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争鸣 Opinion and Debate

美国是否应对中亚事务继续保持关注?
How Much Should the United States Still Care About Central Asia?
理查德•索科尔斯基(Richard Sokolsky),保罗•斯特朗斯基(Paul Stronski),欧亚新闻网(EurasiaNet),2016年1月25日

美国竭力在后苏联时代为美国─中亚关系建立持久的框架。最初,获得前苏联的核遗产是美国政策的重点。但在9·11恐怖袭击案后,美国需要中亚各国支持其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因此其中亚政策也开始转型。那么,在重新修改其全球优先行动计划后,美国中亚政策的指导性因素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石油价格下跌时中亚地区的能源储备、中亚各国政府拒绝认可的民主愿景,甚至是阿富汗(美国政府正试图从该地区长达十五年的战争泥潭中脱身)——这些均非指导性因素,但区分出这些因素比直接确定指导性因素可能要容易得多。

唯一明确的一点就是,美国需要基于新出现的一系列情况对美国─中亚关系作出调整。

在展望未来之前,我们应当花一点时间总结历史。美国积极参与中亚事务的举措已初见成效:核武器已被销毁,哈萨克斯坦已成为全球核不扩散条约的捍卫者。中亚各国是美军在阿富汗开展军事行动的重要合作伙伴。美国帮助中亚各国建立了各自的主权国家,并助其维护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任何国家都不能在中亚称霸,而俄罗斯也无法再垄断中亚的油气资源。美国圆满履行了它对伙伴国作出的承诺。

但美国仍有多个中亚目标未能付诸实践。中亚各国希望建立一个基于自由市场和法律制度、尊重人权的民主、开放型社会,但收效甚微。美国一度希望通过“新丝绸之路”项目将中亚地区同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相连接,却未能得偿所愿。自俄罗斯失去对该地区能源资源的垄断地位后,中国——而非西方国家——成为最主要的受益者。

展望未来,寄希望于美国帮助中亚各国实现转型目标是不现实的,尤其在美国政府计划缩减对该地区的投入、将精力转向挑战性更紧迫的亚太和中东地区之时。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影响力持续大幅下滑,中亚在美国的战略计划中作为“通往阿富汗之门”的作用被进一步弱化,这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投入的时间、精力和资源都将被削减。

更重要的是,中亚地区的发展轨迹已经发生了变化。该地区正处于地缘政治格局转换的关键节点,这一转换趋势将削弱西方国家对其发展态势的影响力。俄罗斯的残余影响力和作为中亚贸易合作伙伴及贷款上佳之选的中国,二者正以其独特的地位逐步发展成中亚主要的经济、政治和安全合作伙伴。这些变化趋势将使得中亚各国对美国施加自身影响力及助力国家建设、区域经济一体化及推广西方价值观的行为日趋反感。

目前,推进美国的优先行动目标需要重新制定相关的政策。其中四个方面的变化是至关重要的。首先,美国应优先考虑增强与区域性强国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的互动。这两个独裁政权的领导人年事已高,正面临着重重挑战,或将引发风云动荡的政局变革。其次,美国应该承认自身与俄罗斯和中国在某些领域的共同利益,并应尽力利用上述两国的行动来维护自身的利益。这些共同利益包括通过区域性基础设施的建设确保该地区的政局稳定和长期的经济发展。再次,美国不应将全面推广民主制度作为其改革计划的重点,而应着力提高社会发展程度,改善经济条件,并创建更宜居的环境,以便进一步促进该地区的转型。最后,虽然当地政府常年宣称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结果是借此支撑他们的独裁政策)并从外部合作伙伴获得安全援助,美国应避免因对极端分子的威胁反应过度而将美国政策军事化。

美国为中亚地区设定的目标虽然雄心勃勃,却往往不切实际。这导致中亚五国与美国之间丧失互信、心怀不满和失望。如果美国未能根据整个中亚地区盛行的变化之势作出相应的调整,那么美国的宏伟目标与实际执行力之间的落差将会持续扩大,并很有可能演变成影响美国与中亚各国、甚至是美国与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关系发展的负面因素。美国应综合考量可投入该地区的有限资源,并从中亚地区的实际情况出发制定相关政策,如此才能更好地保障各方的利益。

