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班加西:一群身着破烂不堪的军装的士兵走进一家老旧医院拥挤的手术室,颈部的弹片、胸部的弹眼和腿部的灼伤痕迹让人触目惊心。当地上周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一支由陆军、警察、少数民族民兵和社区志愿军组成的联盟军队发起了号称“末日行动”的运动,该行动旨在将“圣战”组织和“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驱逐出据点。

当地很多居民纷纷表示,几乎已很久未见过如此规模的战斗,而国际社会也对其产生了颇多误解。利比亚的两个对立政府(获国际社会认可的利比亚政府的总部位于东部城市托布鲁克,而另一个政府则位于利比亚西部的首都的黎波里)正就联合国从中斡旋的和平计划的最后草案展开讨论,怀疑和不信任情绪笼罩在班加西上空。利比亚人民认为联合国的和谈旨在帮助的黎波里的伊斯兰主义者获得合法身份,后者被指控曾为班加西的“圣战”组织武装分子提供支持。

笔者曾参加了抗议两名活动家被谋杀的集会活动,利比亚东部政府的文化和媒体部部长出言不逊,痛批停泊在近海海域的美国海军对“伊斯兰国”的无所作为,同时谴责了以色列向“圣战”主义者出售武器的行为。当他提及一手策划“末日行动”的哈里发·哈夫塔尔将军时,集会群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

哈里发·哈夫塔尔是利比亚最强势的分裂组织领袖。他原为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的亲信,上世纪80年代叛逃前曾担任过多年的陆军军官。他于2014年发起了未经批准的军事行动“尊严行动”,旨在将伊斯兰民兵驱逐出班加西并结束长期困扰这座城市的暗杀和暴力事件。

但是他的野心并不止于此。哈夫塔尔将军试图将战火引入的黎波里,以推翻政府及其伊斯兰派系的统治。这一行动直接威胁到国家的统一状态。支持者纷纷提出质疑,认为他将中立的民兵组织视作恐怖分子的举动太过偏激。当笔者去年与哈夫塔尔将军会晤时,他表现出对各种政治派别的伊斯兰主义者的蔑视态度。“他们只有三个选择。”他说,“死亡、入狱或者离开这个国家。”

部分军事指挥官在被迫参加班加西战斗前线的军事行动时,对他的政治野心和在军事上无能的表现颇有微词。“他就是第二个卡扎菲。他打算建立他自己的民兵组织。”一位军事指挥官曾这样告诉笔者。当时,哈夫塔尔将军落后的空军部队正用无线电发送作战命令,调兵帮助其被围困的部队脱围。

哈夫塔尔将军发起的战争为班加西带来了显著的变化:暗杀事件大大减少;居民夜间出行更加安全;年轻人可以在户外咖啡馆悠闲地抽烟或在足球场踢球;专卖店开始出售运动装备和枝形吊灯。

然而,这些改变都需要民主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令利比亚民众不无担心。上周,效忠于哈夫塔尔将军的民兵组织截住了打算出逃海外的利比亚总理。“末日行动”在联合国就利比亚成立民族团结政府的最后期限的前夕爆发,对和谈进程造成了破坏。部分分析人士担心如果不能建立民族团结政府,位于托布鲁克的议会的决议就将在10月底失效,而哈夫塔尔将军将建立军事委员会管理东部城市,或以更大的权力在幕后暗箱操作。

其他各方势力则甘心屈服于强权政治之下,只求能在和平局势下保住性命。笔者一位朋友的母亲表示:“与让我在选举中投票相比,我宁愿切掉自己的手指。”

同时,战斗仍在继续。紧邻机场的郊区遭受了火箭和火炮的轮番攻击,时时可见喷气机划过天空留下的白烟。大中小学都紧闭校门,挤满教室的不再是学生而是流离失所的居民。停电事故司空见惯。利比亚军方称,敌军太狡猾、太疯狂,从米苏拉塔(与的黎波里政府结盟的西部城市)进口的战斗机和武器令其作战能力大幅提升。

这背后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在亲哈夫塔尔的武装力量中,有许多(军方领导人认为约有40%到80%)实际上是来自社区的民兵。部分地区的武装冲突源自家族或种族的仇恨和争斗,例如:居住在利比亚东部的贝都因人(阿拉伯部落)和利比亚西部的家族世系(部分家族源自土耳其血统)之间经年的宿怨。“这是对土耳其人和共济会之间的斗争。”一位部落民兵领袖曾向笔者透露。另一位民兵领袖则表示,他麾下有年仅十四、五岁的少年士兵。笔者还听说过有关即时处决囚犯、强行驱逐居民和破坏财产的故事。

另一方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可以肯定的是,“伊斯兰国”正在不断壮大。但哈夫塔尔将军旗下的一位匿名的军事评论员却推测,反对派的武装力量中有很多人都是来自班加西弱势家庭的青年,他们被伊斯兰民兵组织控制,希望寻求和平,但并非死忠的圣战主义者。

美国明智地对当地的多边冲突采取了回避态度,但同时也坚称,帮助利比亚对抗“伊斯兰国”的最佳方法就是建立统一的政府,以协调各方武装力量。目前,任何军事援助都只会令利比亚内战火上浇油。

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来自利比亚东部和西部政府的代表正借联合国大会(纽约)之机举行和平谈判,拟于星期四和星期五举行的和谈将决定新一届政府的领导人选。如果无法通过上述和谈组建政府,那么利比亚将在两股同样具有毁灭性的洪流中走向四分五裂:要么“圣战”组织夺取政权,国家机构分崩离析,要么逐渐转向独裁政权。

美国政府官员曾私下暗示,届时美国的政策可能会转向遏制主义和目标精确的反恐行动。虽然这可能会在短期内减缓“伊斯兰国”在利比亚的势力扩张进程,但它对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却毫无作用,而后者才是饱受战火摧残的班加西居民及其他利比亚同胞所希望的。

本文最初发表于《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