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升的能源价格、印度和中国日益增长的需求、生物燃料的崛起、愈来愈难以预测的天气,这一切导致了从海地太子港到朝鲜平壤的全球性粮食危机。本周,《外交政策》对今后可能因(粮食)匮乏、骚乱、贫穷和饥饿而发生动荡的国家和地区给予关注。


朝鲜
饥饿人口:占总人口的35%
大米价格:自2007年4月以来上涨 186%
粮食总价格:上涨70%

2007年,特大洪水冲毁和淹没了朝鲜10%-25%的主要农作物——玉米和水稻。本月早些时候,朝鲜当局宣布,首都平壤的粮食配给安排自本月开始会中止 6个月。这是金正日政权正在为经历另一场危机作准备的信号。朝鲜的粮食产量通常只占其粮食总消费量的80%。今年,这个数字可能会降至60%。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当局疏远它所需要的捐赠者,包括国际援助组织、西方国家和韩国。过去几年来,这些捐赠者为朝鲜提供了大量的援助。金正日因朝鲜方面在朝核谈判中的生硬措辞和拖延态度,惹恼了西方和韩国的领导人。作为对新任韩国总统李明博的强硬立场的回应,金正日的党报《劳动新闻》发誓,“朝鲜有能力按自己的意愿生活,无需韩国的帮助。”对金正日和他的政府官员来说,这也许是真的;但对于长期面临粮食饥荒的650万朝鲜人民来说,这将招致严重的后果。

预测:《今日美国》(USA Today)援引了一位没有公开姓名的北朝鲜官员的判断:目前的粮食危机可能是朝鲜曾经遭受的最严重的粮食危机。考虑到20世纪90年代那场曾夺去估计200万人性命的严重饥荒,这一论断意味深长。


巴基斯坦
饥饿人口:占总人口的20%
小麦价格:自2007年1月以来上涨66%

我们已习惯于听到巴基斯坦政局动荡的消息:这个核国家是美国领导的反恐战争的核心成员;其军事总统佩尔韦兹 • 穆沙拉夫(Pervez Musharraf)去年设法阻止了针对他的司法审判,从而引发了民众长达数周的抗议活动;其魅力非凡的前总理贝• 布托于去年12月遇刺身亡。然而,导致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的政党在今年2月的议会选举中败北的主要原因,却很可能是小麦价格的上涨。巴基斯坦民众对政府领导人的怀疑正在日益加剧,他们认为政府与面粉厂厂主相互勾结,把粮食产品走私到阿富汗,以谋取更大的利润,并甚至可能人为地制造粮食短缺的状况,以便把公众的注意力从贝 • 布托遇刺事件上转移开。

巴基斯坦共有人口1亿6千万,其中半数人口目前面临粮食短缺问题。过去一年来,遭遇粮食短缺的人数上升了28%。由于过去一年中粮食的平均价格上升了35% ,而工人的最低工资水平仅上升了18%,迫使政府调配军队保护粮仓,并20年来首次恢复了粮食定量供应制度。

预测: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预计, 今后几个月内,巴基斯坦的面粉价格可能将上涨40%。也许迄今为止最糟糕的情况即将来临。


印度尼西亚
饥饿人口:占总人口6%
大米价格:自2007年3月以来上涨25%
食用油价格:上涨40%
豆腐价格:上涨50%

当印尼政府手忙脚乱地试图抚慰因买不起基本生活资料而愤怒的民众时,民众的抗议活动却愈演愈烈。然而这并不足为奇。印度尼西亚70%的粮食需求依赖进口。据世界银行估计,印度尼西亚的半数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而穷人要用大约70%的收入来购买粮食。今年1月份,数千民众走上街头,对大豆价格提出抗议,结果促成大豆进口税下降了一半。3月份,当媒体报道了一名孕妇饿死的消息后,抗议活动再次兴起。4月份,学生们发动和领导了反对日用品价格暴涨的抗议活动。他们用黑色的带子封住嘴唇,以示没有能力购买食品。

印尼政府十分了解,印尼历史上多次因价格问题引发政治剧变。1965年,类似的粮食危机导致该国最著名的独裁者苏哈托上台,而1998年爆发的另一场危机则终结了他的统治。但是,尽管看起来,印尼政府目前正陷入严重的危机状态,而事实上,印尼的农业部门几十年来一直在走向衰退。至少过去十年来,印尼人口增长的速度已超过了其大米产量的增速。尽管从2001年至2006年,银行提供的资金量已经增长了四倍多,但投入到农业部门的贷款比例只占其中的四分之一。

预测:一位印度尼西亚智囊团的经济学家对法国新闻社表示,“如果三个月之内政府不采取任何行动,我真的担心会发生社会动乱。”


埃塞俄比亚

饥饿人口:占总人口的45%
白玉米价格:从2002年至2006年,平均上涨36%

那些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埃塞俄比亚大饥荒的人可能会认为,在这个饱受干旱之苦的位于非洲一角的国家,饥饿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他们错了。用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执行主任约塞特•施林(Josette Sheeran)的话说,埃塞俄比亚如今摆出了一副“饥饿的新面孔”。现在的问题是,食物就搁在货架上,但人们却买不起。上个世纪的饥荒主要是由于气候干旱造成的,而今天的饥荒,其罪魁祸首则是飞速上涨的粮价。特别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尽管今年有1100万埃塞俄比亚人面临饥荒,埃塞俄比亚仍然被视为非洲之角的稳定力量。厄立特里亚在与埃塞俄比亚交战几十年之后的今天,仍然处在战后的恢复时期。多达72%的人口都处于半饥饿状态。主要粮食全部依赖进口的吉布提,正遭遇干旱而焦土一片。当然,索马里是该地区最不可救药的一个国家。2007年,估计有66.7万索马里人逃离了首都摩加迪沙。

预测:如果对该地区今后几个月降雨量的预报是准确的,那么饥荒的情况将没有缓解的希望。


也门
饥饿人口:占总人口的36%
小麦价格:自2008年2月份以来上涨100%

腐败、大量涌入的索马里难民、在北部爆发的政府与什叶派暴乱分子间的战斗,加上已经十分严峻的经济形势,都为也门的形势雪上加霜。仅仅去年,就有大约3万名难民涌入也门,促使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开始向除了也门本国的160万人之外的43500难民也提供援助——该组织早先已计划在2008年向也门本地人提供援助。在今年春天粮食价格上涨400%之后,也门政府军对阿德里(al-Dalea) 和拉吉( Lahij)地区被剥夺公民权的年青人发动的骚乱实施了镇压,大约12名暴乱分子被打死。据估计,全球食品价格的上涨导致75%的也门人陷入缺粮的困境。据世界银行推测,翻番的小麦价格和创纪录的全面通货膨胀,可能将导致也门贫困人口的比率上升6个百分点。

预测:世界银行发出警告,如果不尽快采取行动,也门的粮食危机将会使1998年至2005年间为减少贫困而努力取得的一切成果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