这并非要求美国漠视或停止介入中亚事务,而是希望美国能采取谨慎的态度,同时将有望实现的合理结果作为重点。中亚各国都很乐于与美国维持友好的关系,即使只是出于制衡中国和俄罗斯在当地影响力这一目的。这一地缘政治诉求可为美国在短期内参与该地区事务并在未来数年内获取更多恰当的利益创造富有意义的机会。

卡内基动态 Carnegie News

亚洲经济:问题及前景
Asian Economy: Problems and Perspectives
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亚历山大•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莫斯科,2016年1月14日

迈克尔•佩蒂斯及数位中俄关系专家于1月14日参加了莫斯科─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俄罗斯在亚太地区的影响”项目的研讨会。迈克尔•佩蒂斯现为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他是一位享誉全球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专门研究中国金融市场。

与会人员分别就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面临的短期和长期挑战、当代中国经济结构改革的需要、中国国内债务以及GDP增长放缓展开探讨。迈克尔·佩蒂斯还针对中国经济体系的主要缺陷及其“再平衡”战略在未来的发展态势表达了个人观点。会议由莫斯科中心亚太项目主任亚历山大·加布耶夫主持。

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果浅析
Dissecting Taiwan’s 2016 Election Results
容安澜(Alan D. Romberg),包道格(Douglas H. Paal),华盛顿特区,2016年2月8日

中国大陆的经济增长正逐步放缓,台湾对大陆影响力的抗拒心态也日趋明显,台湾“立法院”及领导人选举对大陆地区意义非凡,对整个亚太地区也将造成重大影响。苦心维系七年之久的两岸关系或将面临重新洗牌。海峡两岸冷静务实的关系一直以“九二共识”为基础,“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是台方对“九二共识”的诠释。新的两岸关系将是台湾岛内以及台湾和大陆之间角力的结果,它对未来的两岸关系、美国的利益以及美国在大陆—美—台三角关系中扮演的角色都将产生难以预知的影响。容安澜和包道格将从台湾“大选”后的局势入手,针对上述影响展开分析。

科技外交与美日同盟
Technology Diplomacy and the U.S.-Japan Alliance
角南笃(Atsushi Sunami),威廉•科尔格莱齐尔(E. William Colglazier),沃恩•特瑞肯(Vaughan Turekian),岸辉雄(Teruo Kishi),田所悟志(Satoshi Tadokoro),金出武雄(Takeo Kanade),诺曼•纽赖特(Norman Neureiter),安德鲁•萨德尔(Andrew Saidel),包道格(Douglas H. Paal),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华盛顿特区,2016年2月10日

日本和美国在多个技术研发领域独领风骚,其机器人、医疗保健、能源和防灾减灾技术尤为出众。全球化、经济一体化、环境恶化以及困扰多个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给全球各国都带来了深远的政治和社会影响,这也令相关技术对外交政策的重要性日渐凸显。展望未来,如何通过相关战略的制定来帮助美国和日本利用这些技术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是美日同盟需要面对的重大挑战之一。来自不同领域的日本和美国专家将在为期半日的研讨会中就高新科技在21世纪外交政策中的作用展开探讨。

返回目录 ↑

卡内基中文网最新更新What's New on Carnegie ChinaNets

中国市场将面临再度动荡
There’s More Volatility to Come in China
黃育川(Yukon Huang),《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 ,2016年1月14日

中国政府开放金融市场的举措日趋多样化,其结果却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动荡。

维护两岸和平将令各方受益
Maintaining Peace Across Taiwan Strait Can Benefit All
包道格(Douglas H. Paal), 《中国日报》(China Daily),2016年1月21日

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很有可能会首度为美国、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维持了七年多的稳定局势掀起波澜。

中国需正确处理经济再平衡
Can China Get its Rebalancing Right?
黃育川(Yukon Huang),《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2016年2月5日

