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ISIS就约旦和日本人质交换的谈判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您对于这起事件总体有何看法?

您认为约旦政府为什么会愿意与ISIS谈判,并着手人质交换?因为别的国家(比如美国)几乎会拒绝与恐怖分子谈判进行人质交换。

您提到约旦民众的态度有了改变。这将会对约旦应对ISIS的政策产生什么影响?

您提到了关于谁能为伊斯兰代言的价值观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约旦政府或者所有温和派穆斯林能做些什么?

这场价值观斗争的另一参与者就是西方国家。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一些友好的表示,比如英国建立了“访问清真寺”日。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德国针对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的反对浪潮。今天我们就听说有三位穆斯林在美国被杀害。穆斯林社会与西方国家之间的文化冲突似乎一直在加剧。对于您所提到的价值观的斗争,西方国家的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库尔德人目前身处同ISIS战斗的第一线,各国政府是如何支持库尔德人的?

奥巴马关于打击ISIS的战斗申请刚刚提交给国会。您认为国会会通过这项申请吗?

您是否相信美国加入作战联盟将会扭转这一地区的局势?

ISIS非常善于运用WEB2.0媒体。在如何应对新一代恐怖组织的问题上,这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在与ISIS就约旦和日本人质交换的谈判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您对于这起事件总体有何看法?

约旦是对ISIS进行空袭的联盟成员之一。其中一架约旦飞机坠落,飞行员被ISIS俘获。此外,约旦关押着曾在10年前对约旦三家旅馆爆炸案负责、来自ISIS前身扎卡维组织的恐怖分子。ISIS试图以日本人质作为交换,使这些恐怖分子得到释放,并向日本政府索要2亿美元。约旦表示不可能在ISIS没有释放约旦自己的人质、并在协议中补充这一条件的情况下释放恐怖分子。事实上,在ISIS俘获那名约旦飞行员之后不久就已经处决了他。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诚意。他们要的是自己的组织成员被释放,并且得到日本政府的赎金,但他们已经没有了约旦飞行员这个筹码。

这起事件使约旦人民真正团结起来,共同反对ISIS,而在此之前并不是所有约旦人都认同打击ISIS应该是约旦人的战争。人们团结一致的决心鼓舞政府加大了对ISIS的空袭力度。但目前约旦还没有派出地面部队打击ISIS的计划。我个人认为打击ISIS并不应局限于军事手段。如果你不去了解这些人加入ISIS的根本原因,尤其是与政治包容和经济机会相关的因素,那么军事手段无法获得真正的胜利。我们需要改变这种促使某些人加入ISIS的社会环境,而这就是我们需要从ISIS的兴起中学到的教训。

您认为约旦政府为什么会愿意与ISIS谈判,并着手人质交换?因为别的国家(比如美国)几乎会拒绝与恐怖分子谈判进行人质交换。

一般来说,约旦政府也遵从不与恐怖分子谈判的政策。但在这次事件中,政府面临两个同样糟糕的选择:一是任由飞行员被杀,而这也许会引起约旦民众的强烈抵触;二是试着与恐怖分子谈判。公众希望飞行员得到释放的舆论压力非常大。最主要的是,在约旦关押的恐怖分子中,里沙维并不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当年,她的身上绑着带有炸药的腰带,但却没有爆炸。她算是整个体系中一个比较次要的角色。

您提到约旦民众的态度有了改变。这将会对约旦应对ISIS的政策产生什么影响?

这使得政府打击ISIS的行动有了更大运作空间,而不必担心民意产生分歧。曾经存在分歧的民意现在更倾向于认同政府目前的作为。事实上,民众舆论甚至要求政府加大打击力度。从这方面讲,我们可以看到日本的民众舆论也发生了相似的变化。日本表示需要制定比之前更为积极主动的方案去打击恐怖分子。

您提到了关于谁能为伊斯兰代言的价值观的斗争。在这场斗争中,约旦政府或者所有温和派穆斯林能做些什么?

