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 (Rex Tillerson)周三发表声明,否认有关他考虑辞职的新闻报道,并重申自己会恪尽职守协助总统制定对内对外政策。此举引发巨大关注。如此令人震惊的声明前所未有。美国国务卿迫于媒体报道的压力为自己辩解的画面虽然不似人质视频那般令人震惊,但这种场面已然分外尴尬。

其实,蒂勒森在许多外交政策问题上都有敏锐的直觉,有能力提供独立意见。但他未来的仕途似乎不会平坦,特朗普已经做好架空他的准备。

不过,蒂勒森明显不打算辞职。NBC报道他称总统为“傻瓜”,他的发言人否定了这一说法。即使他真的辞职,不管谁接替他也都无关紧要。除非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环境有所改善,否则继任人也可能会面临蒂勒森目前所面临的挑战。

究竟有哪些挑战呢?

第一,根据我们对美国国务院数十年的研究经验,完全可以说现在总统和蒂勒森之间的状况在美国现代外交政策史上从未出现过。诚然,蒂勒森也没有帮助到自己。他不是总统的首选,他缺乏华盛顿政府工作经验,反感媒体,也摸不清国务院改革重点。

但这些都无法解释两人目前不协调的原因。之前也有国务卿和总统因为事务处理和实质问题私下产生争执的情况,但双方公开出现分歧的情况实属罕见——甚至是前所未有。进入现代以来,美国只有两名国务卿因原则问题辞职: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国务卿威廉·詹宁斯•布莱恩 (William Jennings Bryan)因伍德罗•威尔逊 (Woodrow Wilson)总统的对德政策辞职;1980年国务卿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因反对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总统营救困于伊朗的美国人质而辞职。

蒂勒森任期不到10个月就出现有关辞职的严肃讨论,这同样令人震惊。20世纪50年代以来,只有两名国务卿任期较短:一个是接替万斯的埃德蒙•马斯基(Edmund Muskie),一个是因为作风傲慢导致内阁关系紧张而提前离任的亚历山大•黑格(Alexander Haig)。马斯基任职不到一年,黑格则在就职一年半后离职。

第二,现今世界充斥外交政策挑战,面临需要时刻关注的重重危机,总统在如此关键时刻不重用甚至架空国务卿的做法同样没有先例。尽管蒂勒森缺点不少,但在实质问题上,比如重新通过伊朗协议、不在沙特-卡塔尔冷战问题上站队、探索朝鲜外交方案等,他的直觉远比总统理智。

然而,特朗普一直在这些问题上架空甚至羞辱他的最高外交官,最近一次是发推文称蒂勒森在朝鲜问题上浪费时间。如果特朗普拥有外交政策经验,或者总统的其他顾问既有经验又有影响力,则另当别论。虽然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都拥有丰富经验(不过是在国家安全和具体的战斗上,而不是外交领域)。但即使是他们,在外交议题上的影响力十分有限。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和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曾出于中国和中东问题的诸多决策而架空时任国务卿威廉•罗杰斯(William Rogers),不过前二者在制定外交政策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可惜特朗普政府并没有具备外交经验的其他重要人士。

第三,不管蒂勒森需要为自己的不幸承担怎样的职责。只有在总统明确国务卿在外交政策上是其权威和民意的唯一代表的情况下,蒂勒森才能真正履行作为美国最高外交官的权利。华盛顿政府和全世界只需要几秒钟就能看出两人之间有嫌隙,而一旦确定这一点,国务卿办公室门上就可以挂上“歇业”的标牌了。

事实是特朗普甚至没有尝试过授予蒂勒森国务卿的职权,恰恰相反,他把外交政策主要工作交由他人——比如负责处理阿拉伯-以色列谈判的贾瑞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并允许包括联合国大使妮基•哈蕾(Nikki Haley)在内的其他人在就伊朗到叙利亚的各种问题上发言,而成为事实上的国务卿。

最后,我们认为即使蒂勒森离职,情况也不会有太大改观。任何一届国务卿都面临同样的挑战,国防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发挥的作用越大,国务院的作用就越小。(另一个挑战是必须面对这残酷无情的世界,永远充斥着似乎无法解决的难题。)

但真正的不协调始于高层。我们想知道高层之间的私人和实质分歧是否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程度。一位敏感的总统加上蒂勒森称其为“傻瓜”这样的报道,再加上双方关于外交政策问题的实质性分歧都可能会影响蒂勒森的实权。

尽管我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画面,但却越来越怀疑蒂勒森在特朗普政府的动荡世界中能否拥有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