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目前的中国,许多卖家习惯于在提供产品或服务以前先要求买家付很多钱。各种不同类型的公司都会这样做,既有国有的垄断性公用事业公司、公共汽车公司、移动电话运营商,又有超市以及健身俱乐部一类的私营企业。对先付钱的做法习以为常是当代中国商业文化的一个明显特征。

预付款是一种贷款,由收入有限的个体消费者提供给拥有更多资源并更有组织的企业。它对财力有限的消费者的伤害大过对财力更强的生产者的帮助。实际上,商业机构更应该向个体消费者提供信贷,而不是反过来。先付钱的做法使资金流向了错误的方向。这个习俗该改掉了。
到处都收预付费。很多预付费以储值卡的形式出现,用于日后从特定商家购买商品或服务。一些预付费也用于获得在未来购买某种商品或服务的权利或在未来享受折扣。

韩实
韩实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非驻会研究员,主要研究国际商务问题。他的经济研究涉及中美企业的交互作用和面临的挑战,以及国有和非国有经济组织的竞争与合作。
More >

电费、水费、、煤气费都采取预付的支付方式。如果不预先缴足费用,消费者就会面临断电、断水、断气的局面;如果不向房地产开发商支付大额预付款,有购房意向的买主就会失去预订待开建楼盘中房屋的权利;在接收病人住院之前,医院会要求缴纳大额押金,押金的金额通常高于个人平均年薪的四分之一,对拥有基本医保的患者也是如此;健身俱乐部一次性收取一年的会费。北京一家理发店的橱窗里写道:预付1万元,享受终身理发。

买家在得到服务或商品前支付大额预付款,这实际上是向卖家提供贷款。一般来说,如果贷款从资金盈余的一方流向资金短缺的一方,闲置资金是得到了有效的利用。然而,目前中国的预付费制度全然不是这种情况。

中国的个体消费者不得不在关乎日常生活的领域中向具有高度组织性的商业实体和机构提供为数不小的贷款。这些普通的消费者并不是庞大的、具有多余资金的市场参与者,而是年薪仅有几千美元的个体。

而收取预付费的商业组织通常并不是资金短缺的市场参与者。很多是实力雄厚、财大气粗并具有市场垄断地位的国有医院、大学、移动通讯运营商和电力公司。

中国的服务公司靠客户的订金筹钱,通过预付费金额的最大化来为企业的运作融资。发售储值卡是零售商和服务商的一个主要做法。2013年售出的储值卡金额超过1600亿美元(1万亿人民币),相当于中国国内零售总额的10%以上。2011年储值卡销售增长超过了25%,2012年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增长率降低到17%。

一些可喜的迹象表明,先付钱的做法正在变得不那么时兴了。大型商业机构开始向个体消费者提供信贷账户一类的福利。商家不再从消费者身上借钱,而是将钱借给消费者。

一项积极的进展源自于银行业的逐步自由化。中国的金融机构正在扩大其产品范围,并开始为储户提供更高的收益。消费者也意识到,与其为了在以后获得优惠而预先支付大笔的金钱,不如将这笔钱存入一个市场型的金融机构中,获取可观的收益。这样做的回报大于收取预付费的商家承诺的折扣带来的好处。中国国内影子银行系统和新兴的网上银行业务为储户提供了比国有银行和外资银行更高的收益,后者也提高了储户的利率,使其接近了政府规定的上限。随着存款利率的提高,消费者向服务商支付预付费的机会成本也相应增加了。

信用卡市场也在加速扩张。2013年,信用卡发行的年增长率达到了18%,交易量也在同年增长了31%,达3000亿美元(1.84万亿人民币),是储值卡交易量的近两倍。苏宁、国美等实体零售商与中国工商银行这样的大型银行联手,向电器和电子产品消费者推出信用卡。百货商场和家具商场紧随其后。

像京东和阿里巴巴这样拥有国际注资并且喧嚣一时的电商则更进一步,不仅不收预付费, 还允许顾客开欠条。

今年早些时候,京东这家纳斯达克上市的电商首次在业界推出京东白条这一业务,允许通过其审核的用户在不提前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在京东购买价值不超过2500美元(15000人民币)的商品。这与今天在中国市场依然盛行的预付习俗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阿里巴巴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之前,迅速推出了自己的白条业务——阿里分期购。阿里分期购提供3倍于京东白条的信用额度,更加宽松的审核制度和更低的初始利率。实力雄厚的网络电商阿里巴巴无法忍受国有银行的官僚,决定把自己变成一个银行。支付宝这一广泛使用的支付平台和供应链网络,是它的后盾。 

由电商支持的网络银行业务迅速流行。这些业务不仅让消费者存入资金以获得更加丰厚的回报,而且让他们获得信贷,在一开始买东西的时候能够少花钱。

鉴于它在中国电商行业中的强势地位和在纽约成功上市之后令人羡慕的财力,阿里巴巴及其竞争对手很有可能会让中国这种先付钱的做法变得不再时兴。。一起打破这个预付的常规,在中国深入发展信用文化, 是时候了。

国际银行、股权基金和跨国公司应该更有作为,把最好的做法制度化,帮助中国完成从预付到信用的转变。尽管发生了金融危机,这些良好的制度成就了高收入国家更高的、中国迄今还没有达到的生活水准。到目前为止,国际公司在这一转化过程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美国和欧洲的银行帮助中国国有银行进行了现代化改造,获得了丰厚的收益。美国和日本的股权基金也对京东和阿里巴巴等在中国市场开创信用文化的企业进行了长期的、大量的投资。

出售石油业、银行业等高度监管的大型垄断国有企业的股权将是重大的政策转变。这能够加速所有权的多元化,促进自由市场的发展,并且有助于信用文化形成。随着混合所有制改革在其他管制行业的展开市场竞争和结束预付常规的的机会也会涌现出来。

对于存款利率和信用卡利率的限制也应该解除,这样预付和信用的真实成本和效益才能一目了然。随着更多的行业向自由市场转变,政府控制的利息率和汇率将愈显不当。

一些分析家认为,中国消费者的储蓄太多了,为了促进经济的增长和再平衡,消费者应该增加消费。然而问题不仅仅在于储蓄水平。预付费的存在直接压低了日常消费率。考虑到已经付出的社会保障金、医疗保险金和房屋按揭款之后,尤其如此。先付一元给电力公司,购买电子产品就少了一元。要想提高消费水平,让商家取消预付要求比号召降低储蓄率更为有效。利息率受到管制,水平不高,但储蓄率仍然很高。

金融市场能把过剩的资源引向那些有需要的地方。水涨一定要让众船高。预付的习俗是从普通消费者身上敛财的习俗,终止这种习俗能够使资金流向正确的方向。是更为富有、更有组织的商业实体将钱贷给收入一般的消费者个体,而不是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