除非确立一条可持续增长的路径,放缓的中国经济可能会持续数年。然而,围绕中国前景的普遍悲观情绪有些过头了。

返回目录 ↑

学者文摘Scholarly Publications

《北京能“买”回台湾? ——陆对农业贸惠的实证分析》
Can Beijing Buy Taiwan? An empirical assessment of Beijing’s agricultural trade concessions to Taiwan

黄鹤回(Stan Hok-wui Wong),吴妮可(Nicole Wu),《当代中国》(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2016年1月26日

自2005年以来,中国大陆在对台农业贸易上一直实行优惠政策,对台湾农产品进口关税进行大幅度减免。台湾民进党对此持反对态度,担心其农村支持率因此受到威胁,在“大选”选票上输于国民党。本文作者试图通过对两岸农业贸易的实证研究,对大陆的农业贸易优惠在台湾“大选”中造成的影响进行分析。

首先,作者回顾了两岸关系的发展并点明大陆对台农业贸易优惠的战略意义。2005年时任国民党主席连战对大陆的访问大力推动了两岸经济贸易的发展,大陆开始对多种台湾蔬果实行进口零关税,惠及广大台农。作者指出,与标准的贸易协定不同的是,北京给予的优惠都是单方面的,不要求台湾方面给予任何回报。自《反分裂国家法》颁布以来,台湾国民党与大陆的关系得到极大改善,大陆推行的单方面优惠政策也被认为存有政治目的,即为国民党争取农民选票。因此,民进党当局对此表示强烈反对,不断阻挠政策实施。

其次,作者分析了台湾农民与两大党派的关系变化。1949年被共产党击败后,国民党一直重视与农民的关系。从1949年到1953年,国民党当局采取三个步骤推动土地改革,使农民受益。另外,国民党联合地方派系,发展基层网络以赢得更多农村支持并加强政治控制。然而,国民党在台湾农村的主导地位在七十年代后不断削弱,同时民进党开始对农民给予重视,在农村成功争取到越来越高的支持率。

随后,作者以台湾两党竞选为背景,对农业贸易优惠的影响进行了实证分析。作者试图回答三个问题:其一,如果说北京给予的优惠是出于政治目的,北京要如何制定优惠政策以确保能削弱民进党的支持率?其二,陈水扁当局是否成功妨碍了大陆给予贸易优惠?其三,贸易优惠如何影响了民进党的选票?在两项回归分析中,作者将民进党在2004年“大选”中赢得的选票、乡镇的领导党派、收入变化、人口、文化程度等设为控制变量,将民进党在2008年“大选”中赢得的选票设为因变量。

回归分析的结果显示,大陆提供的农贸优惠并未能在2008年的台湾“总统”选举中对民进党的支持率造成影响。作者认为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有三:第一,台湾农民认为农贸优惠并没有太大吸引力。第二,陈水扁当局的应对措施效果显著。第三,国民党遭遇了党派常面临的选民承诺问题:选民获得利益后不再给予支持。

返回目录 ↑

《美国的中亚政策3.0》
U.S. Policy Toward Central Asia 3.0

尤金•鲁默(Eugene Rumer),理查德•索科尔斯基(Richard Sokolsky), 保罗•斯特朗斯基 (Paul Stronski),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2016年1月25日

自上世纪90年代中亚五国独立以来,美国的中亚政策以“9·11事件”为界,分为两个阶段。“9·11事件”前,美国主要关注在中亚建立自由市场,减少中亚国家长期以来对俄罗斯的依赖。同时,美国推进民主法治议题,以促进中亚国家的民主转型。“9·11事件”后,美国的中亚政策发生重大转变,中亚在美国外交战略中的地位大幅提高,安全合作取代经济发展得到高度重视。本报告指出,随着中亚地区地缘政治发生重大变化,俄罗斯和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博弈加剧,各国开始寻求西方国家的介入以平衡中俄的战略野心。这将促使美国调整中亚政策,进入第三阶段。作者认为,好高骛远不利于美国发展与中亚五国的双边关系,美国应采取脚踏实地的中亚政策,以美国的利益和中亚当前局势为基础。

