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是中国的黄金机遇——如果脱欧过程冗长且纠葛不断,情况就更是如此。较小的程度上,英国亦可借助中国增加与欧盟打交道时的筹码。

英国“脱欧”的确让中国在欧洲失去了至关重要的说客。就在最近,尽管中方拒绝与欧盟展开严肃的经济对话,时任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仍力促中欧达成自贸协定,英国前任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更是对中国不吝盛赞之词。但特蕾莎·梅(Theresa May)继任首相后,在短期内就对以国家安全为由反对对华全面开放市场的论调展现了出人意料的开放态度。脱离欧盟的英国无力承担在关键地缘政治问题上公开触怒美国的后果。形势比人更重要。

不过,反对“脱欧”的特丽莎·梅完全可以选择超越意识形态而抓住机遇。经济需要会压倒地缘政治考量。冗长的“脱欧”提供了绝佳窗口期——英国可借此与全球伙伴开展贸易,并提醒欧盟其面临被超越的风险。现在英国还是欧盟一员,它还不能签署贸易协定,但是谁又能阻止英国预先谈判呢?

伦敦主要面临的问题是有经验的贸易谈判专家奇缺;不过,鉴于有待解决的议题繁多,布鲁塞尔的谈判专家也在超负荷工作。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英国一直与中国一样,在驾驭欧盟上十分老道——它打过非欧元区的牌,打过其他欧洲自由贸易联盟成员国的牌,还利用过法国贸易保护主义文化与德国重视出口的思潮间的裂痕。当然,这些都是英国在欧盟内部的所作所为,为的是争取更为广泛的将英国置身于欧盟政策之外的权利。如果卡梅伦没有打错“脱欧公投”的算盘,他还会忙着争取这样的权利;但现在要把本事用在另一个方向上了——从外部争取英国参与欧盟的渠道。

要从外部“参与”,英国就要与其他国家在贸易上做几笔“大交易”。日本的安倍当局早已确定了以欧盟整体为谈判对象的战略,似乎不是合适对象;韩国已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也因此无关紧要;而澳大利亚作为贸易伙伴又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去打动欧洲人;印度行事不够严谨,近期对贸易“不感冒”。那中国呢?中国已与瑞士、冰岛这两个欧盟“边缘国”达成自贸协定,并已与中东欧国家构成了自己的圈子——所谓的“16+1合作”机制。

英国自然是中东欧以外的更大目标。中国似乎也有试图争取中英贸易协定的充分动机。今年12月世贸组织终止中国在反倾销上特殊待遇的最后期限日益迫近,欧盟准备采取出乎意料的严苛路线——否定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启动贸易防御机制。而这一做法三年前还尚未获成员国一致通过。保守估计,中国随后会在世贸组织就通过法律途径对欧盟提出挑战,一场重大贸易争端似乎也山雨欲来。由此一来,打好英国“脱欧”这张牌无疑是削弱欧盟采取上述行动的决心的绝佳机遇。

在此背景下,中英双方均有争取达成贸易协定的足够动机。双方都会利用这一点来争取与欧盟打交道时的筹码。英国会设法证明,为了阻止形势进一步恶化欧盟才是需要继续与英国保持关系的一方;中国则会通过支持英国企业来对其他欧洲企业实施非正式制裁。中国商务部早已表明有意与英国就自由贸易展开对话。与日本相比,在“脱欧”这件事上,中国的损失要小得多——因为中国从来不是英国的重要工业投资国。并且中国还手握着金融投资和借贷方面的“胡萝卜”。针对即将迎来的中国投资(欣克利角、数据中心等)提出国家安全方面的考量,特蕾莎·梅可能是希望在即将开始的中英谈判中获得一些“大棒”。否则英国将承担所有风险。如果英国金融业失去欧盟通行证,不夸张地说,欧盟各金融中心都会铺设红毯迎接中国金融家。中国的“脱欧”牌远胜过英国的“中国”牌。

这场博弈的关键在于把握好时机。一旦英国“脱欧”的条件确定,英国的“中国牌”将失去其对欧盟的价值。中国当前则更具优势,可以向英国试探双边贸易协定的条件,再与欧盟打中英贸易协定的牌。要把握好时机还需要互信——这或许是英国与中国关系中最稀缺的商品。中国往往将谈判游戏熬到最后,所以英国怎么能确保中国会遵守先前谈判好的框架?就像纸牌游戏一样,只要看不到英国与欧盟坐在谈判桌前,中国不大可能确定与英国的贸易条款;而英国与欧盟谈判却只可能在特丽莎·梅启动《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之后,而非之前。

因此,在这场博弈,双方手里的牌都有失效的时候。英方应利用中欧就贸易问题公开争吵的时机向中方靠拢,而中方应利用英国根据《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启动“脱欧”谈判这一时机开展中英、中欧两线谈判。中方某高级政策顾问告诉我:中国对乐见欧盟内部分裂,但对非欧盟成员兴趣寡然。一旦英欧议定“脱欧”条款,中国基本胜券在握——这种情形下,人们只会看到一个衰弱的英国竭力争取投资,成为“泰晤士河畔的新加坡”。

上述种种盘算毫无秘密可言。戴维·戴维斯(David Davis)在其负责英国“脱欧”事宜前几天曾撰文指出:为保留英国的进入欧盟的单一市场的权利,英国应在谈判前的白皮书中重点强调其全球贸易选项。

目前的真正的问题是:欧盟是否有能力应对中英两国的战略?要让欧盟27国就任何议题达成一致都很难,而且欧盟还有其他需要优先考虑的事务。然而,贸易战略是欧盟全球影响力的核心,如果欧盟能与全球伙伴推进贸易合作,而让英国来主动需求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那么布鲁塞尔在显示自身影响力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相反,如果英国在欧盟陷入分裂或停滞之时能够争取贸易谈判上主动,那么欧盟在国际上的吸引力则会进一步削弱。

本文原载于《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