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泰晤士报》称,特朗普政府指示国务院与阿富汗塔利班直接对话,评估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是否存在开展正式对话的可能。塔利班官员很快就宣称会见了美国外交官,但美国官方尚未就此说法公开发表评论。本周,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前往巴基斯坦的途中宣布,前驻阿富汗大使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将出任阿富汗和解顾问。 

 

这些举措我们表示欢迎。 

我们在往届政府中担任国家安全高级职务时,曾花费数年时间试图在美国、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展开外交对话,但都徒劳无功;我们认为,各方直接对话促进阿富汗各派别之间政治和解是结束阿富汗17年内战的唯一途径。而现在,特朗普政府显然决定要实现同样的目标,这是我们未能企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尽管美国政府目前实施的政策——美军不限时驻扎阿富汗——给塔利班增加了压力,但是军事和文职专家普遍认为阿富汗战争不存在军事解决方案。美国政府愿意开启直接对话,应向塔利班强调,美国认为对话是实现其既定目标(即保持阿富汗稳定,防止阿富汗重新沦为恐怖分子袭击美国及其盟友的避风港)的唯一途径。 

包括阿富汗官员在内的部分批评人士担心,塔利班和美国直接对话会使叛乱分子地位合法化,从而削弱阿富汗民选政府的地位。相反,与美国直接对话可以测试出塔利班是否希望在阿富汗国内政治生态中拥有自己的未来,而不是与巴基斯坦情报部门保持联系继续叛乱。双方举行对话,揭示出塔利班的真实意图,可能会为阿富汗各方之间的对话打开大门。 

此外,批评者还质疑是否有任何塔利班合作伙伴能够达成一项协议,来约束这一庞大的多元化运动。位于卡塔尔多哈的塔利班政治办事处是不是该运动的高层领导?这是试探性对话中应该优先回答的问题。我们的自身经验表明,多哈办事处是接触塔利班领导人最便捷的纽带——而塔利班领导人能够从塔利班最高管理机构做出决定并执行其协议。

201461日,5名被捕的塔利班成员从关塔那摩湾拘留营被转移,换取释放被塔利班关押的唯一美国士兵鲍·伯格达尔中士,自那以后已经过去了四年多时间。这些塔利班成员没有返回战场,而是按照我们的协议留在了卡塔尔。这并不是说塔利班可以信任,但这是政治办事处能够兑现承诺的证据。

其他批评人士担心,塔利班只有遭遇了军事失败,才会与美国展开严肃对话。 

可以肯定的是,塔利班远未被打垮,最近几个月,塔利班袭击了喀布尔和阿富汗其他主要城市,这便是例证。但是塔利班内部面临着威胁团结的政治挑战。经过数十年的战争,塔利班很难证明他们带给阿富汗的除了无休止的冲突还有什么。特别是,塔利班领导人坐在巴基斯坦相对平静安全的地方,远离战场上的苦难,更多地关注巴基斯坦情报机构的需求,而不是阿富汗兄弟们的愿望。

 

同样明显的是,阿富汗伊斯兰国的出现威胁着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给他们带来了共同的敌人。一些心怀不满的塔利班战士加入了伊斯兰国,塔利班领导人知道,阿富汗的动荡局势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这是又一个可能的动机,可以就阿富汗的未来问题开展对话。 

下个月,阿富汗将举行议会选举,4月份,阿什拉夫·加尼总统将再次参选。他大胆地将和平列为首要目标,宣布愿意在“任何地方”与塔利班对话,并在上个月斋月结束时与塔利班达成了非同寻常的停火。在加尼政府密切协调下的直接对话,将检验政治解决的可能性,并成为加尼总统对和平承诺的加持。在与普什图人为主的塔利班的会谈中,美国发挥着直接作用,这也可以使阿富汗非普什图族各方放心其利益将在谈判中得到保护。 

美国和塔利班的直接对话不是万能药。直接对话只能为阿富汗政府与叛乱分子之间的谈判创造条件,阿富汗的未来可以通过会谈由阿富汗人来决定。但仅凭直接对话也不会带来稳定。最终,需要采取更广泛的外交努力,但必须考虑到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中国、印度和海湾国家,因为这些国家都有利益牵涉其中。该政治进程既不可能迅速结束,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美国和塔利班之间的直接对话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毕竟,自2001911日以后,一直是美国在主导阿富汗境内的国际反恐行动。我们摧毁了袭击美国的基地组织,17年来,我们投入资源稳定阿富汗局势,确保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难所。经过持续的国际努力,我们与许多专家一致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寻求持久的政治解决方案,使这场长期反恐运动达到顶点。 

现在,就像2001年一样,需要美国发挥领导力。我们应该直接与塔利班对话,为在阿富汗取得符合我国利益的政治结果打开大门。

本文最初发表于《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