得到了日本的支持。日本担心中国在亚洲影响力的提高,与印度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强调共同的民主价值观。美国最近也在努力拉拢印度加入美日澳海军合作项目。此外,一些东南亚国家,为防止中国在该地区成为独大的势力,也在竭力发展其与印度的关系。印度经济的崛起使印度具有了空前的吸引力。

中国采取了双重战略来应对印度的崛起。其一,努力发展中印关系,以实现两个目标:1、从印度的经济繁荣中获益2、防止印度成为美国的盟国。理由很简单,只要中印联系紧密,印度从中获益,他就不会采取反对中国的姿态。中国也很明了印度具有采取独立外交政策的传统。此外,中国也很注意在多边动议中拉上印度,如上海合作组织(印度是观察员)和新近的中印俄三边论坛。

其二,采取多种措施,应对和制衡强大自信的印度崛起所带来的负面效应。这些措施是为了保证在中印关系中,中国能够始终占据上风。

首先,中国正在扩展其在印度洋及中亚地区的军事存在。通过援助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缅甸建设港口,中国试图增强其在印度洋的海军力量。此举被印度称为“珍珠链”战略(“string of pearls” strategy)。

其次,中国对于印度在东南亚和东亚日益活跃的外交活动已开始进行牵制。印度的“看东方”政策(Look East policy)使得印度与东亚、东南亚国家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印度在努力争取成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和东亚峰会的成员,也与东盟建立了积极的伙伴关系。日本和新加坡支持印度参与到这些论坛中来,但中国和马来西亚至少在现在还不希望这些论坛成员国数量的扩大。

第三,中国进一步强化了与印度的西部邻国巴基斯坦的经济和军事联系。美印核协议签署不久,中国就承诺将与巴基斯坦在民用核能方面开展更进一步的合作,要为巴基斯坦建设四个新的核反应堆。中国还与巴基斯坦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巴基斯坦曾拒绝与印度签署此种协定)。中国还帮助巴基斯坦建设交通网,将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Gwadar port)与中国的西部省份联系在了一起。

最后,中国还加强了与印度的其他邻国的联系,如尼泊尔、孟加拉和缅甸。除了为这些国家修路和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之外,中国也加强了与这些国家的交通联系。中国还增加了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和军事援助。

中国不能再无视印度的崛起。中国的政策规划者必须将印度纳入自己的战略考量。印度的政治和经济实力在显著的提高,印度的崛起也必将影响中国对印度的看法和态度。

此外,在中印边界谈判问题上,印度也将拥有更加强硬的立场。如果印度试图在中美之间纵横捭阖,从而实现经济和战略利益的最大化,以促进自身的发展,也在意料之中。也就是说,中国从现在开始就要准备好应对来自印度的冲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