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个角度来看,中国大规模推行“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计划仍任重而道远。

俄罗斯深悉,根据这一计划,中国将向相关地区注入数十亿美元的新投资,从而长期改变亚欧大陆的未来格局,因此俄政府最终接受了这一计划,并宣布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可与该项目合作对接。

2013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的一次演讲中首度提到了“新丝绸之路”理念。这也是习近平第一次以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身份访问亚欧腹地国家。习近平在此次访问中发表声明,承诺将在中亚各国家的首都启动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投资项目,这使得习近平的此次中亚之旅似乎成了一次“采购之行”。

在习近平此行之前,中国外交家们效仿中世纪的“丝绸之路”,提出了“新丝绸之路”的理念,希望使中亚各国形象地认识到中国友善的意图及商业合作的互惠互利性。习近平欣然采纳了这一理念。

这一理念随后发展成“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方案,该方案旨在新修新建一系列以中国为起点及终点的铁路、高速公路和油气管网。迄今为止,相关部门已投入大量资源。丝路基金于2014年正式启动,初期资金规模为400亿美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管理团队宣布,将于2020年前向“丝绸之路经济带”项目融资1万亿美元。

该项目在中亚各国和中国国内都得到了鼎力支持。然而,俄罗斯对该项目的反响却并不强烈。习近平于2013年发表的演讲在俄罗斯遇冷。2014年,俄罗斯国内就“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否已威胁到俄罗斯在中亚的利益展开了激烈讨论。虽然2014年11月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习近平提到了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的可能性,但双方并未就细节展开深入探讨。

直到今年3月份,俄罗斯政府才最终发表正式声明,表示将对该项目予以支持。俄罗斯第一副总理伊戈尔·舒瓦洛夫(Igor Shuvalov)在演讲中表示,俄罗斯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将为欧亚经济联盟带来发展机遇而非威胁。有人认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最新合作将有助于中国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运往欧洲的货物仅需通过两国海关即可顺利抵达。

5月8日,习近平和普京在莫斯科签署了有关“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虽然文件的大部分内容是措辞模糊的政治声明,但中俄两国政府均承诺,将暂时搁置敏感的自由贸易区问题,并针对上述两个经济项目的对接设立外交事务联合工作小组。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国内的经济问题及其在外交政策方面的野心都是推动“新丝绸之路”项目发展的动力。

中国过去15年内的经济增长带来了过剩的产能和劳动力,也引发了如今就业不足的问题,中国需要依靠出口解决这些问题。基建热潮高涨加之中国商品的大量出口造就了每年10.5%的增长率。中国建成了全球最大的交通网络,包含高铁、新型多车道高速公路以及数十座机场。建筑行业产生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由于中国国内经济的增长正日趋放缓,对中国西部邻国的大规模投资或将成为这一社会经济问题的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另一个经济激励计划──旨在加强东南亚和太平洋沿岸港口基础设施建设的“海上丝绸之路”计划。上述两大计划合称“一带一路”。

中国国内经济的发展重点正从东部向西部转移。中国东部沿海省份数以百万计的廉价劳动力使中国赢得了全球领先出口大国的地位。然而,这些地区的劳动力成本正在不断增长,劳动立法体系也日臻严格。此外,中国东部港口的吞吐量也已达到增长极限。

中国政府自2000年中期开始推行税收优惠政策和进出口关税补贴,以促进产能向内陆地区转移。但目前华中地区的劳动力成本也已上涨,导致各大企业不得不深入西部的内陆地区。因此,建设通往欧洲的西向主干道计划极具吸引力。从乌鲁木齐至柏林的陆运速度比从深圳至汉堡的海运速度快三倍。不过,为了降低运输成本,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到位。

当然,地缘政治问题也很重要。美国对南海问题的态度令中国忧心忡忡。中国政府高层担心,如果爆发严重危机,美国很可能会对中国实行海上封锁并对其海上贸易进行限制。

在中亚地区,中国也想证明其旨在提升影响力的经济活动有益无害。由于该地区毗邻一直纷争不断的中国突厥语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因此这一点显得尤其重要。

迄今为止,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的大部分细节仍未敲定,而俄罗斯也仅仅是象征性地参与其中。如果丝路基金能在今年年底前按计划完成对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工厂9.9%股份的收购,那么这一切将有所改变。在普京总统9月份访华期间,数家私营企业已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计划启动了合作项目。

从“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第一阶段来看,甚至中国政府自身也尚未针对下一步的发展制定明确计划。中亚各国和俄罗斯若要针对即将大规模推广的“新丝绸之路”确立自身的项目和合作条件,无疑将面临重重挑战。

本文最初发表于俄罗斯《生意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