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雄厚资金和慷慨投资正逐渐转向南欧——这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商业、文化和外交影响力的最新目标。中国国有企业正在利用其财务杠杆在葡萄牙、希腊和意大利建立据点。许多目标国家正在成为中国国际软实力的拥趸。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已成为许多负债累累的欧盟国家的重要债权人。在欧元债务危机之后,葡萄牙、希腊和意大利都被迫将部分国有资产私有化,使其经济局部依赖中国投资者。私人收购也成倍增加。

 

中国在南欧的投资策略包括大量购买欧洲大公司。当葡萄牙开始将部分公用事业私有化时,中国国有电力公司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CTG)成为了葡萄牙原国有电网公司Energias de Portugal SA(EDP)的股东。三峡集团正在竞购EDP的大部分资本。中国在能源方面的其他投资包括Redes Energéticas Nacionais和Galp Energia。此外,中国还购买了葡萄牙国家航空公司Transportes Aéreos Portugueses、保险公司Fidelidade、医院、房地产甚至媒体的股份。总部位于澳门的中国基金公司KNG收购了Global Media Group(葡萄牙报纸Diário de Notícias和Jornal de Notícias的所有者)30%的股份以及TSF广播公司。

 

中国的影响力活动并不仅限于葡萄牙。在希腊,航运巨头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COSCO)获得了希腊最大海港雅典比雷埃夫斯港的许可证,获准运营该港至少67%的业务——为中国企业建立了地中海枢纽并为希腊船东带来了挑战。此外,其他例子还包括中国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中国国有公用事业公司,投资了希腊主要的输电运营商IPTO。

 

在临近的意大利,中国投资者还购买了轮胎制造商倍耐力、机床制造商Cifa等品牌。中国基金投资于意大利战略能源实体,如埃尼、Enel、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CDP Reti(中国国家电网有限公司收购其35%的资本)等。此外,中国投资者还购买了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法拉帝游艇、意大利电信以及世界著名时装设计品牌菲拉格慕(Ferragamo)的股份。中国投资者还购买了数百家意大利中小企业。

 

这些经济活动是否会在这些国家转化为对中国的政治影响?

 

随着这些投资的开展,许多目标国家正在逐渐成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软支持者。2017年6月,希腊阻止了欧盟在联合国批评中国人权纪录的声明。欧盟外交官表示,这次投票破坏了应对中国政府镇压激进分子和异议分子的努力。 一年前,由德国和法国支持的欧盟委员会呼吁对外国投资基础设施或技术采取更为谨慎的方法,但包括希腊在内的一些国家表示不会支持此举。

 

与此同时,意大利出人意料地任命了一位前上海金融学教授米歇尔·杰拉齐(Michele Geraci)担任其经济发展部副部长。杰拉齐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投资的支持者,并在媒体声明中建议意大利成为“中国在地中海的朋友”。他还有一些其他想法,包括希望通过腾讯的微信服务与中国开展支付技术合作,还包括与中国合作在非洲建立合资企业等。

 

毫无疑问,中国一直利用其经济作用来支持其国际目标。与欧盟一道,中国政府也建立了友好国家网络——有时通过正式机制,如16+1论坛(中国每年与16个东欧和中欧国家会面);有时通过非正式的双边流程,特别是在南欧(创建5+1论坛的尝试尚未实现)。

 

在希腊和葡萄牙这两个与中国关系(除殖民主义之外)疏远的昔日欧洲帝国,中国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参与者。中国已经开始建立一个现金充裕的权力形象,在西方强国可能“退出”的时候可以提供财政支持。虽然欧盟继续提出包括人权在内的原则,但希腊和葡萄牙在世界舞台上批评中国的人权或外交问题时开始变得谨慎,以避免破坏繁荣的经济关系。特别是在葡萄牙,有关中国不断上升的经济影响的公众辩论很少。此外,在习近平12月的国事访问之前,葡萄牙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有望加深。习近平这次还将访问葡萄牙的邻国西班牙。葡萄牙政府已表示欢迎商讨将葡萄牙大型港口锡尼什港租赁给中国运营商的问题。葡萄牙外交部长奥古斯托·桑托斯·席尔瓦(Augusto Santos Silva)称,该港口“位于地中海与北欧的交界处”,“能够并将成为‘一带一路’陆上路线和海上航线的交汇点,潜力无可置疑。”

 

南欧未来很有可能成为受到中国强烈影响的地区。在反欧情绪上升的经济疲软地区,公民可能会考虑其他选择。例如,皮尤研究2018年全球调查显示,与前几年相比,意大利和希腊对中国的公众舆论正在变得更加积极。

 

但南欧国家是民主国家和欧盟成员国。虽然他们的经济需求可以理解,但他们应该坚持欧洲的规则和原则,以维护其欧盟正式成员的地位。他们不应该分裂欧盟,而应该支持欧洲价值观,并对能源、技术和基础设施等敏感领域的外国投资保持谨慎态度。比利时则应该提供替代方案,坚持其加强欧盟层面战略投资磋商的计划,并加强协调——特别是与南欧的协调。

 

本文原载于《国家利益》