中亚地区局势目前受五大因素影响:权力更迭、经济发展、腐败与公共治理、政治高压,以及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除此之外,中亚还正经历剧烈的地缘政治变化。中国已经崛起为在该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国家,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启动,中亚对中国的依赖将会进一步加剧。俄罗斯虽仍是中亚重要的经济伙伴,但正面临衰退趋势,仅靠军事安全保障其在中亚的影响力。伊朗作为新的地区事务参与者,可能使中亚的外交局面更为复杂。另外,阿富汗北部局势的不稳定以及对中亚国家极端势力的刺激都构成直接的安全威胁。西方国家已不寄希望于中亚国家的民主转型,同时中亚在能源领域的潜力也因复杂的政治经济环境受到限制,一系列的变化都意味政治中亚的地缘政治取向将由欧美转向亚洲。

报告进一步分析了目前美国在中亚地区的利益与目标,以及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繁荣的重要性。随着美国持续减少在阿富汗的军事投入,其对中亚国家的战略考量也在降低。由于中国强大的经济影响力和俄罗斯残留的政治存在,中俄可能会成为中亚未来主要的合作伙伴。这意味着美国应该寻求与中俄的共同利益,引导中俄以对美国有利的方式介入中亚局势。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遏制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仍是美国在中亚的关注重心。同时,美国将继续在中亚地区构建能源市场,建立有序的商业环境,扩大地区经济合作及多元化以满足美国的商业利益。然而由于美国对中亚地区的经济投入十分有限,提出的 “新丝绸之路”战略没有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亚投行有竞争力和吸引力。此外,美国在预防中亚国家政权崩溃以及防范大规模武装冲突上应注重与中俄两国的合作。最后,报告指出,由于美国缺少中俄的地缘优势,其中亚政策应遵循离岸平衡的方针。报告为美国中亚政策提出了六项建议:优先加强同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在区域事务中的合作;承认与中俄在中亚的共同利益以及两国的贡献,引导中俄政策朝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发展;以需求驱动改革,不将民主强加于中亚国家;构建安全与价值观的平衡,不将人权状况作为安全合作的条件;不轻易使用武力,避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过度反应;更有效地使用现有筹码,追求务实、有重心的政策目标。

返回目录 ↑

《治理网络空间:跨大西洋领导的路线图》
Governing Cyberspace: A Road Map for Transatlantic Leadership

思南•于尔根(Sinan Ülgen),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2016年1月18日

随着互联网在国家政治经济中的作用逐渐加强,网络安全问题日益突出,严重威胁主权国家的安全。然而,各国仍未在网络空间安全的全球行为规范和准则上达成共识。本报告分析了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前景以及网络空间的国际治理缺陷,并对美国、欧盟、俄罗斯、中国在网络空间治理上的政策主张进行了说明。报告指出,美国和欧盟需要采取联合政策,带头制定全球网络空间规则。

美国和欧洲因经济和技术上的优势,有足够能力和兴趣影响网络规则的制定。事实上,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已经开始与第三方国家合作制定多边规则,跨太平洋合作能使使其发展成一项更具野心的全球议题。然而,华盛顿和布鲁塞尔能在互联网治理、网络安全、网络战争等关键问题上达成一致是最重要的前提。作者认为,跨太平洋合作伙伴间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很大,这将为制定新的全球网络空间政策框架打下基础。

报告分六章分别针对网络隐私、线上言论自由、跨境数据流、互联网治理、电子商务、网络安全、网络战争等方面进行了讨论。报告对跨太平洋伙伴国家共提出五点政策建议:

第一,制定规则以规范政府机关和大型网络公司等在大量数据收集和检索上的协作,提高网络可信度。

第二,建立防范网络犯罪的新型多边机制。

第三,建议修改国际贸易法,对经济间谍进行处罚。

第四,领导制定监控技术出口管理的规则。

第五,同意授权北约开发更强有力的网络威慑手段。

返回目录 ↑

《朝鲜市场经济的复苏》
The Resurgence of a Market Economy in North Korea
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of International Peace),2016年2月3日

