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俄罗斯寡头、普京总统密友、久经“商场”的格纳迪·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被任命为中俄商务委员会(由100多家涉足双边贸易中俄企业构成)的俄方主席,其俄方钦点的“对华事务人”的地位愈发稳固。

同年5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问上海并签署了一份4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大单。期间,普京总统将季姆琴科介绍给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称之为“对华事务人”。此后,季姆琴科一直在切实推动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并以能源交易为重中之重。

然而,在这一重大能源协议签署的两年多后,俄罗斯政府所谓的“转向中国”战略基本停滞不前。随着2015年大宗商品价格的下滑和中国自身经济放缓(GDP增速从2010年的10.3%降到2015年的6.9%), 中国企业一直不太愿意投资俄罗斯新能源协议。这使那些曾希望中国能够取代欧洲成为其最大的能源用户的俄罗斯精英们日渐打消了幻想。因此,俄罗斯政府能否转向亚洲仍然是个未知数。

在此黯淡的背景之下,普京将于6月25日前往北京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与习主席就中俄关系的未来展开探讨。预期讨论的话题将包括:双边贸易,如何应对不按常理出牌的朝鲜,以及由习主席提出的旨在振兴古丝绸之路的大型基建项目“一带一路”。

但是,在普京访华的盛况之外,俄中关系的另一幕也在同时上演。为了取悦季姆琴科和一小部分普京核心圈子的精英,使其“向东看”,中方与其签署了一系列数十亿美元的私下交易。中国近期虽然看上去并不准备在俄罗斯投入巨资,俄中双边贸易从2014年的953亿美元骤降28.6%至2015年的636亿美元(只占2015年中国国际贸易额的1.5%)。但中国已经意识到,赢得普京心腹的支持能够很好地影响普京的决定,并稳妥地保证低价获取俄罗斯油气和尖端武器。

净估值达134亿美元(多赚自能源领域)的季姆琴科是少有的一位被视为在普京面前能说上话的人,也在中国的战略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尽管中国企业投资俄罗斯的态度日趋冷淡,比如停滞不前的乌多坎(Udokan)铜矿和万科尔(Vankor)油田项目,但在中国以优厚的条件与俄罗斯签下的能源协议背后都有季姆琴科的身影。

例如,某协议的签署方是由季姆琴科所有的俄罗斯利润丰厚的石化行业的主导企业西布尔公司(SIBUR)和中国国有的最大炼油商中石化。2015年12月,西布尔公司以1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中石化10%的股份,为季姆琴科和其他股东大赚了一笔。在中方看来,入股西布尔公司是一项战略之举,尤其是考虑到该公司强大的股东背景,包括《福布斯》评出的俄罗斯首富列昂尼德·米赫尔松(Leonid Mikhelson)以及普京总统的女婿基里尔·沙玛罗夫(Kirill Shamalov)。

季姆琴科和米赫尔松也促成了其他中国在俄罗斯的交易。2016年3月,这两大巨头将俄罗斯位于北极地区的天然气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iquid Natural Gas)项目9.9%的股权以1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中国的丝路基金。该基金成立于2014年12月,注册资金400亿美元,旨在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提供资金支持。此外,2016年4月,这两大巨头还从中国的两大政策性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以特别优惠的利益为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取得了121亿美元的长期贷款。

这些条件优厚的交易自然引起了俄罗斯观察人士侧目。自2013年习主席为整顿中国企业形象而推动的大规模反腐败运动以来,中石化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也因此近期在海外投资方面一直非常保守。尤其是在油价崩溃之后,其在能源项目上少量股权的投资更是愈发谨慎。此外,在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的2014年3月,季姆琴科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都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 使其成为银行的高风险商业合作伙伴。比如法国巴黎银行就因违反美国对古巴、伊朗和苏丹的制裁而于2014年7月受到处罚。

一边中国通过普京的核心圈子来巩固俄罗斯“转向东方”的战略,另一边普京与习近平的私人关系也已开花结果。众所周知,普京曾在克格勃工作,高度重视个人外交,倾向于依靠与其他领导人的个人友好关系来建立更强大的国家关系。但随着德国前总理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和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不再当政,昔日与德国现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亲密关系也因乌克兰和利比亚战争的余波而破裂,习近平成为了普京此时能称之为朋友的唯一一位世界大国的领导人。 普京也无疑是与习近平相处最融洽的外国领导人。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中俄官员称,这两位现年63岁的领导人于2013年10月7日在巴厘岛举行的APEC峰会上结成朋友。当天正值普京总统61岁的生日,且是两位领导人共同参与的最后一场会议。这场会议很快就变成了一场普京、习近平和几名亲密伙伴一起庆祝的私人生日派对。

但是,条件优厚的商业交易和亲密的生日派对究竟能否掩盖双赢经济合作中那些未履行的承诺仍需拭目以待。尽管由俄罗斯运往中国的原油量增长了33.7%,但是利益甚微。俄罗斯只成功吸引了来自中国的5.6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仅占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不到0.5%,远低于2013年乌克兰危机前从中国获得的40亿美元的投资。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俄罗斯央行指出:2015年,俄罗斯从中国获得了总额为180亿美元的贷款,使中国成为当年最大的境外融资来源国。即使如此,相对于2013年(乌克兰危机前)俄罗斯从欧盟和美国获得的2610亿美元的融资额,仍相去甚远。

俄罗斯内部就孤注一掷押中国也存在分歧。俄罗斯政府一直视中亚为自家后院,但中国最近几年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已经令其相形见绌。中国力推的“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削弱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并逐步挤掉由俄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中国确实是俄罗斯不可或缺的伙伴,但同时也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尽管合作前景不容乐观,但中方采用的俘获俄罗斯总统密友这一划算的战略却似乎正在起作用,因为人们认为,在普京访问北京期间,双方将会讨论一直提议的建立自由贸易区的事宜。此前该提议一直遭遇俄罗斯政府的反对,但鉴于目前俄罗斯急需外国投资以缓解国内的经济压力,普京要比以往更加看好中国。虽然中国是否能够切实为俄罗斯经济提供财政救助这点仍不明朗,但与此同时,季姆琴科等普京友人似乎是俄罗斯政府“转向中国”战略的最大赢家。

本文最初发表于《外交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