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将于3月31日举行的中美双边会议中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美两国领导人的会晤具有与众不同的意义,因为这是即将于美国召开的核安全峰会(届时,包括美国盟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代表将会出席)前安排的唯一的双边元首会议。本次会议即刻彰显了两国关系日益提升的整体重要性,但同时也体现了解决日趋紧张的中美局势的特定需求。本次会议将以南海问题作为首要的议题,同时还将涉及其他热点话题。

习近平曾于2015年9月24日至25日应奥巴马之邀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在中美双边峰会中就美国担忧中国在南海的意图做出了回应。习近平表示,中国在有争议的南沙群岛“无意搞军事化”。此前,中国在南沙群岛的七块低潮高地(low-tide elevation)上完成了填海造岛工程。中国还在这些人造岛屿上修建了两个可供军用的飞机场并配备了军事人员。但中国政府对外宣称,其目的是向在附近水域内捕捞和通航的船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许多美国观察人士、尤其是中美国防部的专家,对这些人造岛屿上的基础设施及其配备的军事人员是否仅限于非军事用途提出了质疑。此外,随后有消息称,中国在附近的西沙群岛部署了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有美国官员此前已发现中国部署了该系统),这引来人们抗议:习近平在南沙群岛不搞军事化的承诺无异于一纸空文。但是,这些抗议混淆了习近平对南沙群岛的承诺和中国在西沙群岛的长期立场,而中国自1974年起就一直控制着西沙群岛。

中国政府被指失信引发了各大公共论坛的激烈讨论。其中多半是围绕习近平提出的“军事化”一词的含义:到底习近平认为什么才算在南沙群岛搞军事化?是部署战斗机、防空导弹和反舰导弹、两栖部队,还是其他军事基础设施呢?探索上述问题的答案并迫使习近平作出进一步的承诺将是本次习奥会的核心要务。

习近平主席关注的问题

几周前,美国同南沙群岛的另一主要声索国菲律宾达成了协议。菲律宾同意对美国军队开放其五个空军基地,包括巴拉望岛上的空军基地。而该岛与南沙群岛的人造岛屿距离最短。虽然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并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应,但是该协议已引起了中方的注意。

当习近平被质疑其在增加军事力量方面的意图时,典型的做法无非是“礼尚往来”,借此反问美国在中国占领的低潮高地附近增加兵力目的何在。所以当中国政府发言人被问及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的部署时,他们也间接地提到了美国军舰(及声称的战斗机)在南沙人造岛屿附近开展的“航行自由”行动。这表明了中国政府以牙还牙的立场,即:中国宣称,所有新的军事部署都是为了应对美国及岛屿的声索国(包括越南)行动的防御性举措。

两国领导人应及时联手应对“安全困境”

作为传统强国的美国和新兴大国的中国在中国周边地区的摩擦和竞争日趋激烈。如何处理这些摩擦、避免公开冲突并保护各自的利益是中美未来关系的重大挑战。中美领导人都声称,不希望双边关系陷入零和竞争,但两国政府的行为却体现了国际关系理论中所谓的“安全困境”,即:两个竞争对手都将己方的举动视为防御性行为,将对方的举动视为攻击性行为。对方的攻击性行为为己方采取防御性应对举措提供了依据,这会导致风险升级。

3月31日的中美双边会议是缓解矛盾、避免冲突升级的契机。不过认为中美能达成“大交易”,并退出竞争无疑是白日做梦。更为实际的结果是美国向中国承诺,若中方能节制采取新行动(如在黄岩岛兴建新的人工岛屿或赶走占领南沙群岛其他地物的声索国),那么美方会减弱、尽管不会完全排除对进行新的关键性或永久性军事部署的要求。

外交斡旋的最佳契机

更远大的目标就是利用外交方案解决双边国家领土主张重叠的问题。中国在2015年修建的人工岛屿如果说未能加强其法律主张,但至少也巩固了其在南沙群岛的实际影响力。国际海洋法法庭很快就会公布菲律宾诉中国南海主权案的裁决结果,而中国随后很可能会因为这一问题而陷入外交孤立的局面。中国政府应先发制人,将舆论导向从中国威胁论转向维和论。

鉴于捍卫主权对于中国及其他各国的重大政治意义,中美两国领导人就缓解南海“安全困境”而达成外交妥协的前景可能并不太乐观。

但是中美两个大国双边关系的发展重心因无关紧要的岛屿及其主权问题而日渐偏移,这至少应引起两国领导人的反思。奥巴马和习近平应告诫两国的政府官员和军事将领保持克制,并强调共同维持现状、维护国际法的权威、以及促进争端的和平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