朝鲜常被称作世界上最后一个斯大林主义国家。然而,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以来,市场开始在朝鲜经济中起到关键作用。文章梳理了市场经济在朝鲜的复苏和发展,并说明了其对国家政治、人民生活的影响。作者指出,虽然朝鲜现已有大量按资本主义方式运营的企业,但这种民营经济仍未被政府所承认。

自上世纪60年代初期至80年代后期,朝鲜一直声称“自给自足”是其经济发展的核心原则。然而,90年代初期中国和苏联的援助突然切断后,朝鲜经济增长严重不足,遭遇经济危机,特别是农业生产受到的影响最大。朝鲜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爆发的大饥荒是1960年代以来东亚发生的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

饥荒爆发后,粮食配给制被迫中止。许多国有工业企业也停止生产 。为了生存,许多住在农村和小城市的居民开始非法开发私人耕地,其中女性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时,走私开始在边境地区盛行,人们通过运送药用植物和海鲜到中国以换取食物和生活日用品,非法药品等危险交易也开始出现。此外,大量朝鲜非法劳工涌入中国,最高时数量达到了近20万。

90年代后期,外币兑换店、私人旅馆、私营图书馆、家教等多种生意随之兴起。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些经济活动都违法了朝鲜法律。然而,饥荒爆发后,官员们接受贿赂放宽限制,因此朝鲜的腐败程度在这一时期开始显著增长。政府官员虽被禁止参与经济活动,但国有企业的领导虽为国家干部,可以和许多私营业主一样自由管理企业以获得最大利润,并自留收入。民营经济的发展和商人阶级的扩大还刺激了朝鲜民营交通业、餐饮业等的大力发展,也有越来越多民营企业从事外贸活动。

然而,朝鲜政府一直拒绝承认朝鲜民营经济的存在,官方媒体也从未报道过这方面的经济活动。但朝鲜领导人其实非常明白,朝鲜必须依赖这些私营企业才能维持现有的稳健的经济效益。因此,朝鲜政府一直采取坐视不见的政策,从未通过法律制裁扼杀民营企业的发展。随着民营经济的发展以及国营部门的变化,朝鲜经济逐渐从90年代的饥荒中恢复过来,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显著提高。朝鲜房地产在过去十年里价格飙升,随着新中产阶级的诞生,收入不均的现象愈发明显。服务业也迅速发展起来,让朝鲜人民得以接触到国际流行文化。同时,民营经济的发展也在持续影响着朝鲜的政治局势,韩国产品和文化的输入使韩国形象大为改观。

虽然朝鲜仍拥有以斯大林主义和朝鲜民族主义为主的意识形态,随着民营经济占据了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半甚至更高,将朝鲜与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相提并论便不再合适了。

返回目录 ↑

《屏障、跳板和标杆:中国设想中的西太平洋岛链”》
Barriers, Springboards and Benchmarks: China Conceptualizes the Pacific “Island Chains”

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乔尔•伍斯诺(Joel Wuthnow),《中国季刊》(The China Quarterly), 2016年1月21日

在美国政府报告中,中国的西太平洋 “岛链” 概念被描述为,解放军为在有关领土争端的 “反介入”作战中为打败美国和盟国部队而设立的狭窄界线。然而,本文作者认为这一看法过于短视。本文通过对大量中国文献的研究,对解放军在岛链上的考量进行了深入分析。作者指出,“岛链”概念早在现代海军或海军战略家出现在中国之前就已经发展起来。如今中国借用了这一概念,并且给出了十分灵活、微妙和多面的官方解释。这也充分说明了北京在海上崛起的过程中面临许多相互矛盾的因素,其中包括在持续增大的距离和活动强度下,海上通道安全日益增长的重要性。

首先,作者回顾了有关中国人民解放军“岛链”概念的美国政府报告和学者分析。作者指出,大部分文献都局限于强调“岛链”概念与中国反介入战略的联系,未能体现岛链对解放军战略家的重要性。作者认为导致对“反介入”问题过分强调的原因有三:其一,解放军前海军司令员刘华清提出的“近海防御”战略所规定的海军防御范围与第一岛链重合。其二,解放军战略家可能借鉴了前苏联海军的纵深防御机制。 其三,解放军以岛链为基准,部署中程弹道导弹等反介入打击武器,作战半径不断增强。

