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济》编者按:
先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然后是“阿拉伯之春”,继而英国“脱欧”——传统的国际关系智慧似乎总不能察觉即将到来的重大变革。当前也鲜有关于未来的事实。例如十年前,谁又能预测负利率、欧盟的潜在崩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效应、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伊斯兰国的崛起、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的海量使用、美国能源独立、寨卡病毒爆发或机器人“抢人类饭碗”这些出人意料的事件!《国际经济》杂志邀请50多名顶尖思想家展望未来10年里将震撼世界却又意想不到的发展。

包道格:

中国将毫无悬念地在亚洲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美国的全球及区域领导力正呈现出不断弱化的趋势。经常在无意中受到美国决策的推动,全球重点地区维护政治及体制稳定的因素不断瓦解。这使得这一弱化趋势越来越快。

在亚洲,这就意味着中国将毫无悬念地在与邻国事务中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即便中国远未培养出与该角色相称的思维及行为习惯,即便中国的邻国远未做好接受中国这一角色的准备。打着宗教旗号的恐怖主义虽不太可能在亚洲爆发,但局部冲突、大规模移民及社会、经济不稳定却完全可能——这些问题将为亚洲诸国间仍旧强大的文化差异,及该地区传统上对一体化体制的抵制提供养料。

出现这种情况将不仅令人难过,而且毫无必要,因为亚洲人民仍然并将长久欢迎美国发挥富有智慧的平衡作用来中和中国的影响。出现这样的情况将祸起于美国政治阶层在重塑自身,重振美国经济,优先保障国防支出,实施面向新时代的有效、伟大战略上的失败。当然,美国人仍然有齐心协力,阻止上述现象发生的选择。

本文原载于《国际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