我认为有许多事需要去做,但我不确定这些事情正在进行。我们需要认真反思教育系统,以提高多元化价值观和对他人的包容性,而这些工作现在还做得不够。从经济机遇来讲,阿拉伯世界是一个年龄结构非常年轻的地区,许多人试图进入劳动力市场却不得其法。在许多阿拉伯国家中年轻人的失业率大约是30%,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情况。我们需要付出极大努力来提高生产力,给年轻人带来希望,让他们相信机遇的存在。有时候,ISIS会向所谓志愿军每人每个月支付1000美金,这对于没有工作也没有希望找到工作的人来说是一笔巨款。人们加入ISIS并不总是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他们有生计上的考虑。ISIS的活动区域都是那些一直在被边缘化的地区。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逊尼派曾认为政府排挤他们,将他们排除在政治进程之外。因此,当ISIS来到这里,这些地区对他们给予支持,因为民众愿意参加反对势力打倒政府。所以政治包容是这个地区最需要有效解决的问题。

这场价值观斗争的另一参与者就是西方国家。一方面,我们看到了一些友好的表示,比如英国建立了“访问清真寺”日。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德国针对移民尤其是穆斯林移民的反对浪潮。今天我们就听说有三位穆斯林在美国被杀害。穆斯林社会与西方国家之间的文化冲突似乎一直在加剧。对于您所提到的价值观的斗争,西方国家的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西方国家也必须正视包容度这个问题。在法国、比利时等欧洲国家存在着对于穆斯林群体的歧视。全世界有十七到十八亿穆斯林,他们并不是恐怖分子。那些恐怖组织只不过是伊斯兰社会中很小的一撮。在西方社会也需要更多的包容。包容度越强,人们加入ISIS的动机就越少。许多ISIS的追随者来自于欧洲,这是有其原因的。这个问题是不能被忽视的。

库尔德人目前身处同ISIS战斗的第一线,各国政府是如何支持库尔德人的?

美国政府正在给予库尔德人支持,给他们提供装备,也许这还不够。在伊拉克,政府的任何武装行动都要依赖库尔德人。这是在伊拉克挫败ISIS的关键,因为你无法单纯通过空袭去打败他们。所以在美国政府与库尔德人以及美国政府与伊拉克官方政府之间,很多培训都在进行着。一场政府武装战役即将发起,也许就在下个月,而库尔德人将会是其中的主力。

奥巴马关于打击ISIS的战斗申请刚刚提交给国会。您认为国会会通过这项申请吗?

决议本身就有点模棱两可。里面没有提及地面部队,但也没有明确否认。目前的说法是,决议并没有授权任何实质意义上的地面部队作战,同时也为军事顾问和培训人员的介入留有余地。但我认为只要其中不涉及地面部队,决议是会通过的。

您是否相信美国加入作战联盟将会扭转这一地区的局势?

如果没有地面部队,我们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击败ISIS。只从天上投掷炸弹是不够的。我确实认为ISIS已经失去了在伊拉克的一些地盘。他们的一部分地面部队将会被赶出伊拉克。但问题在于他们会进入叙利亚,而那里没有地面部队,这时我们该怎么办?这将不会是一场简单、迅速的战争。但我想要再次强调,这场战争不能只局限于军事手段。在2007年,ISIS的前身扎卡维组织在伊拉克被军事击退,而扎卡维本人也在伊拉克被杀。但是之后又出现了ISIS。虽说军事行动是必要的,但你无法只用军事手段去对付他们。

ISIS非常善于运用WEB2.0媒体。在如何应对新一代恐怖组织的问题上,这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他们非常善于利用社交媒体。他们也非常善于利用公共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军事手段以外的应对策略。这其中也应该涉及到社交媒体。别忘了这些人很多都来自于大量接触社交媒体的西方国家。他们非常善于利用这些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