其次,作者对“岛链”概念的由来和当今中国的官方解释进行了说明。中文文献中的“岛链”是冷战时期由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首次提出的特定概念,指美国为围堵苏联海上力量,争夺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而沿阿留申群岛经日本至菲律宾建设的一条海上防线。作者对比分析了四份解放军官方文件,其对岛链的定义以及地理特征的界定都不尽相同。作者发现,相比整条岛链,解放军更重视岛链上关键点的战略价值,如台湾、日本、菲律宾以及关岛。同时,岛链间的海上通道相比岛屿本身受到更高关注。另外,作者指出,虽然大部分文件仅涉及第一和第二岛链,少量隶属政府和非官方的中文出版物也提到了主要由夏威夷群岛基地群组成的第三岛链,并且其多被视为支援亚太美军的战略后方。

随后,作者分析了中国军事分析家眼中岛链的现实和战略意义。作者指出,中国对太平洋岛链的考量存在三种视角。第一,岛屿被视为屏障,是外国防御工事对中国力量投射的阻碍和威胁。第二,岛链被视为跳板,是外国攻击或入侵中国的潜在基地。第三,岛链被视为标杆,为突破第一岛链提供标准,使解放军海军得以衡量其与日俱增的势力,扩大力量投射。

最后,作者做出总结,将中国在太平洋岛链上扩大军事部署和作战范围解释为中国谋求增强反介入能力,一定程度上为美国及其盟国提供了有关未来中国军事行动的重要参考。然而,中国对岛链的战略考量远比“反介入”要复杂。随着中国海上和空中军事实力不断增强,中国试图反制以往在其近海对其进行围堵、干预的势力,在力量投射上达到新的里程碑。

返回目录 ↑

《中国的一带一路”:概念、规划及与俄罗斯的合作》
The Chinese One Belt One Road Project: Concept, Plan and Cooperation with Russia

谢尔盖•乌亚纳耶夫(Sergei Uyanayev),《远东事务》(Far Eastern Affairs),2015年第4期

“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设计,从一开始就与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战略构想完美结合,旨在推动中国增强综合国力,成为世界大国。同时,“一带一路”与中国西部大开发、实施向西开放战略保持一致。自2013年9月提出以来,“一带一路”一直占据着中国外交事务的首要地位,并受到俄罗斯方面的高度关注。本文针对“一带一路”倡议覆盖的地理范围、主要目标、遵循原则以及实施办法进行了讨论,同时说明了中俄合作中存在的的机遇和挑战。

“一带一路”提出后,俄罗斯学者多持质疑态度。俄罗斯担心“一带一路”的建设将会影响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改造升级计划,进而给俄罗斯发展远东西伯利亚计划带来不利影响。同时,俄罗斯也忧虑中俄在中亚地区可能在某些利益问题上形成正面冲突。另外,许多俄罗斯专家将“一带一路”视作对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的挑战。然而,随着双方在寻找“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契合点上加强沟通,俄罗斯的态度逐渐从消极转变为积极参与。2015年5月,中国与俄罗斯在习近平对莫斯科进行访问期间共同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表明了双方努力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相对接,加强区域经济一体化,维护地区和平与发展的意愿。

然而,中俄政府达成的协议未能完全消除俄罗斯专家对“一带一路”的疑虑,其中,中俄两国利益所存差异是主要原因。中俄双方虽已在实现欧亚联盟与“一带一路”战略对接方面取得部分结果,但未来具体实施对接上的合作仍面临巨大挑战。中国需保证“一带一路”将和欧亚联盟共同建立自由贸易区,并且不与东亚经济合作论坛以及上海合作组织产生竞争或取代关系。另外,中国需要将带动远东地区的发展看做“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部分,加强在远东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上与俄罗斯的合作。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4月俄罗斯正式宣布加入亚投行,这为未来中俄双方实现更多实际合作打下了坚实基础。

返回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