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美贸易战开打,许多西方评论家指出,经济和其他领域的争端升级都是北京咎由自取。中国在国内的专制和重商主义以及在国外的挑衅行为令美国接触政策的拥护者备受质疑,令跨党派的新冷战观点论调更加强烈。

包道格
包道格曾任摩根大通国际副总裁,并作为美国非官方代表出任美国在台湾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More >

在中美关系转折的过程中有一个被我忽视而被中国朋友提及的重要角度。这一点在去年夏天美国离职外交官员研讨会上被生动诠释。一个跨代际的转折已经悄然发生。

美国政府内,无论党派属性,对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有经验和认知的官员已经退休或被更年轻的官员取代。这些年轻官员从未经历过中美建交基石——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签署;他们也没有机会见证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外交战略;他们更无从体会中国人民如何走出文化大革命极端的历程。

如今,绝大部分美国官员的中国经历都约等于或少于十年。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始于耀眼的北京奥运会,而非与一个贫穷落后国家建立关系的尼克松之旅;他们所知的中美建交意图是强大崛起中的中国试图借助美国重塑亚洲格局,而非尼克松政府试图联手中国对抗苏联并从越战中抽身。

在这十年中,他们经历了中国至今尚未兑现的经济改革承诺以及美国商界对中国市场准入限制和知识产权窃取的日益抱怨。多年来一直游说政府和国会寻求与北京建立积极关系的商业联盟早已经瓦解,只剩下中美关系的批评者。

这一代的美国官员看到他们留存在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的个人信息被中国从网络上盗取。他们在网络信息泄露中首当其冲。 他们看到北京十分袒护长期寻求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平壤;但在韩美联合部署防御性导弹应对朝鲜时,他们看到北京执意因为韩国正当防御需求而惩罚首尔。

在他们看来,北京主张遵守国际法,但这种遵守只存在于国际法符合北京利益的前提下;北京支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当国际仲裁法庭宣布中国的南海主张无效时,北京不承认其仲裁;中国军方在海上建造人工岛礁,但中国却声称岛礁建设并非用于军事目的。

在新一代美国官员眼中,“一带一路”倡议以行善为名却破坏着高风险国家的财政健康。他们怀疑“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中国掩饰其地缘政治野心的借口。

与此同时,北京正在军事上和外交上打压充满活力的台湾民主。在过去十年间,无人再言中国曾经提出的形式上国家统一方案:即保证台湾自治且不在台湾驻军。过去十年间,北京在香港的所作所为显露出北京得寸进尺的欲求。

由此可见,淡忘历史对美国来说并非新鲜事。我们的选举周期和前瞻文化加强了一种倾向,即“你最近为我做了什么”,而非“我们如何在过去的合作上继续携手向前”。然而即便如此,并不是每一个美国人遗忘过去或行为失当都可以被宽恕。

相比以往,如今我们面临的困境不仅加速了我们的遗忘,而且敦促我们不要理会这些顾虑。大步向前,假装无事发生。目前掌权的美国官员们已经对中国失去了耐心和理解。这种情况下,一个虚荣浅薄的领导人上台创造出了一个更加危险的组合。

当下,我们迫切需要重新评估对华政策和话语。我们需要找寻这几年来中国政策扭转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改变了中国几十年前出台的真正有建设性的内政外交政策?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扭转这一局面? 同样,在谈及中国与欧洲、日本和东南亚的关系时,这些国家也需思考同样的问题。

中国公共空间的关闭将使这种重新评估变得更加困难。以反腐为名的扫除异党系统性地摧毁了领导层的内部制衡,这给了外界更多责难中国的理由。

以上,我并非只是简单地指责和诟病中国所做出的举动。相反,那些认为我们必须避免冲突和分歧的人应该寻求利用政策工具来推动已经部分开放的中国大门。例如,推动早已被中国列为目标的国内经济改革和自由市场改善。

个人谏言和领导层会议是远远不够的。正如中国格言所说的那样:“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过去十年的内部治理衰退以及对外过度张扬需要一种彻底且稳健的方式进行调整和修正。

对现在掌握着我们未来的新一代年轻官员们而言,看到中国的真正变化才能相信中美对抗的替代方案切实存在。

本文最初发表于《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